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城市还在那里

城市还在那里

评论
摘要: 一份非常时期的阅读书单,让我们更好地观看与思考窗里窗外的世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份非常时期的阅读书单,让我们更好地观看与思考窗里窗外的世界。


乱了乱了


《乱了乱了》

大卫·史瑞格里 著

大卫·史瑞格里是艺术家,更是日常生活的魔法师。日常生活里的荒诞与倦怠,那些人们司空见惯以至于麻木无感的东西,都被他信手挪来,仅仅用粗粝、简洁、看似笨拙的寥寥几笔,便转化为脑海里灵感的无声爆炸。正是在这“乱了乱了”的时候,在浸淫着黑色幽默的反思、解构与再创作之中,世界呈现出它的本来面目。


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


《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

马克·维格利 著

法国小说家乔治·佩雷克的《人生拼图版》(直译:生活使用说明)讲述巴黎一栋公寓楼里人们交错关联的故事。其法语版的封面特别让人印象深刻:公寓楼的外立面被剖开,一个个单元里的日常生活由此展现。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建筑“切割术”同样向我们揭开了建筑的秘密世界。马克·维格利的画册提供了一种生物学及生态研究的视角,令我们以崭新及更具洞察力的方式理解戈登·马塔-克拉克的“穿越”建筑,重新思考我们身处其中的建筑究竟有何意义。在一个人们开始意识到排气扇与地下水漏可能带来病毒传播的时期,这本书尤其意义重大。


疾病的隐喻


《疾病的隐喻》

苏珊·桑塔格 著

特殊时期适合重读桑塔格,考察疾病、尤其是传染性流行病是如何被一步步隐喻化的。桑塔格说,“看待疾病最真诚的方式—同时也是患者对待疾病最健康的方式—是尽可能消除或抵制隐喻性思考。”


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

里卡多·皮格利亚 著

对里卡多·皮格利亚而言,生活与小说、作者与主人公的界限通常是模糊的。《人工呼吸》展现了一个作家该如何面对及讲述历史,无论是家族史还是国家史。可以将这部作品视作一本向内的、寻找意义的侦探小说,一如第一部分来自艾略特《四个四重奏》的引文:“我们有过经验,但未抓住意义,面对意义的探索恢复了经验。”


桑贝在纽约


《桑贝在纽约》

让- 雅克·桑贝 著

无法出门的日子适合云游。桑贝画的纽约,想象多于观察。他用门和窗暗示观看的视角;他运用尺度的夸张效应,把超级大都市里的人们画得超级渺小;他用细致入微的笔触述说宏大无边的主题;他关注那些在某个瞬间可以重新变成孩子的大人。就这样,带着超越时间的怀旧感和爵士乐式的韵律,桑贝把纽约变得新奇而出人意料。


小行星掉在下午


《小行星掉在下午》

沈大成 著

不妨将沈大成的这些故事称作“造景现实主义”。人物被投入她设计的神秘世界,如同进入一场真人秀。他们在其中生活,而非表演。而恰恰在这思想实验般的过程中,现实世界里的那些规则和潜规则、被遮蔽的和无法言说的、残酷的和诗意的瞬间渐渐浮现。小说家笔下的反乌托邦世界有时也会不幸成为现实,《盒人小姐》正在此刻上演。


竹不如肉


《竹不如肉》

张宇凌 著

意大利作家翁贝托·埃科曾说,我们必须通过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竹不如肉》成功证明了这一点:作者如同小说家一般,选取适恰的视角、用精彩的故事将读者拉进西方古代艺术世界,艺术史不再是枯燥的知识点,而成为一段段脑力激荡的愉悦旅程。时空的错置教人以古为镜:遥远的呼应着身边的,古代映射着现时。


失明症漫记


《失明症漫记》

若泽·萨拉马戈 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葡萄牙作家若泽·萨拉马戈笔下的这场盲流感,让我们同时看见文学的预见性与文学的无力感。再读一读那个著名的结尾吧:“医生的妻子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看下边,看看满是垃圾的街道,看看又喊又唱的人们。然后她抬起头望望天空,看见天空一片白色。现在轮到我了,她想。突然到来的恐惧吓得她垂下眼睛。城市还在那里。”


编辑— Sandra 撰文— btr 设计— Emma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