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评论
摘要: 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让·鲍德里亚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让·鲍德里亚

图集
让·鲍德里亚,《圣克莱芒》,1987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在我们所知的范围内,让·鲍德里亚使用相机记录了如下内容:一盏浸在余晖中的桌灯;一面蓝色的墙;一辆泡在水中的汽车,以及另一辆汽车落在街边水槽里与浮萍杂糅的倒影;一把刚刚被人坐过的椅子;一架青苔斑驳的逃生梯;一尊躺在草丛里的希腊美少年—— 他在哪里遇见了鲍德里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鲍德里亚遇见了他;一对坐在墙角的情侣;一只酒杯中倒映出的巴士底狱;一束季节不明的阳光。


在我们所知的范围内,让·鲍德里亚如此认为摄影:“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因此,鲍德里亚大概不会阻止别人摄影,正如任何人不能阻止任何人找寻一个完美的世界。在鲍德里亚自己的个案中,他在五十二岁那年拿起相机,创造出了这些无关宏旨的图像。对这位哲学家拍摄的作品罗列出诸多溢美之词,我想鲍德里亚本人不会乐意,他甚至还亲自解释了这种非专业性摄影的尊严——“某些图像并非来自摄影术也非来自摄影史,它们来自对物体独有的那种想象”。所以,物体或许在鲍德里亚的镜头中获得了想象力的解放,成为这个足够荒诞、充满异化却又仍然值得托付希望的世界的另一重“实体”。


在整个二十世纪关于消费、物质和革命的历史话语中,让·鲍德里亚隔绝了一切噪音,重新审视了经济加速的步伐,他指出,此时此刻,就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一种由不断增长的物、服务和物质财富所构成的惊人的消费和丰盛现象。它构成了人类自然环境中的一种根本变化”。我们生活在物的时代,“根据它们的节奏和不断替代的现实而生活着”。所以鲍德里亚让镜头对准了满溢的物。一方面,它们的图像通过他被迅速传播、欣赏与分享,走进自我复制的循环当中;另一方面,这些图像的流通(甚至于在当代美术馆中得以展出)则完美诠释了他所言的“拟像”时代:“迪士尼乐园比现实中的美国更真实,而美国也越来越像迪士尼乐园。”


但在这种正在发生的图像历史过程中,是什么消失了?是被物体不断挤压的人的本身,还是物体本来的形象与意义?观众兴致勃勃地前往美术馆观赏、品读和赞叹鲍德里亚拍摄的图像,却将他预言的未来抛诸脑后——在这个信息极度碎片化的新千年,已经没有什么图像值得任何人珍视,而鲍德里亚很可能也不会再拿起相机:“物体的独特存在被终结了,因为可以通过数字技术来构建之。摄影行为的独特瞬间被终结了,因为图像可以立即删除或重构。”当软件压倒了视线(regard),摄影还能称其为摄影吗?或许直至最后,鲍德里亚只能遗憾地问: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展览“消失的技法—— 让• 鲍德里亚的摄影”

时间:8月24日—9月28日

地点:PSA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编辑— Sandra 撰文— 梁霄 图片提供— PSA 设计— Haru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