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空气与天使

空气与天使

评论
摘要: 美国当代女画家伊丽莎白·佩顿是一个具象人物画家,从历史上的名人到和她同时代的摇滚歌手、社会名流以及身边亲密的朋友,都曾是她笔下描绘的对象。简练的色块、率性的、半透明的画面是她作品的特点。在寥寥逸笔之中,却给人深刻的感受,犹如诗歌的力量。其最新的展览《空气与天使》援引并致敬了英国16世纪著名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的同名诗歌。在诗的开头,多恩描述了他如何多次地深爱着倾听者——即使在未曾与她相识的情况下。而这种诗人般纯粹和理想化的爱,亦体现在佩顿的肖像作品中。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美国当代女画家伊丽莎白·佩顿是一个具象人物画家,从历史上的名人到和她同时代的摇滚歌手、社会名流以及身边亲密的朋友,都曾是她笔下描绘的对象。简练的色块、率性的、半透明的画面是她作品的特点。在寥寥逸笔之中,却给人深刻的感受,犹如诗歌的力量。其最新的展览《空气与天使》援引并致敬了英国16世纪著名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的同名诗歌。在诗的开头,多恩描述了他如何多次地深爱着倾听者——即使在未曾与她相识的情况下。而这种诗人般纯粹和理想化的爱,亦体现在佩顿的肖像作品中。


Irises and Klara Commerce St , 2012

Irises and Klara Commerce St , 2012. Roman Family Collection. © Elizabeth Peyton


位于英国特拉法加广场一侧的国家肖像美术馆,日前正在举办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的大型个展《空气与天使》(Aire and Angels)。佩顿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丹伯里,从描绘19世纪英雄人物的第一批肖像作品到近期创作,佩顿展现了自己作为“描绘现代生活”的当代艺术家身份。她的微型肖像以艺术语言捕捉了时代精神,准确无误地反映了20世纪都市的敏感性。在艺术家的素描、水彩和油画作品中,我们明显地看到古典肖像风格与现代流行文化的融合。本次展览将佩顿创作的40多件作品集合在一起,回顾她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创作生涯。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作品散布在整个国家肖像美术馆之中,这也意味着佩顿成为第一位在这整个机构里展示作品的艺术家。她的作品同时也出现在永久收藏区,与来自都铎王朝时期的历史肖像并列。


After Michelangelo, 2017.

After Michelangelo, 2017. Ringier Collection, Switzerland. © Elizabeth Peyton


闪着光的人物们

包括戏剧、诗歌、小说等在内的文学形象给佩顿的创作带来启发式的创作灵感。她曾受英国的唯美主义先锋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法国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古斯塔夫·福楼拜等的影响,从他们的文学作品里学到如何专心致志地反映社会环境和刻画人物形象。而在此次个展中,观众能看到大卫·鲍伊、利亚姆·加拉格尔、科特·科本,格蕾塔·桑伯格,也能看到拿破仑和德拉克洛瓦……艺术家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拾取吉光片羽,在瞬息万变的当下速写时代。无论是朋友、历史人物还是文化偶像,佩顿都以一种独特的亲密感、一种理想化的爱来对待她的创作主题,敏感地在内在的自我和外在的人格之间进行调解,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何佩顿的肖像画中的人物总透露着一丝欲说还休的情绪。


她惯以破碎的点状及长条状笔触代替流畅连贯的线条,或以一种看似笨拙的笔触一气呵成,既有一种随心所欲的即兴,又有一种点到即止的克制。她的肖像画带着浓厚的东方水墨画的特征,以写意的手法追求神似,在人物的眉宇之间精准地抓取细微的表情和情绪,人物的神韵呼之欲出。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羽生结弦是第35号展厅里的作品《训练(羽生结弦)》(2018)的主角。佩顿在绘制舞者和表演家方面有着丰富的历史,在这幅作品里,佩顿捕捉到了这位技艺超群的滑冰运动员分秒必争的姿态与专注。


佩顿对色彩有一种绝妙的处理方法。她的画经常使用明亮、大胆的色彩,并精心调制一系列微妙的色调,以不均匀的笔触和一种近乎超然的方式组合成肖像呈现。这些肖像捕捉了人物在不同的环境里所呈现的状态,以色彩类型、色块的密度和强度来体现光影的变化。佩顿在大卫·鲍伊去世后不久创作了其肖像《大卫》(2017),不同颜色的色块排列组合,带着霓虹般的梦幻浪漫主义色彩。


与此同时,佩顿似乎并不喜欢厚涂的创作手法,画作中半透明的颜料质地,透着一股轻盈、剔透的诗意,正如展览名中的“空气”所暗示的那般飘逸。这种观感在画廊的刻意布展之下显得尤为突出——在权威、庄重的国家肖像美术馆里,佩顿的画作就不时且又“不合时宜”地跳脱出来,比如肖像《爱莎· 根泽肯,1980》(2010)就与巴洛克艺术家凡·戴克那幅有着迷人微笑的自画像共处一室,在本次展览中,这种强烈的对比随处可见,仿佛错置了时空,为观众搭建了一场经典与当代的对话。同时也在向我们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肖像画的未来将走向何处?


Alizarin Kurt, 1995

Alizarin Kurt, 1995. Private Collection. 

Courtesy The Brant Foundation, Greenwich, CT. USA. ©Elizabeth Peyton


Twilight, 2009

Twilight, 2009. Private Collection.

Cour tesy neugerriemschneider, Berlin.© Elizabeth Peyton


画画犹如创作一首小诗

如果凡· 戴克的自画像是史诗般的鸿篇巨著,佩顿的肖像则是短小精悍的小品和诗歌。佩顿的作品看上去毫无野心,它既没有宏大的主题,也没有令人惊叹的画幅。她惯于在小规模的画布上围绕她喜爱的主题进行轻体创作,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私人性和亲密性,如同艺术家在诵读她做创作的一首小诗,悉数分享她的私人珍藏。她就像是一位随身带着一本速记本的诗人,似乎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这种小规模的创作,无论是在公园湖边的长椅,还是咖啡馆沿街的卡座。


“我理解的历史真正装载在人身上,这就是这些肖像画为什么具有强大的感染力的原因。高山仰止”。佩顿说。那么到底是什么吸引到了她?眼睛,唇线,皱纹,抑或是笑容?是创造了脸上所有这些线条背后的个性。“ 我觉得人们的脸反映了很多内在有意识的决策,甚至只是运动。他们如何动用他们的脸—这与他们的情绪品格有关。我觉得每个人都很美,都可以很美……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她补充道。


这些作品是佩顿献给肖像画这一艺术类型的情书,体现了她对肖像画的长期迷恋。喜欢佩顿作品的人,将其视为艺术界的清风。艺术在长期的发展中变得纷繁复杂,观众的审美已略显疲态,迫切回归到一种淳朴的情感。而佩顿如诗歌般理想化的作品则给观众带来了一种轻畅的解脱感——它既通俗易懂,亦发人深省。你不需要消化厚厚的艺术史,也不需要做大量的背景调查。这种平易近人的特性,探索了她独特的审美,及她对人类感知、情感和人际关系的质疑。


编辑— bg 撰文— 果枝 图片提供—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设计— Haru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