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评论
摘要: 我曾见过人类无法想象的美,我曾见太空战舰在猎户星座旁熊熊燃烧,注视万丈光芒在天国之门的黑暗里闪耀,而所有过往都将消失于时间,如同泪水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间,到了。 —《银翼杀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赛博朋克作为一个重要的科幻分支,普遍认为是受上世纪60-70年代科幻文学“新浪潮”运动影响而诞生。高度发达的科技背景与渺小的个人生活激烈碰撞,带有浓厚的反乌托邦色彩与哲学思辨精神。上世纪80年代,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开启了赛博朋克的影像化时代。大友克洋的《阿基拉》和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把这个复杂的世界观推广开来。90年代末,随着《异次元骇客》《黑客帝国》的崛起,赛博朋克潮一度在好莱坞到达顶峰。 但暗黑的审美趣味,晦涩的叙事风格,对哲学深度的执着,使得赛博朋克注定很难成为票房宠儿或主流文化。然而也正是因为它的“不好懂”,深深影响了一批特立独行的电影人。进入21世纪之后,我们不难在《盗梦空间》《西部世界》《头号玩家》等热门影视剧中发现赛博朋克的影子。最近几年,《银翼杀手2049》这样的高品质续集,《机械姬》《升级》这样的小成本佳作,以及Netflix的话题剧集《爱,死亡和机器人》《副本》 等,再次展现出赛博朋克独特的吸引力与永不过时的生命力。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攻壳机动队(1995): ⑤

如果肉体和记忆都是假的,人又何以为人?

日式赛博朋克的奠基者,一般被认为是1998年大友克洋的动画电影《阿基拉》。但从剧情的精彩度、人物的魅力、动作设计的创意等方面来看,1995年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可能更具观赏性与代表性。好莱坞众多著名导演如斯皮尔伯格和詹姆斯· 卡梅隆都是《攻壳》的粉丝,沃卓斯基姐妹曾表示《黑客帝国》受到《攻壳》的启发。《攻壳机动队》原本是漫画家士郎正宗于1989年开始连载的漫画,押井守分别于1995年和2004年导演了两部电影版。2002年到2006年间,推出了神山健治导演的系列电视动画版《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和OVA《攻壳机动队:S.A.C. Solid State Society》。2017年斯嘉丽· 约翰逊主演了真人版电影,可惜评价并不高。《 攻壳机动队》电影的舞台设置在2040年代的日本,人类已经能将大脑外的所有器官用生化电子的义体代替,并将大脑改装成具有联网功能的电子脑。主角草薙素子是赛博朋克作品中人气最高的女性角色(也许可以去掉之一),她全身除大脑和脊椎外都是义体,拥有超强的战斗力和黑客能力,是公安九课(日本公安类似于情报机关)的破案核心。在调查神秘黑客“傀儡师”案件时,公安九课卷入政府的阴谋之中,而素子本人也开始对自己的记忆和自我意识产生怀疑。与原著漫画和动画版相比,押井守的电影版更加严肃、甚至沉闷,比起推理破案,显然他对探讨虚拟与现实的界限、生命的终极意义更感兴趣。25年后的今天,《攻壳机动队》里不少对未来科技的设想已经成为现实,我们的生活高度依赖互联网与科技设备,总有一天我们要问自己:当肉体可以拆装,记忆可以伪造,感情可以虚拟,如何分辨程序与生命?或者说,分辨人与非人,又有什么意义?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移魂都市(1998年): ③

当德式哥特撞上暗黑系反乌托邦

《移魂都市》诞生于大名鼎鼎的《黑客帝国》一年之前,两者关于人类存在、记忆虚假、阶级对立等方面有着相似的哲学讨论,名气上却是天差地别。《移魂都市》刻画了一个只有黑夜的世界,男主角约翰· 默多克醒来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却发现自己成了被警方通缉的连环杀人案嫌疑犯,同时还有一群身份不明的黑衣光头男追杀他…… 影片在概念和艺术风格上深受早期德国表现主义电影影响,特别是1927年弗里茨·朗(Fritz Lang)的反乌托邦经典《大都会》(Metropolis)。片中冰冷破败的高楼,永远黑暗潮湿的画面,扑朔迷离的悬案,都带有典型的黑色电影特征。影片最后主角与反派的大战,在现在看来颇有些傻气,却是导演亚历克斯· 普罗亚斯特意向大友克洋《阿基拉》的迷弟式致敬。虽然影片当年票房表现糟糕,业内口碑却很不错,获得了土星奖、雨果奖多项提名,并拿到1998年美国科幻恐怖电影学院最佳科幻电影奖。直到2004年,普罗亚斯终于用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机器人》为自己的票房能力正名。因为公映时间接近又是类似的主题,《移魂都市》与《黑客帝国》经常被拿来比较,前者娓娓道来的节奏和哥特气质受到不少核心科幻迷的追捧,而成本高、特效好、动作元素丰富的后者更受一般观众欢迎。有意思的是,《移魂都市》和《黑客帝国》都在澳大利亚福克斯制片厂拍摄,《黑客帝国》还使用了部分与前者相同的场景。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机械姬(2014) : ①

