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鲍勃·迪伦的写写画画

鲍勃·迪伦的写写画画

评论
摘要: 在80年代初,莱昂纳德·科恩曾前往巴黎看鲍勃·迪伦的演出,然后两人在第二天早上的咖啡馆里讨论近期各自的作品。迪伦感知到了《哈利路亚》这首歌里敬神和亵神相结合的美,对这首歌带有着极大的兴趣。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Bob Dylan, Endless Highway III,2015-2016

Bob Dylan, Endless Highway III,2015-2016. Acrylic on canvas, 182.9 x 320 cm


在80年代初,莱昂纳德·科恩曾前往巴黎看鲍勃·迪伦的演出,然后两人在第二天早上的咖啡馆里讨论近期各自的作品。迪伦感知到了《哈利路亚》这首歌里敬神和亵神相结合的美,对这首歌带有着极大的兴趣。他问科恩写这首歌花了多少时间,科恩说“两年”,实际上这首歌花了他五年。接着科恩说他喜欢迪伦专辑《异教徒》(Inidels)里的《我和我》(I and I),问他花了多久写了那首歌,迪伦回答说“也就15分钟吧”。


这一短短的交流切面将两位音乐巨匠相爱相杀、暗自较劲的情感展露无遗,迪伦放荡不羁的形象跃然纸上。他太擅长制造争议和惊喜了,至于《我和我》是否真的花了他15分钟的时间创作,在这里亦变得不再重要。


关于惊喜,迪伦在上海艺仓美术馆的展览带给中国观众的惊喜毫不逊色于他荣获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这场名为“光/ 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的展览集合呈现了迪伦在过去40年里所创作的250余件作品,媒介涉及油画、丙烯、水彩、墨水、粉彩、炭笔素描和金属雕塑——他似乎嫌平面的空间不够他过足瘾,于是把触手伸向了立体的雕塑创作。


Bob Dylan, Brundage Lane, Burger House,2017

Bob Dylan, Brundage Lane, Burger House,2017. Acrylic on canvas, 104.6 x 122.4 cm


提到迪伦,大多数歌迷的脑海中都会浮现他弹着吉他,时而吹着口琴,时而哼唱着民谣的画面;再如数家珍般回忆起他过往的一首首金曲。而“鲍勃·迪伦办展”这件事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多少显得有些意外。其实,在跨界绘画、还能有声有色地全球办展的音乐人中,鲍勃·迪伦并非个例,爵士乐中无法回避的艺术家迈尔斯·戴维斯也是其中让人惊喜的一位。然而不同的是,戴维斯在谈论绘画时就像是在谈论音乐一样,更像是将绘画视为其音乐的一部分,抑或是延伸,两者有所重叠。而迪伦则更倾向于将两者加以区分。他在谈论“亚洲系列”(The Asia Series)时提到了绘画与音乐的差别:“音乐既松弛又紧凑。而绘画是一种结构严密的图片。重要的是,它本身有趣吗?它值得一看吗?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两者之间我所看到的唯一联系是一种不要重复自己的想法,不要陷入任何模式”。


他对艺术的态度,绝非玩票那么简单。


迪伦的笔触就像他的声音一样,直接、粗糙,带着间或的脆弱。他用画笔捕捉了静止的一瞬,画面也似乎因其碎条式的笔触或颤动,或流动。在“填绘留白”系列(The Drawn Blank Series)中,公路、棚屋、码头、汽车、街道、铁路、汽车旅馆、卡车停车站、电缆线、农家院、戏院、教堂、路标和符号等等,这些元素的组合构成了迪伦独特的“在路上”的视觉语言。他把自己限制在传统的题材之中,避免戏剧化的冲突和灯光视效,将自然主义呈现在观众的面前。他的目的很简单,他只是想客观、去理想化地呈现他眼中的世界。


广受欢迎的“平凡之路”系列(The Beaten Path Series)反映了他对色彩的探索,带着后印象派的特点。色彩有时变得不可名状,轮廓也随之变得模糊,有时则倾向于单色。他不再是简单地“模仿”世界,而是表达其主观感受对客观世界的认知。


Bob Dylan, Manhattan Bridge, Downtown New York,2015-2017

Bob Dylan, Manhattan Bridge, Downtown New York,

2015-2017. Acrylic on canvas, 182.5 x 275 cm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他有意识地在排斥消费文化或流行文化,包括大众媒体、商业艺术、名人、产品包装、广告牌、连环画、杂志广告等。“平凡之路”系列代表了与日常消费文化意象不同的主题。这种排斥和抵制似曾相识,早在他音乐生涯的开始,他就拒绝自己被归类为主流文化的偶像,在艺术性和流行性之间挣扎,不断挑战着观众对他的期望。比如在70年代末,他曾因《慢火车来了》(Slow Train Coming, 1979)、《得救》(Saved, 1980)、《爱的镜头》(Shot of Love, 1981)专辑的发布,在短时间内失去了众多听众,随后在间隔两年之后,带着专辑《异教徒》回归。


他看到了写作、音乐表演和绘画之间的联系,和他演奏的音乐一样,他画得无拘无束,这在“巴西系列”作品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后期的作品可能看起来更为传统,但有着难以掩盖的成熟。迪伦在接受策展人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采访时曾说,他现在所做的有一种“完整”的感觉,当然是作为一名画家而言。


那么他是否在意观众注意到他的绘画才华?当迪伦在2016年摘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时,外界疯传他要学萨特,重新演绎一次拒奖,随后媒体爆出他对获奖感到受宠若惊,欣喜若狂,最后他又因有事不能去现场而不了了之。这一波三折的剧情让看热闹的观众担心迪伦将晚节不保的同时,不留余力地展现了纯粹、真实、自由的鲍勃·迪伦。


“上海是一座拥有丰厚文化历史底蕴的城市,能在上海举办此次艺术展,我欣喜之至”,在谈及此次在艺仓的展览时,迪伦坦言道。他渴望被认可,但这一次,他希望是以画家(艺术家)的身份。


Bob Dylan, Man on a Bridge,2007

Bob Dylan, Man on a Bridge,2007. Mixed media on paper, 76 x 61 cm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时间:2019年9月28日至2020年1月5日

地址:上海艺仓美术馆,上海浦东新区滨江大道4777号


编辑— Echo 撰文— 果枝 图片提供— 艺仓美术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