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意会之美

意会之美

评论
摘要: 塔可夫斯基曾说过:“ 电影诞生于对生活最直观的体验”,而在这可见的视觉表达之下,有心的电影人还会借用诗歌般特有的象征和隐喻技巧,来发掘这个世界潜藏的美,这种可贵的“ 诗意”,足以让每一个大银幕前的人,感受到电影时空中稍纵即逝的情绪与永恒于世的哲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塔可夫斯基曾说过:“ 电影诞生于对生活最直观的体验”,而在这可见的视觉表达之下,有心的电影人还会借用诗歌般特有的象征和隐喻技巧,来发掘这个世界潜藏的美,这种可贵的“ 诗意”,足以让每一个大银幕前的人,感受到电影时空中稍纵即逝的情绪与永恒于世的哲理。


《冬眠》

《冬眠》里土耳其独特的卡帕多奇亚地貌,呈现在锡兰充满诗意的镜头中时,

美学上已然延展到了“世间所有平静的生命”.


锡兰的诗性世界

戛纳金棕榈之于锡兰,就像诺贝尔之于帕慕克,从文学到影像的创作过程,涉及到道德、哲学、信仰、文化和阶层,揭开了世人难以调和又渴望沟通的内心世界。《冬眠》里的土耳其独特的卡帕多奇亚地貌,呈现在锡兰充满诗意的镜头中时,美学上已然延展到了“世间所有平静的生命”。男主人公Aydin,这个开旅店的退休演员身上,兼具知识分子常见的孤傲和关怀,他渴望站在思想的高点与整个世界对话,可他的全世界,其实也就是在几位亲人和小镇朋友之间徘徊。这其中的讽刺意味,或许就是锡兰创作《冬眠》时提到的“契诃夫式的灵感”,孤独中探寻的救赎,往往就是见到动物尸体时寓意的解脱。电影中虽然充斥着大量对话,室内景别也不算丰富,锡兰却依靠着构图的诗意,让观众倾听十几分钟辩论的片段也不知厌倦。除了自视甚高的男主、姐姐和妻子,底层租客也都塑造得鲜活,尤其是贫穷的酒鬼父亲,用一场“暴风雪”维护了自己的尊严,给陷入道德悖论的知识分子上了一课,这样“反文学化”的体验还真是难得。


《江边旅馆》

洪尚秀新作《江边旅馆》表现的不只是异性之间似有若无的好感,更多了份对生死的思索。


江边的风景和寓言

依然是黑白色调的场景,男男女女继续闲聊,但细品这些年的洪尚秀,他的电影序列中还是有些变化的,譬如片中的咖啡喝得越来越多了,酒后吐真言的场面反而越来越少了,片中人物的心境也并不洒脱。新作《江边旅馆》确实也在主题上显得沉重了些,不只是异性之间似有若无的好感,更多了份生死的思索。一边是功成名就的老诗人和许久未见的儿子,另一边是失恋后的女人找闺蜜来抚慰,单凭这些原本撑不起九十多分钟的剧情,还好有汉江边的雪景,多了一种东方的诗意与水墨画的构图美。技术上还是洪尚秀热衷的推拉镜头,平添了虚焦镜头和前后景变化,假如情节再往虚实嵌套方向去联想,不只是简单地看到咖啡馆或餐馆一景,故事突然间就有了寓言的韵味。相比恋爱的诗意,两个儿子的出现则是对老诗人苦恼一生的补充,从未婚到结婚再到离婚出走,走完这几个阶段的男人,看过了美景和美人,也的确可以放下执念了。


