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评论
摘要: 在被遗弃的“未来房子”里,创作新一代人想象中的科幻未来影像作品 — 如果将这整个过程视为一种行为艺术,跨度将近60年。这就好像是“过去的未来,所产生的新的未来”,读起来拗口,但充满吸引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被遗弃的“未来房子”里,创作新一代人想象中的科幻未来影像作品 — 如果将这整个过程视为一种行为艺术,跨度将近60年。这就好像是“过去的未来,所产生的新的未来”,读起来拗口,但充满吸引力。


上世纪六十年代,芬兰建筑师马蒂·苏鲁宁创造了一座“未来房子”(Futuro House)。它形似飞碟,室内拥有固定的座位,同时配备卧室、厨房、浴室和加热系统。它不挑地点,既能矗立于平坦的街道,也能在滑雪坡道上屹立不倒;它组装方便,轻质的材料既便于火车运输,也可用直升机吊载到合适的方位。建筑问世时,当时的人们惊呼,它是游牧者的归宿,是“芬兰人心中完美的度假小屋”。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UFO8 太空迷航 (2016)


据传,苏鲁宁所在的波利肯公司曾授权50多家企业生产这种新型房屋。不过,外观奇特、随地安放的特点是把双刃剑,部分城市以干扰居民为由,禁止它的存在。最终,“未来房子”昙花一现。如今,仅有六十余座保存至今。


几年前,摄影师顾晨晨(Chen Chen)携手设计师陈鹏CHEN PENG,将镜头对准其中一座。它位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由艺术家克莱格·巴恩斯从南非购入,经修复后保留于此。受陈鹏一系列以昆虫触角为灵感的时装的启发,原本对“未知”充满兴趣的顾晨晨用相片叙述着对于末日的幻想—外星人侵入地球后,在这里繁衍和生长,最终取代人类。一个物种在此消失,另一种生命构建了全新的生态循环。整组作品色调偏冷,这大概印证了生物变种的不可抗拒性。


这不是顾晨晨唯一一组科幻视角的作品。2016年,她描绘了未来的“机械人”。画面中,模特头顶由创意工作室AUBRUINO设计的透明头罩,身着颇具廓形感的硬朗服饰,几根数据线缠绕在局部,象征着人工智能的输血系统。为更接近冰冷的机械形象,顾晨晨选用浅色的异瞳隐形眼镜,并营造相对冷峻的氛围。


太空太远、未来无形,这些常人无法触手可及、难以精准物化的存在,大多仅留存于无限的想象。顾晨晨通过摄影作品,连接着她心中物质与精神,现实与幻想。


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时装摄影专业的顾晨晨,认为时尚摄影并非仅是拍摄精致的产品、靓丽的模特和表面的浮华,它可以涉及当下社会各种议题。而作品最终的拍摄角度、表现形式和影像质感是每一位摄影师对世界观察和思考的结果。这种结果,不会因为拍摄的领域或主题而受限,创作者思考深入、表现真诚才是好照片的基础。


这一想法最早萌生于英国留学阶段。


大学本科毕业后,顾晨晨在国内从事当代艺术展览的相关工作。本科的视觉传达专业,以及两年的艺术行业工作经验,让她坚定了今后追求美学的职业道路。辞职后,她前往“向往的伦敦”。“伦敦多元和先锋、传统和反叛吸引着我。最关键的不仅是学习本身,而是一种眼界的拓宽,以及当地丰富的艺术氛围。”顾晨晨说。


初赴英国,她就发现无论是同学还是前辈,都不拘泥于创作的表现形式。“他们‘玩’得很开。”


那段时间,她浏览了不少展览。其中,亚历山大·麦昆和大卫·霍克尼的个展令她最为印象深刻。她感叹:“麦昆不止是个服装设计师,而是一个艺术家,时装只是他表达自我的载体。霍克尼的色彩风格一贯而至,总让我想到夏天的感受。令人感动的是,他一直坚持并且勇于探索尝试新的事物,七十多岁还在用iPad创作。”


攻读时装摄影专业后,顾晨晨系统地翻阅了一系列留入史册的摄影师的作品。她受盖·伯丁和史蒂文·梅塞影响颇深。“史蒂文·梅塞的很多作品和现实题材相关,他曾呼吁停止伊拉克战争,抨击过好莱坞明星过度整容和糜烂的生活,也聚焦过墨西哥湾生态浩劫等环保问题。”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UFO2 太空迷航( 2016)


