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LIKE SOUND,LIKE VISION 如声如画

LIKE SOUND,LIKE VISION 如声如画

评论
摘要: 音乐是最容易共感的艺术形式。我无法描述清楚音乐究竟有怎样巨大的魔力—它在发生时完全无形,却能如红丝绒般将你包裹,如倾盆雨般将你洗涤,如飓风暴般将你击碎;它像一双掏空你的手,像一把刺穿你的刀,像一罐沐浴你的蜜。一首曲调,一段旋律,一句歌词,能凿穿磐石、掀起巨浪,也能轻抚绿叶、扫过脸庞。这股难以量化的存在仿佛亘古的巫术,美人鱼的吟唱般轻而易举就能迷倒所有人。电影是最与之接近的普世情怀介质。当二者碰撞,火花根本难以想象:艺术家们以“声”和“画”来叙述故事,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暴露给世人,用最真诚无邪的姿态捧出滚烫的心,演绎灼人的命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动听的故事影像里,音乐是良药是救赎,是绝望之人眼里的光、希望的火,是生的归属、死的征途。只要歌声不绝,我们就不会停下舞蹈,我们的梦就不会戛然而止。这一点,Viktor Tsoy十分清楚。知会一下任何不认识他的人,Viktor Tsoy毫无疑问是苏联历史上最伟大的摇滚乐手,潜移默化地映射和改变着一代又一代东欧青年的生活。他的故事则来自2018年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夏》(Leto)一开场,演出就在悄然进行着:1980年代列宁格勒的地下俱乐部,观众们一言不发地坐在台下,没有人敢大声喧嚷,这全然不像一个摇滚音乐会现场;说着俄语的男孩子女孩子们无声地哼唱着,脚底下打着节拍却静得与台上即将爆发的躁动形成巨大反差。看上去宛如政协会议般的环境下,自由却难以抑制地迸出,歌者在释放,听者在受洗。黑白的镜头之中,如水的日子携着跳跃的音符和北方的凉意,走进了夏天的欧洲大陆,在戛纳电影节大放异彩。墨镜和披头士发型,为潇潇的海水涂上了他们自己的颜色;超现实主义的表现力,赞唱着他们用热血谱写的后现代情歌。这些歌,不只是歌曲,更是革命的武器,是撕破强权幕布的利刃;所有的压抑和沉闷,抵不上年轻的爱与失落。冲动和勇气该是他们的主题,他们便不会辜负这上好的年华景致。摇滚是反叛,是憧憬,是一颗不羁的心。时代的滚滚车轮踩着他们拨弦击鼓的节奏轰隆向前,一把吉他足以化作喊话的喇叭,对着白线那头大声呼号,拒绝这一切就是在拒绝自己的未来,再极端的权力也无法阻止新世界的降临。


LIKE SOUND,LIKE VISION 如声如画

电影《夏》(Leto)剧照


《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几乎是此前的颁奖季最热门的片子,绝美爱情和悲惨陨落的血泪书写让每一个人都动容无比—不管是Gaga太迷人还是故事太狗血,这部电影中的音乐和爱是每个做音乐的人都懂的:最开始,一首偶然的歌在他们之间搭起了桥梁;故事的最后,她用一首歌缅怀他们的过去。试问谁不会爱上那个趴在地下变装酒吧的吧台上唱着La Vie En Rose的Gaga?她的眼里情愫流转,每一句歌词都仿佛是对着他心尖而吟的,他的沦陷是必然,他们的爱是注定。他们在停车场谈天说地,他们在床笫间翻云覆雨,他们在钢琴前无所拘束,他们有音乐,他们有彼此,他们拥有全世界。男人的事业时过境迁,女人的事业尚难起步,但当两人的歌喉重叠,他们便是最耀眼的明星档,能谱出最为惊世的旋律。音符是他们爱情的具象化,从新生再到毁灭,唯有音符没有变;最为失落无光的日子里,只有音符敢与酒精碰撞,最终没有拯救他的,却也给了她以念想和希望。作为一个传奇的虚构故事,我相信《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震撼了所有人,就像歌声撼动了男女主角的人生一样,最后我们只有听着那首歌,才觉得有资格怀念,才能完整地为影片作结,为这个伟大悲剧的再次演绎画上不朽的句点。


