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无所谓的错误

无所谓的错误

评论
摘要: ​胶片摄影早已成为夏永康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如喝水吃饭一样的存在。他每天都会背着相机出门,走到哪里看到心动的场景就按下快门,自然随性。他从未受训于摄影专业,不谙套路,也欣然接受各种非理性的错误操作。而那些不成样的模糊虚焦,晃动的光影和浓烈的色彩中,永远透露着一种鲜活的特质。他说,是对是错也是上天安排,人应该自我而行不受牵绊。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胶片摄影早已成为夏永康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如喝水吃饭一样的存在。他每天都会背着相机出门,走到哪里看到心动的场景就按下快门,自然随性。他从未受训于摄影专业,不谙套路,也欣然接受各种非理性的错误操作。而那些不成样的模糊虚焦,晃动的光影和浓烈的色彩中,永远透露着一种鲜活的特质。他说,是对是错也是上天安排,人应该自我而行不受牵绊。


无所谓的错误

夏永康摄影作品


夏永康,出生于1964年,香港著名摄影师,14岁的时候,他就迷上了拍照。当时有一部电影《怒奔投海》,由许鞍华导演,林子祥主演,影片中男主人公日本摄影师芥川到解放不久的越南采访,故事情节他已记不清了,但夏永康始终记得,电影里“背着相机的记者很帅!” 少年时代的他并不富裕,又想学摄影,就找到一个摄影师,说,我帮你洗底片,你给我钱。一年后,他用洗底片赚到的钱买了一台和电影中芥川同款的相机。回忆起当时,这位早已名声大噪的摄影师依然带着孩童般的兴奋。“虽然我完全不会用,但没关系,这部相机很简单,很容易用。最重要的是,它总是给我惊喜。我喜欢惊喜,胶片带来的惊喜是数码相机无法给的。” 夏永康在电话采访中告诉《周末画报》。


18岁开始,夏永康学美术、组乐队。他大学就读于加拿大Emily Carr Institute,专业是艺术和设计。1996年,夏永康在阿根廷拍摄电影《春光乍泄》的剧照,才华备受瞩目,被盛赞他懂得拿捏情绪。自此,太多熠熠明星从他的镜头前走过,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和巩俐等等。他的名字经常和他所合作的导演、演员同时出现,共同建立出一个个具有独特意义的符号和美学标准。后来,谈起这20余年前的合作,夏永康直言是“一场上天安排的错误”。


无所谓的错误

夏永康摄影作品


失焦与惊喜


经由朋友介绍,夏永康认识了王家卫,经过一次拍摄测试后,王家卫问夏永康,要不要飞往阿根廷,帮他拍《春光乍泄》的剧照。夏永康即刻答应了,虽然他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剧照”。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摄影师,当时的夏永康连光圈都不太熟悉,只会用自动对焦模式去拍照。


第一天进组,他不知道拍摄剧照需要使用消音盒,才能防止录音师收录进去快门声。摄影杜可风在网上帮他订了一个,但是在剧组杀青那天,机器才到达。由于设备限制,他只有在准备拍摄和拍摄终止的时候,才能疯狂地按下快门。拿到成片,有很多失焦照片和错误版面。“当年失焦是因为我忘记开自动模式。还有我很紧张,拍的时候全凭感觉,没有想过它会失焦的,冲出来便失焦了。”他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即便如此,王家卫和张叔平还是在错版中选出作品,化腐朽为神奇,这也让夏永康对“错误”有了新的认识。它或许亦是令人惊喜的启示。失焦并不足以判断照片的好坏,“当你认为这样拍是错误的,那才会是错的 ”,夏永康接受 CNN 采访时说。


夏永康一直喜欢将摄影视为一个好玩而有趣的“游戏”,生活中,已成为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在“游戏”中,无须介意正常的拍摄手法。于是,便有了一次次的“违规”。他用24小时便利店里买来的纸制相机,故意在拍摄现场打很多灯光,这些看似“错误”操作的背后,往往迸发出无限可能。