小成本也能拿奥斯卡奖

一般来说,科幻片这个种类,花钱多的不一定好看,但不花钱大概率不好。不过也总会有那么几个意外,《机械姬》就是其中之一。这部制作成本仅1500万美元的“小片”,打败了《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火星救援》《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等大制作,拿到当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说它是黑马不如说是奇迹。影片故事围绕机器人艾娃能否通过图灵测试展开(能通过就代表她具备人的智能),主要角色就四个人,全是室内戏,钱全花在了艾娃的造型上。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机械姬》的故事算不上多么新颖,却胜在氛围营造好,简化故事情节,突出对话与人物关系的变化,加上演员演技在线,足够调动起观众的全部情绪。影片的结局比起现在流行的大团圆,更有20世纪末科幻片的感觉。《机械姬》的成功用事实告诉我们,赛博朋克可不只是霓虹灯和九龙城寨,科技与伦理的矛盾,意识与存在的碰撞才是它的趣味核心。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副本(2018-2020) : ④

赛博朋克外衣下的侦探动作剧

Netflix、Amazon等流媒体平台的崛起大大扩充了电视剧预算,近年来不少美剧已经展现出比肩电影的制作水平。2018年Netflix的科幻题材剧集《副本》,改编自英国作家理查德· K ·摩根2002年的同名小说。故事发生于300多年后的未来世界,人们的记忆和意识经过数字化处理后可以储存在晶体里,并能植入到不同的肉体当中,同时也有制作“义体”的技术。只要晶片完好,即使身体全毁也能通过换身体重生。理论上这意味着人类得到了永生,但能够享受这项技术的只有居住在云端的富人。而如果摧毁脖子上的晶片,那个人就会完全死亡。男主角武·科瓦奇所在的精英星际战士队伍在反对世界新秩序的起义中败北,他成为了其中唯一幸存的士兵,被冰冻在监狱中250年。他被殖民世界的超长寿富豪劳伦斯·班克罗夫特唤醒,以解开班克罗夫特本人被杀的谋杀案为条件,来换取重获新生的机会。《副本》第一季的成功首先归功于出色的视觉效果,熟悉赛博朋克的观众能看出不少《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的影子。其次侦探与科幻并行的剧情错综复杂引人入胜,大尺度暴力和性爱镜头噱头十足。男主角乔尔·金纳曼的外形和演技也非常加分。可惜该剧第二季口碑大跌,特效与剧本质量双双跳水,主角换成“猎鹰”安东尼· 麦凯之后性格大变,也让老观众消化不良。Netlix如果还想继续这个故事,真得考虑增加点预算了。


THE CULTURE OF ANTI-UTOPIA 反乌托邦美学


爱,死亡和机器人(2019—): ②

这部动画有点少儿不宜

要说Netflix去年真正口碑大爆的剧集,非《爱,死亡和机器人》莫属。其实严格来说《爱死机》并不是一部剧,而是由提姆· 米勒和大卫· 芬奇担任监制的18部动画短片合集。虽然说是动画,可一点都不幼稚,还相当少儿不宜,血腥、暴力、情色、恐怖样样都有,其中也不乏赛博朋克风格的故事。比如第三集《证人》,讲述一起发生在香港的循环杀人案,视觉风格颇有《银翼杀手》的感觉。评价最高的《齐马的作品》,根据阿拉斯泰尔·雷诺兹同名小说改编的,讨论生命的终极意义与回归初心,可以说是全剧最哲学的一部,对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的致敬也很有意思。还有讲述机器人盗贼团伙的《盲点》,最后发现死去的伙伴原来都有大脑备份……《爱死机》因为类型各异,每集由不同国家、不同背景、不同履历的团队创作,很难做到个个故事都是精品,但若能从中发现-个对胃口的,已经是莫大的惊喜。据悉本剧第二季目前正在制作中,预计今年内能播出,《功夫熊猫》&的导演吕寅荣加入担任第二季监制,一起期待吧。


编辑— Sandra 撰文— 阿作 设计—丁燕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