同样惊人的故事发生在《光之声》(Vox Lux),在多年前见识过Natalie Portman演出《黑天鹅》Black Swan时小小身躯可散发出的庞大能量后,极端艺术家的故事,再次于她指掌间上演。在这部电影里,一切都变了味道—音乐是女主角禁锢的证明,与此同时,很怪奇的,音乐也是她自由的唯一释放;歌声是她的欢愉,也是她的苦痛,歌声为她带来了辉煌,也带来了毁灭。她的一生被音符成就又囚禁,那歌声宛若一根无限延长的松紧带,死死环住她的颈项,让她背负着所有的拉力向前俯冲,却在几欲突破之时迟迟无法挣脱。曾经让她活在梦境中的音乐,如今,都是罪恶的梦魇。音乐不只能表达幸福快乐,音乐也可能是恐惧的阴影……在她跌宕起伏的破碎人生和光怪陆离的诡异梦境里,她分不清音乐是她的指引还是她的锁链;终究有一天,她会跌进迷幻的漩涡,消失在闪烁的假象中,而到那时,音乐仍会如期奏响,化身祭奠她的篇章。


LIKE SOUND,LIKE VISION 如声如画

《光之声》(Vox Lux)


LIKE SOUND,LIKE VISION 如声如画

《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


真实的故事讲起来便少了些暗黑,皇后乐队的死忠们终于等来一部主唱传记时,《波西米亚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也注定要横扫大牌奖项、名垂青史。多数情况下,音乐就是如此单纯的东西:它让你在脏乱差的当地酒吧感受到站在温布利才能感受到的震撼,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的混血男孩,没有出众的长相,没有惊人的魄力,唯有一把好嗓子—这就够了。他是异类,他是蠢货,他被叫过的名号数不胜数;后来无人不知晓的Freddie Mercury当年被所有人瞧不起,却在小而旧的舞台后门,一辆破破烂烂的拖车背后,转过身随意开了下嗓,下一秒就成为了全世界摇滚史最伟大乐队之一的中坚力量。等到真正站在温布利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想着办法证明自己的不起眼的男孩,此时他能震撼到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这个星球上的数亿人群。世界的不公从来不会压倒音乐本身的公正性和决定性,他的动人歌喉决定了他是天生巨星—不只是因为Freddie Mercury这个名字,不只是因为他有多敢将自我展示世人,虽然这些确实令他迷人无比也成为无数人的信仰;但Freddie的歌声无可比拟,他的音乐里所诉说的情绪和故事是多少同种心境之下人们的声音,所以他成为了太阳成为了日光,所以在他走后近二十年,仍有亿万歌迷在全世界的体育场用他的名字撼天动地,仍有他的影像投射在地球各个角落的舞台,仍有他的电影爆红和爱他的人举着奥斯卡金像奖在闪光灯下眼含热泪说,“this is for you, you beautiful man”。


相比之下,《火箭人》(Rocketman)简直显得有点可爱,并也同样真挚动情到让人心碎。Elton John的传记片跟他本人的画风高度契合,毕竟男主角Taron Egerton由他亲自调教,整部电影像一场大型音乐剧,热闹华丽有腔调;Elton John的每一首歌都是他的少男心思,他的音乐里全是美好,彩虹小马和棉花糖,小小的舞者在卡通唱机上转圈。他像一个现代凡·高,即便受过欺压霸凌,看到的世界仍然是彩色的;但不同的是,他真的得到过许许多多的爱—这些爱,让整部电影都充满温暖,让他的音乐也溢出粉红泡泡。他的歌曲里没什么阴郁元素,也谈不上大彻大悟,最多的就是奇妙的乌托邦,美丽的人们和幸福的世界……他不是没有眼泪,不是没有委屈和痛苦挣扎,但他的艺术只为给世人减轻痛苦而生,他像圣人像仙子,却完全不摆救世姿态,只想活得骄傲漂亮;至于反对的声音,他仿佛一直在用事业说明:对我有怨恨的人,听听我的歌,希望你们的心情也能变好。


音乐可以拥有太多太多意义—这早已不消我来多说。电影中的音乐人所感受到的一切煎熬和洗涤,我们即便作为听者观者,也不会有任何感知困难:我们作为人类,太想时时刻刻以尽可能的所有方式来感怀了,没有什么比音乐更直接、更迅速、更精准地刻画普世奥义,你在房间角落的一声轻哼,就有地球那头的某人与你共食此厢心境,和你发出同样的叹息,对着鸟鸣和空气露出一致弧度的微笑。我们该想想这是多神奇的事。


去听去看吧,这是作为我们这个物种可以轻易做到的最伟大的事情。无人为你设限,于音乐来说一切都是无限宽广的—我们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我们的欣喜若狂和爱欲流淌,全都有前人写过的歌词覆盖,全都在等你未来的创造抒怀。


所以,永远记住,歌声不绝。


撰文—Yorkshire Viking 编辑—冯婧怡 设计—鱼鳍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