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评论
摘要: 位于上海的香蕉鱼书店由主理人苏菲与关暐夫妇创立至今,十年来经历了几次实体书店业的起起落落,在不可预知的变化与更新中,他们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断摸索前进,从独立书店、独立出版到如今已主导策划了两届UNFOLD上海艺术书展,始终明确坚持不变的,就是“独立”这件最重要的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无论哪个年代都有怀揣书店梦的人,对于苏菲和关暐来说,香蕉鱼书店正是爱好与工作结合的产物。见证了许多书店的潮起潮落,他们也愈发明白如何让纸质书不被数字浪潮淹没。区别于大部分因梦想而生的小而美书店,香蕉鱼书店相对更专注于“独立”二字, 在他们的书架上找不到常规出版社的批量出版物,因为店主觉得那些书在其他地方也都可以看到,所以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占据绝对主角位置的是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独立出版的小众书刊和精心设计印刷的、不同类型的香蕉鱼自出版物。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香蕉鱼书店内部空间


每家书店都有自己的“性格”,藏在上海普陀区一幢大厦里的香蕉鱼书店位置并不显眼。关暐觉得这样的选址让每个来书店的人都是“特意而为”,为此也必须在书店选品上保持与众不同。在新一轮实体书店向综合性文化与生活方式空间转型的浪潮下,关暐没有选择为书店加入餐饮业态或出售大量设计周边产品,而是以不间断举办分享会、快闪和展览的艺文跨界方式,让更多真心热爱阅读与艺术的人能够来到这里。


在香蕉鱼的办公空间,还有一样特别的“玩具”—一台Risograph印刷机,关暐同时拥有自己的设计印刷品牌“加餐面包”。尽管市面上印刷厂很多,但能达到理想的特定印刷效果的实际上少之又少。而对有兴趣尝试书籍设计制作的人来说,自己决定纸张类别、封面印花形式、书籍装帧手法和细节,亲手使用机器印刷带来的新鲜感,和第一次参加艺术书展的感受不相上下,所以香蕉鱼书店开设了印刷课程,也提供给客户小众印刷的服务,更好地传播印刷工艺的独特魅力。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2019 UNFOLD上海艺术书展现场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在香蕉鱼书店,有来自世界各地独立出版的小众书刊和精心设计印刷的、不同类型的香蕉鱼自出版物


朋友都说苏菲与关暐还是比较内向的人,“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会很喜欢书“,关暐说道,“在当下纸书是一个很离线的东西,所以很多书已较少去承载真正很社会性或反抗性的东西,当你静下心来挑选品味一本书,敲定出版印刷它,书回到了一个去记录的状态,其实还挺难得的,反而显得更纯粹一些。”


Q&A:《周末画报》 X关暐

Q:如今实体书店都在革新,除了书店+出版的模式,你们是否也想要把香蕉鱼打造成一个不止于书的生活方式空间?

A:我们对书店最开始的想法,就像民国时期出版社都驻扎在书店里那样,像做一种文化客厅的形式,其实大家不需要一个只贩售商品的单一功能的空间。我们想过做一些综合业态的东西,像餐厅、咖啡之类,但并不适合。而分享会、快闪、展览之类的事情在我们看来才是和这个空间相一致的,它们能够给读者带来一些新鲜的、想要去了解的东西。


Q:作为书店主理人与独立出版方,是如何甄选发掘独立书刊的?有怎样的内容标准及审美要求?

A:就像很多书店都强调只能由某一个人主理,我们觉得独立书店不像连锁店能把商品量化管理,选书这件事是一种综合的考量,看你到底想要什么样气质的书。我们书店选书的标准会有几条线,这几年可能会比较追平面设计这类,因为插画是一个挺常用的表达方式,平面则有比较新兴的发展,比如一些平面设计师工作以外做的有趣的个人化作品,是以一种设计策划的角度来执行的。也会关注一些不是那么艰深的艺术作品。我们最早是推荐比较多薄薄一本的那种Zine,其实这是一种很有趣的形式,大家会觉得“这也是一本书吗”,我们想告诉大家,这也是一本书。对主题方面没有什么限制,但主题本身是否深入是我们选择的一个点。


Q:UNFOLD上海艺术书展今年已举办了第二届,两年展览现场都非常火热,是如何想要开始这个书展策划并付诸实施的?

A:这就像当时很多人想要去开书店一样,我们到时间觉得会有这样的一个受众群。很多创作者是基于创作的欲望加入到做书领域的,在书展上交流和展示这些作品是一方面,但我们更想通过它,让这些新兴起的出版物能够有更快的成长。


书还是很亲近的事物,像有些艺术书从内容上可以达到类似艺术品的层面,但它也可以从墙上被拿下来,让每个人去翻阅,我觉得这是一种交流。在书籍背后创作者可能有很多想法,如果被放在一个玻璃盒子里,那就没有人会知道。如果放在桌上你就可以翻阅,通过这样的活动吸引不同层面的人加入来现场交流,才能把一些好的东西传达出来。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主理人苏菲与关暐


当然创办书展也有吸取国外书展的经验,我们很少做一些很商业策划的事情,我去了几年东京的艺术书展,置身其中会有一种有序且丰富的感受,是非常好的体验。我们想把书籍设计这块更多地放到年轻人能关注到的领域,而不是只关注一些官方级别的出版物。


Q:在沉迷于低头看手机的数字时代,对纸质书的阅读体验能给人们带来的附加值是什么?

A:书总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让你想要去翻阅,既然它落到纸张这样一个物理层面,我觉得就有必要去探索,一个主题要选择什么样的纸张、印刷、装订。拿在手里,至少跟它所表达的内容质量要在同一层面上。数字化的好处,是像比如手机一个这么小的工具就能存储无数信息,但它能体现出的丰富度还是欠缺的,没有办法把纸张原先的东西直接转化,原本静态媒体的优势、其中好的东西可能就这样消失掉了。


Q:除了以工作标准挑选书籍之外,你私下会有什么样的阅读偏好吗?

A:我比较偏向于建筑空间这类的书,因为觉得建筑是平面设计和产品设计两者中间结合的比较妙的一个点。平面有些东西太快太迅速,消失得也太快了。产品则被复制了太多次,你要去妥协的面也特别多。建筑则好像是处于二者之间。


Q:请为我们推荐几本香蕉鱼书店里近期令你印象较为深刻的读物。

A:书很重要的特质就是能够提供你生活日常以外的遐想,像《WIFIPOET》这本通过收集观展人修改路由器SSID内容所做的现场艺术记录,就提供了这样一个遐想空间;很小的一本插画Zine《Now is The Past》将另一本书《There is No Future》中观看展览时每个人自拍的姿势截取下来,用一本小书的形式单独呈现,很有趣的是这么小一本书的装帧却是像牛津大辞典那样的经典硬面设计;《On The Table》刊登了安西水丸生前没有发表过的作品,是他唯一一本并非为他人配插画而画的书,等等。


编辑— Sandra 撰文— Donald 图片提供—  香蕉鱼书店 设计— 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