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人间私欲铸成诗

人间私欲铸成诗

评论
摘要: 自由摄影师“编号223”的生活就是他的工作,没有预设、不制造压力。他喜欢相对自由的状态,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变成照片,就成了他的艺术。拍照、写字、旅行、做杂志是他热爱的“生活四件套”,热爱对他而言是件极为重要的事,多年以来他最大的坚持即是完整地遵循内心自然而然的渴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自由摄影师“编号223”的生活就是他的工作,没有预设、不制造压力。他喜欢相对自由的状态,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变成照片,就成了他的艺术。拍照、写字、旅行、做杂志是他热爱的“生活四件套”,热爱对他而言是件极为重要的事,多年以来他最大的坚持即是完整地遵循内心自然而然的渴望。


人间私欲铸成诗

编号223摄影作品


编号223,本名林志鹏,2004年开始用胶片相机拍摄,作品关注年轻一代的成长和生活方式,并常常伴随着“前卫”、“新锐”、“叛逆”等标签。“我拍摄的照片里普遍生存的属性,就像蜜桃,外表轻薄而粉饰,柔嫩的娘娘腔,剥皮见心,又不惧独自腐坏,暧昧不清,充满破裂的需要、桀骜的放荡和戏谑的赤裸。”他曾在私志中这样写道。在编号233的作品中充斥着关于身体和性的直白表现:狂欢派对中的青春男女的暧昧不清,赤裸的身躯和喷薄而出的欲望张力,水果和花朵,欲言又止的性爱隐喻……这些情绪化的感情被他诉诸图像,刺激着观众的感官神经。“我觉得性爱、青春,或者是任何跟禁忌有关的事情跟我们吃饭、睡觉、购物是一样的概念,它一定会存在我们的生活中,你可能不可避免、一定要释放。”他说。被放大的私密丝毫不含窥探的目的性,在他看来,自己的拍摄主题是在记录成长。“我拍摄的主题是关于我的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我的都市生活、我的朋友圈、我的聚会以及我的旅行。不论是看来偏纪实的或观念性的作品,都是我融合了我个人生活,成长经历和审美的视觉表达。”他说。摄影对于223的最大意义也在于辅助记忆。回看他多年以来的作品,均能捕捉到一股似有若无的生命力:一方面,有强烈鲜明的个人印记;另一方面,他的审美和关注点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他如此喜爱与尊重成长本身,以至于他想,若是十年之后拍出的片子都是垂垂老矣的枯燥,自己也坦然而欣喜。彭浩翔评价223:“乱世儿女流水宴,223把人间私欲铸成诗。一按,成了永恒。”


人间私欲铸成诗

编号223摄影作品


即兴,随意,放荡


编号223是个半路出家的摄影师,大学主修金融英语,因为对文字,影像和生活方式的喜爱,毕业后他从事了杂志编辑。“后来,因为国内的杂志不能满足我想要呈现和表达的东西,逐渐没有兴趣了,我就辞职了。”他说。辞职后,他又开始满腔热血做独立杂志制作人,之后由于种种限制,他决定离开媒体圈做一个自由摄影师。“我是一个不大会缺乏安全感的人,适应能力也蛮强的。我觉得只要我有能力,其实不需要害怕。”他说。认认真真做作品,坦坦荡荡面对生活,即便在经济状况不佳的时候,编号223对于接洽商业项目都十分谨慎。“我希望客户尊重我的作品和创意,而不是作为服务性性质去拍个片子,这样我也会比较开心。”他说。他一直这么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生活如此,工作亦然。“即兴,随意,放荡”,这是223给自己作品的关键词。“这三个词是我的个性,而我的个性影响着我的创作。我不会改变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他说。在他的画面中,每个元素都自然而然地产生,不会被特意强调和表达。他喜欢使用傻瓜胶片相机,因为能更即时地跟随他的节奏去捕捉,有时也会出现技术失误,过曝或者跑焦,这一点点“不精确”的特质让人玩味又入迷。


“我大学的老校区就在白云山脚,上课的时候能听到飞机轰隆隆飞过的声音。2004年,我买了第一台胶片傻瓜机,也不知道要拍什么,就和一群摄影发烧友一起,跑到老白云机场边,拍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他回忆起自己第一张能称之为作品的照片:飞机从头上掠过,飞机下站着一个小女孩捂住耳朵尖叫。这张照片后来刊登于《城市画报》上,一切都无心插柳。


人间私欲铸成诗

编号223摄影作品


Q&A


除了拍照,你也常常写作,如何看待这两件事?