在他多年的摄影生涯中,夏永康形成了一种强烈的视觉风格,充满电影感,却难以被定义,尤其放在传统的摄影流派中讨论,CNN对其评价:夏永康的作品以一种非传统美学的方式让人记住,并且引发后续者的跟风。“摄影这件事,没有标准去定义。” 当被问到如何对待拍照时,他总会如此回答。“很多摄影师喜欢安全感,知道怎么拍很安全,我觉得这样是停下来。”他说。直到现在,他不断游走在不同领域像是电影、时尚、广告、出版……而其风格总是充满流动性,不断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尝试新的做法。


他常给自己泼冷水,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夏永康究竟最喜欢做什么?他答得坦白:“我觉得自己摄影是副业、拍广告是副业、拍电影又是副业,或者抽烟才是正职吧。”


无所谓的错误

夏永康摄影作品


Q&A


最常居住的城市?有哪些你常去进行拍摄的地点吗?

近几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比较多住在内地和日本。我每天都会背着相机出门,走到哪里看到心动的场景都会拍一拍,没有特别要去哪个地方拍照,其实走到哪里都会碰到有趣的事情。


生活里的什么场景会特别打动你,让你有想要记录下来的冲动?

人和风景都会对我产生吸引的,最近因为工作比较集中,所以在工作场合里的照片就比较多了。拍演员、拍同事、拍工作休息时看到的随机的场景,一道光之类的。助理结婚了,朋友生小孩了,我都会去拍。照片很多,几万张几十万张都有可能,每天都走走拍拍,因为拍了太多了,每过一段时间去洗底片的时候,又觉得把生活倒过来看了一次,这种感觉很有意思。


无所谓的错误

夏永康摄影作品


平时会用数码机器拍摄吗?如何做选择?

工作的时候基本都用数码,尤其是拍时装片,需要在现场立刻看到照片的效果。但我也会随身带着胶片相机,拍摄空隙里用胶片拍几张,可能没那么正式,也没那么把重点放在“时尚”上,但有几次,冲洗后看到胶片拍摄的那几张反而觉得更好看,我自己是更喜欢这些的,这时候会后悔当时怎么没多拍几张,这种“遗憾”也是用胶片拍摄能带来的一部分体验。


分享一次记忆深刻的拍摄场景?

有几次觉得和大自然产生共鸣的瞬间。闪电、彩虹和雾,大自然很神秘,有时候又觉得它很亲近。可能曾经有过那么一个瞬间,我和那道闪电产生了某种联系,那个瞬间是属于我和它的。


拍摄人像和风景时有倾向于使用的胶片品牌吗?

还是要惊喜!都是乱买的,品牌、ios都不会管,见到了就随便买几个。拍摄的时候也不会预先选好什么题材该对应哪款胶片合适,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是黑白卷还是彩色卷。这样才有意思。


你觉得胶片有复兴的趋势吗,如何看待其中的原因?

我觉得有两个。首先是年会是一个周期,过去的流行会再次流行起来。第二是,年轻人从小就用数码相机,习惯了“所见即所得”的体验感,胶片带来的是新鲜,因为“看到”太多了,现在大家都在享受“看不到”的过程。


对刚开始对胶片感兴趣,摄影技术还不成熟的入门者,有什么建议吗?

不要学,看到喜欢的就用自己的方式去拍,建立自己的风格,这件事情没有标准去定义。


除了拍照,生活中还有哪些爱好?

看电视、和朋友一起玩音乐,虽然不是很精通,主要是很放松。


接下来有展览或出版的计划吗?

月应该会在京都有一场展览。本来月在北京有的,现在的情况看来是会延期。有一位我从很早就开始欣赏的设计师在帮我做下一本影集的策划,都是一些平时走走拍拍的胶卷,我全都交给他了。除了书籍的设计,内容的选择也交给他了。


编辑–Echo 撰文–ZIYAN 图片提供–夏永康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