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舞池映像记

舞池映像记

评论
摘要: 1977年,约翰·屈伏塔在电影《 周末夜狂热》里一身白西装站在旋转灯球下单手指天的造型,让全世界对迪斯科有了实体化感知。此后,飞机头、喇叭裤、亮片、霓虹,还有霹雳舞,都成为迪斯科最明显的标签。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迪斯科不仅是一种音乐风格,更是一种全方位的体验。除了音乐和节拍,它还有舞蹈、灯光、服装,共同营造出一种迷幻又迷人的场景。对于1990年代的中国人来说,它还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无论是贾樟柯的《江湖儿女》还是王小帅的《地久天长》,任何描绘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电影都不会少了迪斯科舞厅。进入电音舞曲盛行的二十一世纪,有人说迪斯科死了,事实上,它只是融进大众文化的血管里,青春不死,律动不止。


《周末夜狂热》

《周末夜狂热》这部1977年席卷全美的电影,把迪斯科文化真正推向了主流世界。


描绘中国那个年代流行文化风潮的电影都不会少了迪斯科舞厅

无论是贾樟柯的《江湖儿女》还是王小帅的《地久天长》,

描绘中国那个年代流行文化风潮的电影都不会少了迪斯科舞厅。


何以解忧,唯有跳舞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任何一部电影比《周末夜狂热》更能诠释“什么是迪斯科”。正是这部1977年席卷全美的电影,把迪斯科文化真正推向了主流世界。当年还是新人小鲜肉的约翰·屈伏塔,在片中饰演一名19岁的纽约布鲁克林区青年Tony,白天在五金店打工,而每到周六晚上,他摇身一变就是舞厅里最耀眼的大长腿“舞王”。虽然经常被划归为歌舞片,但《周末夜狂热》中关于青春、阶级、友情、爱情的讨论,就算放在剧情片里也并不逊色,甚至有人把它与《猜火车》作比,称之为1970年代最被低估的电影之一。


意大利移民家庭出身的男主角,受困于家庭、阶级与无处发泄的荷尔蒙所带来的迷惘之中,一边是混乱的友情,一边是求而不得的爱情,唯有跳舞,是他躁动青春中的一盏明灯。影片不仅让约翰·屈伏塔一夜爆红,拿到奥斯卡、金球奖在内的多项重磅提名,片中他骚气十足的飞机头、红衬衫、喇叭裤、男士高跟鞋等造型,更成为街头年轻人争相追捧的最in 时尚。另外,由澳洲流行组合Bee Gees 打造的电影音乐,曾长时间占据史上最畅销电影原声唱片宝座,其中《Stayin’ Alive》《Night Fever》等迪斯科金曲至今你还能经常听到。


伟大,有趣,永不消亡

对于1970年代的纽约人来说,Studio 54是夜生活的天堂。这家存在了仅33个月的俱乐部,聚集了全纽约甚至全世界最潮、最疯、最传奇的人物。惠特·斯蒂尔曼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供职于报社的他,每天凌晨两点下班,穿着他爸爸的蓝色手工西装,和无数慕名而来的年轻人一样想方设法挤进 Studio 54的大门。门内他可能遇见的,除了著名夜店女王、当时还是滚石主唱 Mick Jagger 老婆的Bianca Jagger,还有波普大师Andy Warhol、英国歌神Elton John、时装设计师Calvin Klein以及尚且年轻的Michael Jackson等。


后来成为电影导演的惠特·斯蒂尔曼,在他“都市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拍了怀念他这段蹦迪时代的《最后的迪斯科》。和惠特·斯蒂尔曼的其他“知识分子话痨片”一样,《最后的迪斯科》关注的仍然是一群20多岁、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讲述他们在俱乐部里寻找爱情和精神寄托的故事。影片对女性之间互相依赖又互相伤害的“姐妹关系”刻画得入木三分,科洛·塞维尼和凯特·贝金赛尔双双贡献了她们职业生涯的最佳表现。


导演对迪斯科时代的热爱与眷念贯穿全片,借由片中角色之口,惠特·斯蒂尔曼说出了他的宣言——“迪斯科永远不会消亡,它将永远活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脑子里和心中……迪斯科是那么伟大,那么有趣,它不会永远消失,它总有一天会回来,我只希望到时候我们还活着。”


