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郑诗慧 : 时间的串珠,以热爱为名

郑诗慧 : 时间的串珠,以热爱为名

评论
摘要: 她头上戴的、身上披着的都是惹眼的玫红外套,脏辫隐约在发间显出,脸上则是银色妆面和酷极的烟熏,就这么卧坐在几簇绿色植物之间,远远望去是含苞待放的生命力 。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这是郑诗慧早前为买手店“栋梁”的十周年回顾活动走秀现场。出镜站台,参与走秀,亦或是平面拍摄,这是她作为模特 的主要工作。灯光璀璨,觥筹交错,置身于舞台中央。但另一 面,郑诗慧属于音乐创作人的平常一天又可以非常自我而静谧。早上喝两杯咖啡,叫好外卖后短暂练琴,午饭后便是 长长的音乐共处时间。 弹奏钢琴,随意寻找灵感,彻底放飞而不受打扰,这样的时光对郑诗慧来说是绝对的幸福。


郑诗慧 : 时间的串珠,以热爱为名


“ 有时候有了灵感,或者单纯想一件事情,我会忘记时间。” 这样自由的时间支配和“静默一整天”的奢侈 对郑诗慧来说是她作为斜杠青年的生活常态之一,也是她为自己选择的道路。


热爱驱使的好奇心

郑诗慧和“斜杠”生活方式的结缘要追溯到大学时期。郑诗 慧学的是英语专业,课余最大乐趣却是和同学一起组乐队。 那会儿她对摇滚乐情有独钟,已经开始尝试自己写歌。某一 天早上,郑诗慧再次被早起的烦躁和毫无兴趣的课程所困 扰,望着满黑板的字体,心思却飞了起来,她发现自己在将 来或 许并不会适应循规蹈矩的上班族生活,更加无法忍受 做不喜 欢的工作。等到大学毕业,机缘巧合认识了伯乐张有 待,这位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 DJ 和音乐人之一,通过他的 引荐加入了“地球娱乐”唱片公司,推出首张全创作专辑《孤独之心俱乐部》,正式以音乐人的身份开启了她的音乐生 涯。这一切 对于郑诗慧来说都像一场惊喜的不期而遇,却又 在意料之中。


如今的郑诗慧偶尔会以模特的身份参与走秀和拍摄,更 多的时间则放在了音乐创作上。她认为,模特的使命是“展示 ”,而她的愿望却是“创造”,以音乐来完成与世界 的对话和与自我的探索。郑诗慧享受挚爱的音乐来作为本职 工作,她明白漫长的职业道路上一定会有疲乏期和瓶颈期, 但她坚信,如果拥有足够的能量,就不会动摇初心。


“有稳定的工作也可能会忐忑,自由职业者也可能活得 很踏实;安全感是自己创造的,只要相信并热爱自己做的事 情就可以了。”对郑诗慧来说,成为一个多身份标签的 年轻 人,或是拥有充足可支配时间的生活方式,这种“无界”的最 大源动力还是来自于对自由的向往和对创作的热爱。不是不 懂得上班族的稳定,也曾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和大众渐渐脱 离;但话说回来,每个人都在走一条孤独的路,如果选择了音 乐创作,就要去尊重自己的性格和习惯。现在的生活模式就 是最合适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原因。


无界的维度

在采访过程中,有一句话,“人生不应该有界限,直到 生命画上句号的那一天之前,都可以再加上一个斜杠”。就 如同她写的一首歌《巴黎凌晨4点去机场的路上》,名字很 长,创作时间却很短,是在前往巴黎机场的出租车上完成 的,不过 2小时。一路看着窗外的街景略过,一边想着过往回 忆,灵感 就仿佛是上天的礼物,没有计划也没有规律,但就 这么到来,那就把握住它,由它进入自己的生命。


郑诗慧 : 时间的串珠,以热爱为名


郑诗慧信佛。那是在一次洗澡中无意间听到琼英卓玛的 《绿度母心咒》,忽然浑身发软跪在地上,从那一刻感受到了 与佛教的缘分,也听到了内心的声音。相信自我的认知,这在 她看来是为自己做出的选择和坚持。不设限的生活,与其说 是对自由和热爱的把握,倒不如说是多了一重选择。白天戴 着框架眼镜、兢兢业业的教师,晚上有闲了 可以奋笔在网络 创作天马行空的小说 ;金融写字楼里一字一 条对着条款的 白领,外套一甩照样可以舞台开个演唱会 ;又或者如郑诗慧那样,是音乐创作人,是模特,在将来或许也会有 其他身份, 一切都还未可知,保留着十足的空间和期待。


郑诗慧追求的不仅仅是字眼之间的自由,而是不被传统 界限所拘束的人生。同样需要为了生计奔忙,同样有烦恼操 心,但却有了多重的空间和维度,以另一种灵活的姿态来实 现内心真正的诉求。


郑诗慧 : 时间的串珠,以热爱为名


Q & A 《 周 末 画 报 》× 郑 诗 慧

Q :目前在做哪几个职业 ?
A : 歌手,模特,KOL。歌手签约了唱片公司“ 地球娱乐 ”,模特会不定期去走秀和拍片 ,KOL的话 ,就是参加一些 fashion events等等。


Q :选择多重职业的源动力是什么? 

A:每个人在世界上的使命不是唯一的,多重发展可 以帮助我更好展现自己。


Q :音乐上是怎么入行的呢 ?
A :大学时有自己写歌和做乐队,之后经人推荐给了 张有待老师,经他介绍签约了唱片公司“地球娱乐”, 今年夏天发布了自己的首张全创作专辑《孤独之心 俱 乐 部 》。


Q :对你来说,多重身份解放的到底是什么?
A :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更好表达自我,更好认识自己 ,更好帮助他人 。


Q :你觉得目前的斜杠生活方式有限定吗?维系它 的自律本质上是不是会带来另一种限制 ?
A :现在这种生活模式让我能自在地和自己对话。但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面对大众的时候有些疏离,会觉 得自己好像不是社会运作齿轮的一员。


Q :对新年的记忆是什么?2020年的新年会在哪 里度过 ?
A :我老家在黑龙江,记得那时候冬天的大雪深及膝盖,荧光绿和粉色的礼花在夜空中绽放,时不时传来 鞭炮震耳欲聋的声音。奶奶还会给我 们煮放了白糖 的大米粥,很温馨。2020年春节会和家人一起去缅 甸玩。


A :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
A :有更多创作灵感,帮助更多人,有更多的旅行。


编辑—FF 撰文—艾梦 摄影—水时 场地—有待咖啡/九霄俱乐部 设计—Lydi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