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新的世界、自由的人生

新的世界、自由的人生

摘要: 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 1903-1999) 是一位以她的时代、不同艺术和不同文化为养料,时刻创新,并走在时代之前的设计师、建筑师。在她看来,好的设计是改善现代生活的关键,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 的大型特展“ Charlotte Perriand :创造新世界”向大众展现了夏洛特的多面才华。

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 1903-1999) 是一位以她的时代、不同艺术和不同文化为养料,时刻创新,并走在时代之前的设计师、建筑师。在她看来,好的设计是改善现代生活的关键,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 的大型特展“ Charlotte Perriand :创造新世界”向大众展现了夏洛特的多面才华。


Charlotte Perriand在里约

Charlotte Perriand在里约, 1987. © Adagp, Paris, 2019 © Archives Charlotte Perriand。


“您知道吗,我们这里不绣枕套!”当24岁、从装饰艺术学校毕业不久的夏洛特· 佩里安向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自荐时,得到的是这歧视满满的答复。但夏洛特自然也不是要去绣枕套的。半个月后,她以一个吧台设计折服柯布西耶,从此开启了与后者十年的合作。这个初出茅庐时期的小片段却似乎是夏洛特一生故事的缩影:需要多少的才华、能力和勇气才能在男性主导的保守社会走出自由的创作之路?


夏洛特是现代主义先驱,是最早在家具中使用工业金属材料的设计师之一;她及时反思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回归自然寻找灵感,并参与社会运动,为人民大众发声、创作;她以开放的心态和敏锐的见解,将现代主义与日本、越南、巴西等国的文化结合,将传统推向现代;她敢于结束不幸福的婚姻,婚后不冠夫姓,作品一直签“Charlotte Perriand”……她似乎有很多面,但始终忠于自我,“活着,就是要活成我们内心的样子”。


在夏洛特·佩里安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经过四年的精心准备,在十月之初揭幕了大型特展“Charlotte Perriand :创造新世界”, 展示了一个对艺术和空间理解深刻的策展人,将对自然与运动之爱融入设计的建筑师,一个积极乐观的母亲,一个真正的现代女性。


夏洛特曾写道:“我的使命是创造。我不仅要创造常规的形式——这是我的工作,也要创造一种不受时代教条束缚的居住形式。换而言之,就是自由的生活。我要挑战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未来我也要挑战自我。”她的大多数室内家具、空间设计都是针对特定空间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现代主义的实用精神是出发点,但她的作品却能在简洁、优雅之中形成个人风格。


1938年,已结束第一段婚姻的夏洛特为自己的阁楼小公寓设计了一张被她称为“自由形态”的木桌,成为自由形态系列的第一张。这样原木桌凹凸不对称的形状不占空间又满足使用者需求,为整个空间带去流动感、诗意。夏洛特对每个细节的处理都力求完美,六厘米厚度的木板也是为了符合人手的特点,以给予人抚摸桌子的欲望。她的现代主义从来不是冷漠与机械化,而是充满人本主义温情。


夏洛特曾在1940至1943年和1953至1955年两度前往日本,帮助日本设计师设计可出口欧美的家具的同时也学习、吸取日本传统技艺精华,特别 是对空间的规划和对竹子的使用。第二次日本之旅的总结展览《艺术融合提议》是一场由她独立策划的结合造型艺术与室内设计、传统与现代元素的法、日文化交流盛宴。夏洛特首次将Pierre Soulages, Simon Hantaï, Hans Hartung等新一代法国画家介绍到了日本,还首次展出她的影子之椅。从艺术品、家具到文献资料,路易威登基金会展览重现了夏洛特的精彩策展。


五十年代,夏洛特与Jean Prouvé 和柯布西耶一起合作完成巴黎大学城内墨西哥、突尼斯、巴西国际学生公寓的室内设计。夏洛特为这些不过十余平的学生公寓特别设计了云书架,这些结构、色彩变化多端的书架给人灵活、跳跃、活泼之感,且能同时起到储物、装饰、分割空间的功效。多年来,这批书架从学生房间被撬下、取下,在拍卖会上屡屡突破七十万欧元的成交价格,这一点无疑佐证了夏洛特在设计史的重要地位已被承认,但另一方面,设计以高价拍卖给富裕藏家的现实与夏洛特精心设计集体公寓与改善大众生活的初衷相左,更讽刺的是夏洛特在世时,类似家具的销量寥寥无几。


作为独立女设计师、建筑师,她在事业上曾遇到诸多困难,但她对生活和创作满怀热情,就像她说的那样:“我一直培养着一种幸福感,这是我渡过难关的方式”;也是因为这种乐观主义,她能保持初心,并能看到“一切都相互关联:身与心;人与世界;地面与天空”。


1993年日本文化节之际,90岁高龄的夏洛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计了一座茶室。茶室在竹林之中、伞状顶棚之下、清水卵石之上,“在这里,人们可以沉思和梦想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展览打造的这个“夏洛特· 佩里安艺术与精神之旅”便以这座最后的杰作而告终。我们有幸见证、亲历夏洛特打造的新世界,我们还在黄金时代之中。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型特展“Charlotte Perriand : 创造新世界”现场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型特展“Charlotte Perriand : 创造新世界”现场。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型特展“Charlotte Perriand : 创造新世界”现场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型特展“Charlotte Perriand : 创造新世界”现场。


Q :《周末画报》

A :策展人Sébastien Cherruet


Q:在您看来,夏洛特·佩里安如何在作品中展现她的现代主义新视野?

A :策展人Sébastien Cherruet :夏洛特从自己的时代里找到灵感,但她又走在时代之前。要设计一把椅子并不容易,她的椅子不仅是一件家具,更是一个信息,坐在她设计的椅子上,你不再觉得自己是普通中产,你对自我的认定会改变。她的现代主义是一种设计风格,也是一种摆脱传统束缚的精神面貌。


Q :展览名“创造新世界”中的“新世界”究竟指什么?

A :夏洛特曾写道“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制高点吸引着我们”。她在设计史上的重要地位已得到广泛认可,2005年蓬皮杜中心举办了她的个展,MoMA、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等都有收藏她的家具,但此次特展想要展现的夏洛特远超越设计的局限,她的新世界是关于空间、看待世界的角度、女性的位置,以及自然的角色。


Q :您谈到“女性的位置”,那在夏洛特活着的时候,作为女性有没有在推广作品时遇到困难?

A :当时的女性不做建筑师,而是负责选地毯、挑壁纸,夏洛特表示我要证明女人也可以做建筑家,所以她下定决心,并且从柯布西耶那里学习。她后来的预制房屋和滑雪度假村等都证明了女性同样可以成为优秀的建筑家。


Q:夏洛特与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eger之间有什么联系?

A :莱热是位大艺术家,也是她的好朋友,展览不是简单地展几幅他的画,他的作品和夏洛特的作品之间有一种对话。他们的原生艺术(Art brut)体现了两人对自然看法的发展。夏洛特的“年轻男子之家”不是围绕莱热的画进行设计,而是她邀请后者按照她要求的尺寸创作壁画。当时他们不为藏家或博物馆创作,而是为了影响、改变人们看待事物的角度。


Q :夏洛特为日本乃至亚洲的设计师们带去了怎样精神遗产?

A :柳宗理是日本现代主义设计的领军人物,而他就是受到了夏洛特的影响。夏洛特最大的遗产在于她鼓励设计师们回看自己的历史和文化遗产,而不是单纯地模仿西方,当然也不是复制过去,而是以传统为起点进行创新。


撰文— 马君怡 编辑— 刘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