我觉得文字和图像各有各的能力。拍照的时候,我可能只表达出这个图片故事的70%,剩下30%留给观者自行去联想,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和观者互动的过程,就是所谓的留有一点点悬疑感。文字不同,它的表述很完整。我有时会在图片后写一些文字做一些延伸或补充。不是为了解读作品,而是根据这个图片所衍生出的一些很意识流的想法。因为我最早期做杂志,做一名文字编辑,我对文字有很深的情结,它是我不能割舍的一部分。


你说旅行在你生活中占有很大的比重,平时出行会有什么规划吗?

我倾向于即兴一点的方式,不会做复杂的或太琐碎的前期准备工作。轻松一些,我喜欢旅行途中所遇到的意外,不论好坏,我觉得这才是旅行有趣的地方。旅行和度假是两码事,我更倾向旅行。


人间私欲铸成诗

编号223摄影作品


喜欢的目的地?

泰国是我百去不厌的地方,那里的旅游资源很好,有野生有都市、有娱乐有美食、有海有山,酒店也都很方便。而且它有很多没有过度开发的地方,既可以度假也可以旅行,非常符合旅行的目的地。比如去年我去了董里,那里有一些小群岛,可以呆在不同的岛上。另外还有卡农,也有很美的海岸线,去的游客并不多。


你很喜欢去与生活环境文化差距很大的地方?

对,我非常喜欢去野生的原生态的地方,比如马达加斯加,之前我还去了秘鲁。在秘鲁,除了去马丘比丘这样的著名景点,我选择在亚马孙雨林里呆了四天。那里没有任何手机信号,也没有娱乐。我们住在雨林里一排木屋的其中一个,卫生条件算干净。特别神奇,面对的一片野生丛林,虽然周围的花园稍有修葺过,但仍保留了原生态的树木。到了晚上,就可以去看夜间的动物,比如说,徒步到湖边看鳄鱼。即便在白天,那里都十分安静,只有鸟鸣声,好像活在纪录片里。在湖面上划船,用的就是最简陋的木筏,都让我觉得特别有趣。


你平时会用数码相机吗?

我有数码相机,就是我的手机iPhone。


胶片吸引你的地方?

它的不确定因素。由于光线、温度、环境或者不同型号的胶片等因素,导致你冲洗出来的照片会有不同的视觉效果,是它很有趣的地方。数码年代,拍照太平常了,但胶片机多少还有某种仪式感在里面。视觉需要一个审视的过程,数码你会拍张类似构图的内容,然后从里面选取一张,但胶片机你肯定不会这么做,太废胶片了。包括胶片的颗粒感,那种复古的感觉还是很诱人的。很大程度上,胶片满足了我懒人的思想,因为我不想做后期。


你会使用社交软件或者一些修图软件的滤镜吗?

如果是胶片的话,不会!我几乎很少修图或调色。即便是拍人物,或是有商业成分,我也修得很克制,基本保留原图的特色。如果用手机拍照,我会用那些图片app来修一下,因为数码拍出来的东西比较平,没那么有质感。


你觉得胶片有返潮的趋势吗?

很难讲,但我会觉得胶片不会消失,倒是真的。因为总有这么一群人,他会喜欢用胶片,比如说我就只拍胶片相机。对我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坏习惯,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不是很适应当下。但不论是胶片或是数码,它只是一种工具,一种媒介,仅此而已。我不希望胶片变成我的一个标签,用来显示一种特立独行的(态度)。我也会用手机拍作品,我不反感数码。


人间私欲铸成诗

编号223摄影作品


平时喜爱的相机和胶片?

我其实不挑,真不挑的。我喜欢数码小机器。那么多年我用过两个机器,前面有好几年一直在用尼康TI,去年又买了一个很便宜的小相机,成像相对润一点,不要太粗糙就好。胶片的话,哪个便宜用哪个,真的不挑了,因为太贵没办法。我拍作品的量很大,如果要挑很好的胶卷的话,我会拍不起。


这个疫情,对你的创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因为我性格特别随和,不会特别去考虑这事对我的影响。但因为不能出门,对我拍照就有很大的影响。隔离的时候,只能拍拍窗外和家里的东西。我的创作是很依赖于外界给我的刺激的,所以一旦进入一个自闭的状态,就会比较困难,没有东西刺激我去按下快门。


编辑–Echo 撰文–横竖横 图片提供–编号223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