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超现实”世界

“超现实”世界

评论
摘要: 每年,李准总会期待去斯阔米什。攀岩、徒步、漂流、滑雪 — 和他长居的温哥华不同,那里只有自然的“声音”。坐在瀑布边上,感受阳光“击中”了背部,辣辣的。他喜欢这样。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每年,李准总会期待去斯阔米什。攀岩、徒步、漂流、滑雪 — 和他长居的温哥华不同,那里只有自然的“声音”。坐在瀑布边上,感受阳光“击中”了背部,辣辣的。他喜欢这样。


“这一刻,自然很‘大’,人很‘小’,你会觉得自己消失了。”他说。李准去过很多地方。热爱伦敦,因为有“看不完的艺术”;喜欢加州,有种热情,只有那儿才有;最留恋温哥华,家的感觉无可替代;他也迷恋壮阔的山脉,自然是他的创作源泉。


“超现实”世界

李准工作室一角


摄影、拼贴、绘画,李准似乎什么都做,但他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有创意,才重要。他的作品色彩明丽。那些从旧杂志中剪下的图像,如山峦、大海、月球、太阳等元素,经自由重组和黏贴后,形成一幕幕超现实的景观……在李准的创作中,现实生活中的“不可能”都实现了。“我想用拼贴创造一个超越现实的世界。”他说。


李准出生于首尔,7岁后随家人迁往温哥华。他对韩国的记忆已非常模糊,只记得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房子,还有“没法打开一盒酸奶就啼哭的自己”。他在温哥华度过敏感的青春期。在学校,他不能再把韩国泡菜当作午饭;和同学说同一种语言,但相互之间感受到彼此长相不同;就连父母都常提及种族差异的种种行为。尽管李准表示没有因为肤色不同而受排挤,但家庭内部各种明示或暗示的教导时常困扰着他。于是,他选择逃离,躲入音乐世界。长笛、大号、小号、钢琴、打鼓,都有涉猎。起伏的乐章,是内心的疗愈。


二十岁那年,眼看同龄人考入理想学府,李准意识到应该认真地考虑未来—在此之前,他度过一段“至暗时光”,与酒精药物整日为伴。“我知道,浪费了好几年。”


一日,他从邻居家发现五百多本1950年代的地理杂志。书中,那些柯达胶卷的彩色反转片让他为之一振。他第一次萌生念头:做艺术。于是,他从网络上自学拼贴。这些作品的名字很诗意:《夏》《五十年代旅行海报》和《太空探险》。创作中,他强烈感受到:原来,每个人都有创作的潜力。那一阶段,他沉浸在剪切、重组、拼贴的过程里。每次看到合适的图片就会立刻剪下,存入文件夹。等需要时,把它们平铺在桌上反复组接和调整,直到组成满意的超现实景观。


看似充满想象力的、烂漫的作品,实际经过理性的筛选和制作。在画面的构图上,他往往设定前景、中景和近景,并利用一个元素—比如常常出现在他作品中的彩色圆环,串联起不同景别的元素。“通过拼贴,可以建立一套规则,身体力行地引导人们如何合理地组织或安排颜色和画面的位置。”一张拼贴从无到有,最长要消耗八个月。精力最为旺盛时,创意总“收”不住。他甚至感慨:“或许是药物(的作用)冲破了我的现实,打破了(原来)死板的想法。”或是基于某种迷醉时刻,让他的作品充满感官上的矛盾,真实与幻象、精致与狂野、混乱与秩序同时在一张画面中展露。


不过,创作瓶颈总是不轻易地与创作人狭路相逢。2017年,李准发现,单纯的拼贴已无法让他快乐。他觉得,自己又迷失了。这时,他回归了摄影。事实上,在叛逆的学生时代,他就曾拍摄大量的风景和人物。尝试拼贴前,他已是一名时尚与静物摄影师。这一次,他将镜头对准拼贴好的作品,让摄影作为创作的最后一步。只是加了一步,就让他感到暂时的“安全”。


为追求更理想的美学体验,李准从现当代摄影史中汲取灵感。他欣赏欧文·佩恩和保罗·奥特布里奇对静物的描绘手法,也叹服何藩对光影的捕捉和处理。在大师的肩膀上,他的作品色彩浓烈,如同民谣歌手保罗·西蒙的吟唱:“是明亮美好的色彩,是夏日的绿,让全世界都变成晴天。”去年,他开始创作抽象绘画。每一笔,每一划,都让他感到快乐。“绘画时的专注,让我觉得此刻自己是存在的。它让我进入一种浮游的状态,我不会为色彩和图形是否在正确的位置而苦恼,只享受当下。”他说。和崇尚消解绘画性的极简主义相比,李准主张在画廊中放任一部分情绪的自由。“作品中既保留我的意愿,那些图形和笔触也有它自身的感知。我希望它能在逻辑和非逻辑中徘徊。毕竟,无论你想要什么,抽象绘画都能有所回应。”他说。这两年,李准已在摄影、绘画、拼贴中自在转换。它们成为生活中最主要的部分,无法单独割裂。这种多元创作状态或是因多栖音乐人凯耶·韦斯特影响。李准喜爱他:“无论其他制作人和作曲家如何评判,韦斯特一直遵循自己的创作方式,将热情发挥到极限。”他也想保持这种自如的活力。


不创作时,李准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喜爱旅行、音乐和电影。而梦,作为一种潜意识的精神境地,更让他穿梭在真实和想象之间。“我的灵感源泉,可能就是梦吧。”李准说。


“超现实”世界

Q&A

最喜欢哪位艺术家?

赛·托姆布雷让我疯狂。他对作品结构和布局的把控简直是“洗眼睛”。霍华德·霍奇金绘画中的“挣扎”,以及他受印度影响的色彩令人迷恋。马克·罗斯科不屑与权贵(资本)为伍,佩服他为了自由拿走绘画的勇气。维克多·帕斯莫尔对线条和形状的结构把握得很完美。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弗朗兹·克莱恩那厚重的黑色绘画笔触,瓦西里·康定斯基理性的组合方式,乔治·康多认为绘画时不让时间流逝(浪费)一秒的理念。当然,大卫·霍克尼景观绘画中丰富的色彩、马列维奇的黑色《方块》也令我叹服。啊,真的太多了!


最喜欢的旅行地?

大山大水。面对它们,我仿佛自己变小,甚至消失。我总在试图寻找壮阔的风景与自身的强烈对比,这也是我最早尝试做拼贴的原因。除此之外,还喜欢冰川。


在所有城市里,只有温哥华不一样。这是家的感觉。在这里,我爱过、抱怨过、笑过、哭过。我在这里长大,成为现在的自己。


请分享几样灵感之物。

可以说,是梦吗?它总能给我带来灵感。梦能打破现实,将潜意识构建成一个(接近)清晰的状态。这种经验,在我的作品中出现了很多次。(这里他没有明确说是什么,我会让他再细化一下,请稍等。)


你的核心创作理念。

我认为,无论是摄影、绘画、拼贴、录像、行为还是其他创作媒介都是一种展现观念的通道。它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种工具。我不认为自己是摄影师和画家,甚至不觉得自己是艺术家,我只产出创意。


编辑: 杨扬 撰文: Sapphire 摄影: 李准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