受此启发,她创作过一系列折射现实状态的作品。比如,她分别从水污染、过度捕鱼和水缺乏三个话题出发,展现对生态的思考。在这三组作品中,模特们或扮演美人鱼的形象,或模糊性别而只留下“人类”的形象,以不同的姿态、着装和展现方式呈现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在另一组作品中,顾晨晨围绕节食、肥胖、过度化妆等话题,探讨当下年轻人的审美现状。为此,她采用多种意象对应主题。比如,用灯泡填充丝袜来象征过剩的脂肪;用香蕉作为食物来隐喻节食;以在面膜上化妆、或涂抹厚重的粉底液来宣告过度化妆;以模特在手机的围观下自拍来展现过于依赖虚拟世界。此外,为让更多人产生共情,她邀请了一位中性气质的化妆师来作为模特。如此一来,无论性别,人人都可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在一次次创作实践中,顾晨晨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拍摄风格。她认为,画面中不必充斥纷杂的元素,也不必摆弄繁复的构图。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以及杉本博司大道至简的美学理念是她所追随的。同时,她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无论时装、影像、装置、雕塑、绘画、还是表演,都是载体。创作时,创作者只是用他们认定最为合适的媒介来表现自己对世界的感知,而她恰巧选择摄影而已。


提及选择摄影作为创作媒介的理由时,顾晨晨表示,这是她连接他人、连接世界的载体。喜静的她,在拍摄过程中需要和化妆师、模特、造型师等一系列不同领域的工作人员沟通,共同完成最终的创作。“对我来说,摄影师更像导演的角色,画面里出现的每一个元素,都是表达个人想法的细节填充。因此,摄影师需要有一个掌握全局的能力和想法。”


2017年回国后,顾晨晨探索的不只是摄影之路,也是个人职业选择的方向。她尝试过全职自由摄影,接过不少杂志和品牌的拍摄项目,也尝试过个人创作,以便更清晰地展现独立的思考。如今,她在制片公司工作,富余之时,接与之契合的拍摄项目。


摄影与生活从不是割裂的。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家中一角


平日,她爱看电影,一幕幕场景曾映照在她的创作中。拍摄“未来房子”时,她从《第九区》中汲取养分;掌镜《Digital II》时,她脑中涌现了《黑客帝国》和《机械姬》的片段;构想《Black Mirror》时,英剧《黑镜》延伸了她的创作思维。她喜欢想象力强、造型感突出的影片,如塔西姆·辛执导的《坠入》和《入侵脑细胞》;她也喜欢颇具魔幻现实主义的影片,如《潘神的迷宫》和《大鱼》;除此之外,《穆赫兰道》中的晦涩的隐喻和心理分析令她流连,而《八美图》中意外的结局的令她感慨人性的复杂。


她也喜爱音乐。最近常听摇滚乐团Placebo的《Meds》。正如她偏爱采用中性气质的模特,专辑里冰冷鬼魅、雌雄同体的气息吸引着她。


疫情期间,宅家的她有更多实践看书,最近看了渡边淳一的《紫阳花日记》和由胡因梦翻译的《人生的十二个面向》。


对于摄影之路,顾晨晨展现了包容性。“过去更多的是数码拍摄,最近两年对蓝晒、书法、3D、等表现形式感兴趣。”她希望,能在合适的题材中“玩”一些跨界。


现实之内,时尚之外

Q&A

聊聊你的艺术启蒙。

草间弥生。她(始终)从内心到外界输出自己的感知,(让人觉得)作品是跟着艺术家一起成长的。同时,她在绘画、装置、小说、行为艺术、软雕塑等不同媒介中持续创作。那些作品是自传式的、深入心理的、隐晦又直白的自我感受性的表达。


最喜欢的摄影师?

盖· 伯丁。他的作品危险、极致又诱惑。他对构图发挥到极致,一张图片可以反复拍数百张,直到达到他心里所想的画面。他的构图通常简单而直接,但又让人印象深刻。他将幻想、欲望、消费和期望,大胆而直白地横铺画面之上。他画面里的人物脆弱又美丽、病态又有趣、前卫且自由。


拍摄时,你如何引导模特?

拍摄之前,我一般会对整个片子想表达的氛围和故事有个框架,会整理出一份情绪板(moodboard)。我会和置景、妆发、造型等团队的工作人员沟通,取得共识后各自完成专业所及的部分。对于模特,我通常会告诉他们拍摄主题的背景,之后让他们自由发挥。通常情况下,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惊喜。如果没有达到预期,我会给他们看一些参考,或者自己示范做一些动作。


国内外对时装摄影的差异?

国外摄影师对拍摄的方式可能更随意一些。我们曾去蒂姆·沃克的工作室交流,他的很多照片都是自然光条件下拍摄的,前期置景占了很大的部分。相对的,国内可能对于后期的需求比较高,而在前期置景美术这块,没有像国外发展得那么完善和成熟。


分享你的灵感小物。

书、香氛蜡烛、宇宙摆件、息蜡烛手柄。这些物件让我打开感官,拥有某种仪式感,并且或许灵感和放松自己。


编辑: 杨扬 撰文: Sapphire 摄影: 顾晨晨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