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新媒体营造的美丽新世界

新媒体营造的美丽新世界

评论
摘要: “叮铃铃——”手机闹钟响起,赖在被窝里的你无奈只能起床;上了地铁去上班,在路上刷一刷微信、微博;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一整天的工作;晚上临睡前,你躺在被窝里仍不忘最后刷一次微信、微博。这便是当今人们的生活常态。每天,各种资讯信息透过新媒体网络狂轰滥炸地向人们袭来。是主动拥抱,还是保持警惕呢?在当代艺术界,新媒体亦早已渗入创作中,塑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叮铃铃——”手机闹钟响起,赖在被窝里的你无奈只能起床;上了地铁去上班,在路上刷一刷微信、微博;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一整天的工作;晚上临睡前,你躺在被窝里仍不忘最后刷一次微信、微博。这便是当今人们的生活常态。每天,各种资讯信息透过新媒体网络狂轰滥炸地向人们袭来。是主动拥抱,还是保持警惕呢?在当代艺术界,新媒体亦早已渗入创作中,塑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

图集
“ 美丽新世界 ”:张培力、汪建伟、冯梦波三人展,展览现场

“美丽新世界 ”:张培力、汪建伟、冯梦波三人展

展期:2019年12月12日- 2020年3月15日

地址:昊美术馆(上海)一楼:1/2/3/4展厅(上海市浦东新区祖冲之路2277弄1号)


如今,影像和数字艺术日益成为公共文化空间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昊美术馆特意策划了《www和中国新媒体艺术三十年》三年计划。第一次计划已经推出了展览“美丽新世界”聚焦于冯梦波、汪建伟、张培力这三位艺术家,他们是中国数字影像艺术的先驱人物,对影像艺术和数字媒介做出了杰出贡献。


60后的北京艺术家冯梦波是正儿八经的美术类科班出身,曾就读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电子游戏涌现的时代,正逢青春年华的冯梦波自然受到了新鲜好玩的游戏机的感召。由此衍生到艺术创作方面,1990年代初他开始琢磨着自己可以捣鼓些什么。凭借出众的学习能力,冯梦波尝试自己编写电子游戏,创作成互动型的艺术作品,结果冯梦波成为了中国最早关注和运用数字技术的艺术家之一。冯梦波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一个艺术家能找到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非常难,我每次必须要找到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


将大众热门游戏融入艺术创作中,无疑是冯梦波最为拿手的一种表现方式与手段。此次展览中有一件大型影像装置,名为:《真人快打》。如果熟悉以前街机游戏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件作品源自《街头霸王》、《快打旋风》。最大的不同是人物角色变了,换上了冯梦波本人以及其他真人出镜,担任拳手。玩家(观众)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与朋友进行对打。作为互动型的作品,特设街机的操作杆与按钮,满满的怀旧感迎面而来。有趣、好玩,痛快这几个浅显易懂的词用来形容这件作品是恰到不过的。能够把在一些人看来属于深奥难懂范畴的当代艺术转换成流行文化洗礼之下的多媒体作品,冯梦波灵光乍现般运用了移植嫁接与再创造的手法。并且将固有观念中静态乏味的艺术品一下子激活,犹如被闪电劈中,迸发出了全新的火花。由此看出艺术家并不只是图好玩,更多的是植入他本人的思索与观念。


汪建伟是比冯梦波更为年长的50后艺术家,早年他学习油画专业出身,然而从上世纪70年代起他开始的艺术实践,已经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先锋。他在求学期间,喜欢阅读存在主义哲学和中国历史方面的书籍,耳濡目染地将强烈的实验性以及复杂的观念融入绘画创作中。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汪建伟持续探索知识综合与跨学科对当代艺术的影响,尝试使用不同学科的方法论去创造新的艺术语言。


架上绘画早已不是汪建伟所执着的道路了,其艺术作品呈现多元样式,跨越影像录像、戏剧、多媒体、装置、绘画和文本等领域。此次展览中展出了汪建伟的多件代表作,他通过一系列的影像和剧场表演以及装置和雕塑将中心和语意的漂移、主体性的颠覆和再造以超链接的方式带给观者,并且在视觉、观念、形式等当代艺术方法论的问题领域做出了积极的探索。


张培力也是一名50后艺术家,他被誉为“中国录像艺术之父”。他早年同样是油画系科班毕业。如今已是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的主任与副教授,致力于录像艺术的创作与研究。究竟发生了什么,令他产生了如此巨大的突变。回溯至“八五”新潮美术运动,张培力是其中一位活跃的艺术家。1988年他因创作了中国第一件录像作品《30X30》,而获得了“中国录像艺术之父”的称号。1995年是张培力艺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他开始放弃绘画,全力投入录像及相关摄影、装置艺术的创作,他的作品展现人与世界关系的悖论,以隔离而中性的立场,自由和深刻地考虑人与世界的关系,创造出了一个大容量的、综合性的、强有力的艺术体系。他将话语与信息的传播和控制、私域与公共的错位、意义转移下的观看与被观看等,以极端现实的手法呈现出来,显现了长时段背景中权力定义下的个体命运。


纵观此次三人展,体现出一定的共性,那就是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吃老本,尝试其他媒介的艺术手段转化为自己的得力武器,不再像学院派时期那样追求技法构图,而是开拓性地自主进入陌生的、全新的领域,捣鼓折腾一番。最终成就了截然不同的艺术事业。很多时候出于一种偶然,结果便是造就了另一片美丽的新世界。一旦有了思想的解放,就有了自由翱翔的天空。


编辑— Echo 撰文— IRIS LI 图片提供— 昊美术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