《遗忘诗行》

由诗句开启,以音乐落幕,《遗忘诗行》中没有太多的对白,画面满是孤独、落寞和荒诞。


逝去、遗忘与回忆

由诗句开启,以音乐落幕,《遗忘诗行》这部伊朗导演在拉丁美洲创作的影片中,没有太多的对白,画面满是孤独、落寞和荒诞。新锐导演阿列热轧· 卡塔米的这部处女作获得了威尼斯的褒奖,片中魔幻主义的相遇重构了隐晦的历史,置抗争于无言中,阿巴斯和阿斯哈·法哈蒂后继有人。拉美文化对死亡的“魔幻化”,给影片增添了浪漫的诗意—既然老人的工作是在墓园,那他就不会畏惧死亡到来。倾听从第1个到第1001个关于死亡的故事,给逝者画上生命句号,然后再用一场婚礼,重启新的生活。在此般举重若轻的心态下,导演呈现出一个个静谧的、蕴含诗意的长镜头,正如片头诗句“世界已经逝去,我不得不承载你”,老人渡的不是个人, 而是整个民族的回忆。 电影最后一个镜头,落在老人对大海的凝视上,巨大的鲸鱼腾空而起,维瓦尔第的《四季》响起,几乎成了生命的礼赞。整部影片围绕最多的,还是死亡的萦绕,终究无从闪避,不多的出场人物中,守墓人、掘墓人、送灵人,无名的尸体和悲伤的母亲,最后都归结在送葬仪式之中。“遗忘”是影片题旨,同时又是一个辩证的考题,拷问那些在历史中扮演过角色的人。老人就像是这个国家最后的诗人,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却还记得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悲剧,尤其是那些无名的反抗者,需要一个和鲸鱼一样伟大的葬礼。


《萤火虫》

印度电影《萤火虫》具有一种无可名状的“南亚诗意”。


无可名状的南亚气息

如果不是片中一些地域性建筑元素的提醒,《萤火虫》 这部影片的质感会令人觉得完全不像近年来见到的印度电影。年轻的导演森古普塔或许是塔可夫斯基的崇拜者、雷伊的信徒,而《萤火虫》里那种湿漉漉的热带气息、丰富的环境音效和固定机位长镜头中,又能找到阿彼察邦和蔡明亮的影子,总之,就是种无可名状的“南亚诗意”。当然,所有的模仿和致敬,都是建立在导演原创idea上的——以衰老的肉身,重回记忆的长河。


影片中,年迈的老妇缓慢地做着少女才有的行为,恋爱、反抗、怀孕、流产……这些违反思维习惯、初看引发诧异的画面,随着剧情的发展和观众的同情,渐渐变得合理。也可以把这些剧情当作是临终者的梦境,摒除掉不相干的人与物,只剩下刻骨铭心的疼痛和懊悔,与期盼着自己的尊严能够“不朽”。导演是敬畏神秘主义的,希望用诗意的镜头来唤醒青春的价值,灵巧地用滚动的橘子、振动的玩具兵,以及幻化成萤火虫的孩子们,来点亮一丝希望的微光。


四重奏,安魂曲

16mm胶片里的法国蔚蓝海岸,毗邻电影圣地戛纳的《索菲亚园区》,是如此的迷人。充足而令人慵懒的阳光下,随处可见诗情画意的场景,然而在遁入夜幕的海岸线里,却隐藏着这个世界最不愿发生的火光。等到太阳照常升起时,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就像那个与园区同名的少女,被抹去了所有存在过的痕迹。导演维吉尔·韦尼耶年纪不大,却已是各大影展的常客,这部《索菲亚园区》最值得称道之处,就在于他对生活中最常见的景象、最平凡的普通人的凝视,勾连其背后的诗意和逻辑。


四个小故事看似没有关联,最后却能建造起时空上的架构与态度上的共性,甚是精巧。多次出现的诗句独白,反衬着人物的悲哀,尤其是在两次出现的焚烧场景,让影片基调变得更为感伤。无论是想要隆胸的女人,寄托于灵修的异乡寡妇,还是曾当过海军的黑人小伙,失去好友的少女,终归是无法摆脱孤独的个体,说不定某一天,也会从看客沦为悲剧的主角。韦尼耶贯彻着诗人般敏感的观察力,用平视的目光看待这座海滨小城的居民们,同时又在道德层面问观众:我们在享受自己生活的同时,是否还有侵犯他人的权利?导演的清醒难能可贵,令即便是焚烧后的黑色痕迹,也在少女的独白中具有象征意义,呼应着灵修里的那些“神迹”,最终成为整个园区的“安魂曲”。


编辑— Sandra 撰文— 董铭 设计— Emma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