《银河护卫队》中的音乐

《银河护卫队》中的音乐,从杰克逊五人组到大卫·鲍伊,从红骨头乐队到10cc,

强劲节拍与宇宙科幻的结合,让人想起1970年代稍纵即逝的“宇宙迪斯科”。


惠特·斯蒂尔曼

惠特·斯蒂尔曼在他“都市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拍了怀念他1970年代纽约蹦迪时代的《最后的迪斯科》。


锐舞到太空

进入21世纪,迪斯科可能没有像斯蒂尔曼期待的那样“复活”,却以别样的形式融入到电子舞曲与大众文化之中。在《银河护卫队》之前,很难想象会有超级英雄唱着“Come And Get Your Love”蹦蹦跳跳地登场,而这一名场面还在今年的《复仇者联盟4》里又上演了一遍无配乐尬舞版,可见是有多受欢迎。


星爵的宝贝随身听里,囊括了1970至1980年代的各种热门劲歌金曲,从杰克逊五人组到大卫·鲍伊,从红骨头乐队到10cc,风格不尽相同,但都很适合蹦迪。这种强劲节拍与宇宙科幻的结合,让人不禁想起1970年代稍纵即逝的“宇宙迪斯科” —这一风格起源自迪斯科版本的《星球大战》主题曲,它曾是1977年的最热单曲,连续两周蝉联冠军。


外星人也爱派对

准确来说,《派对搭讪秘诀》的核心应该是朋克—朋克大战外星人。然而脑洞大开的剧情与欢脱的表演,让电影洋溢着一种蹦迪治大病的青春乐观精神。这种仿佛嗑嗨的科幻神棍片,讨厌的人忍不过半小时,但如果恰好对上电波,绝对超出预期。


电影改编自奇幻小说家尼尔· 盖曼的同名短篇小说,讲述1977年的伦敦郊区,三个痴迷朋克的大男孩,误入一场外星人的派对,爱上外星女孩,经历了一场怪诞又冒着粉红泡泡的冒险。值得一提的是,影片除了演员阵容强大,服装道具打光都特别讲究,把人一键拉回1970年代。艾丽·范宁好像天生就特别适合仙女、外星人这种古灵精怪的角色,妮可·基德曼摇身一变成为银发爆炸头地下朋克女王,拿过托尼奖的新人男主艾利克斯·夏普自带英伦宅男蠢萌气场。虽然本质上还是一部中二气息满满的青春片,但迷幻怪诞又欢乐的气氛很能增加好感度。结尾字幕“本片拍摄中没有任何外星人受伤”,足见导演约翰·卡梅隆·米切尔不但有才华,还很可爱。


《低俗小说》中著名的斗舞片段

《低俗小说》中著名的斗舞片段。


在高潮中体验死亡

“死亡是一种独特的体验。”于是,加斯帕·诺通过42分钟的长镜头,让观众好好体验了一把迷幻致死的感觉。这部在去年戛纳电影节名声大噪的电影,就像片名一样极富争议。有些人嗨爆,也有些人反胃。电影取材自真实事件,然而要比现实疯魔残酷许多。1996年的法国隆冬,一幢郊区的建筑内,24人的舞团在排练后的派对上被集体下药,陷入超现实的癫狂之中。在密闭的空间里,酒精、毒品、暴力、群交、流产、死亡,极端事件不断升级。坐在大屏幕前的观众,眼前是血一般的红光、迷幻的色调、乱晃的镜头,耳朵里是无尽的电音、歇斯底里的嘶吼,名为高潮,更不如说是一场人间炼狱。


无论能否接受《高潮》带来的“生理不适”,都无法否定这部电影多方面的“独特”。加斯帕·诺自称电影关注更多的是恐惧对人们的影响,而不是药物滥用。不仅观感独特,这部电影的整个制作周期还非常短,导演仅用了四个星期构思和预制,在一所废弃的学校里15天拍完。演员除了索菲亚·波多拉之外都是没有表演经验的舞者,也没有彩排,只预设场景让演员即兴发挥。包括第一幕令人惊艳的众舞者斗舞,编舞也没有进行过排练,而是拍摄了16次,最后选了倒数第二次,可谓很有即兴“蹦迪”精神了!


编辑— Sandra 撰文— 阿作 设计— Emma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