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杨扬:转而行之

杨扬:转而行之

评论
摘要: 继炒币和炒鞋之后,最近炒盲盒突然红了起来。一个不到100块的盲盒炒到3000多块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蕾娜塔·富契科娃为《寻找卡夫卡》一书绘制的插画作品

蕾娜塔·富契科娃为《寻找卡夫卡》一书绘制的插画作品


继炒币和炒鞋之后,最近炒盲盒突然红了起来。一个不到100块的盲盒炒到3000多块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钱当然大家都喜欢。


之前因为做玩偶选题,曾经采访过一个资深玩家—小姑娘长得像AB,但闺房里不见斩男色唇膏也没有名牌包包,目之所及,哪儿哪儿都是有机玻璃透明架子,架子上是一排排的molly pucky、labubu、sonny angel,光着屁股手拉手,整齐划一堪比团体操,连强迫症最严重的处女座也叹为观止。


只要目光扫到架子(很难不扫到啊毕竟三面墙都是架子!),这位玩家能从任何话题立刻无缝切换到玩偶,如数家珍,比如这个帽子是哪一年圣诞节的限定款,比如那个造型是如何费尽周折换来的……其中频频提及的,就是盲盒。


顾名思义,就是买的时候不知道里面是啥,付完钱拆了包装才能看到究竟是家里已经有了十五六个的平常款,还是拼人品摸到了超紧俏的限量款。盲盒说贵不贵,还抵不上一支唇膏;但架不住不停出新款,天长日久也是要吃点土的。但玩的就是开盒子那瞬间的刺激,开完之后开启各种以物换物,乐此不疲。


于是电话这姑娘,想问问突然加入炒军领域的盲盒最近怎么样了。没想到,姑娘开口第一句话:我不玩了。究其原因,竟然也是因为最近的盲盒蹿红。这波投资带节奏,姑娘觉得心爱之物最终沦为炒钱工具,一大帮从前连正眼都不看玩偶的人突然就开始吆喝,一怒之下断舍离。


炒盲盒成了她的小小转折点。


是啊,人生无数转折点,有大有小,有的无足轻重,有的改变命运。而对于艺术家来说,转折点更像是一种契机,给予灵感、激发想法、促发创作——对杜尚来说,转折点是作品在展览上被超现实主义的同行拒绝,5年后,他提着小便器送到军械库展览,从此重新定义“艺术”这个词;对毕加索而言,转折点是因情杀上了新闻的朋友,痛失好友推着他进入蓝色时期,亦成其标志性的风格;而对贝蒂•伍德曼,转折点则是女儿的自杀,于是她手中的陶瓷创作被发展出多种奇特的形式……


很多时候,这些转折点并不令人愉快,不是感情失落,便是亲友故去,人生因此而落下沉重的阴影。无论什么时代,无论什么国度,大凡人生打击,却又如此相似,一如老聃总结的“天地不仁”。只是,艺术家比普通人多了一个出口,悲伤除了逆流成河,还锻造了新的艺术风格,甚至帮助艺术家突破瓶颈,亦或开启了新的潮流……


很难说,如果有选择的权利,艺术家会将硬币抛向哪一面?


编辑、撰文—杨扬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