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越简单,越快乐

越简单,越快乐

评论
摘要: Disco,在法语中原本指“供人跳舞的舞厅”, 后指某类旋律简单、节奏强烈、适合扭动躯体的歌曲逐渐发展成为的一种新兴的音乐风格。相比摇滚乐强调信仰和自由,民谣讲究追寻理想和自我探寻,Disco的精神可谓直接、简单到近乎空洞——追求短暂、“廉价”的快乐,只活在当下舞动的瞬间。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Disco,在法语中原本指“供人跳舞的舞厅”, 后指某类旋律简单、节奏强烈、适合扭动躯体的歌曲逐渐发展成为的一种新兴的音乐风格。相比摇滚乐强调信仰和自由,民谣讲究追寻理想和自我探寻,Disco的精神可谓直接、简单到近乎空洞——追求短暂、“廉价”的快乐,只活在当下舞动的瞬间。


谁也无法说清楚,到底是热烈动感的音乐还是简单直白的精神内核,更为精准地击中了当年正处于剧烈的社会变革中的中国年轻人的内心。1980年代,Disco经香港、广东地区向内陆方向蔓延,并很快席卷了整个中国。一时间,蹦迪变成了“弄潮儿”唯一指定运动。街头巷尾到处是穿着蝙蝠花衬衫、牛仔喇叭裤、松糕鞋、扛着硕大的录音机、蹦着“野迪”的年轻男女。


演唱会上庞宽在唱《艾瑞巴迪》

演唱会上庞宽在唱《艾瑞巴迪》时,换上了皇后乐队主唱Freddie

在Live Aid 上穿的同款背心并粘上了胡子,摄影/ 刘小诚


1980年代恰逢“迪斯科女王”张蔷出道,那个时候内地的流行乐坛正有无数新星冉冉升起,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她一样—— 一出道就已经是巅峰。


1960年代生人的张蔷,个人成长史和社会改革开放的进程保持了高度的同步。青春期的张蔷,幸运地接触到大量欧美音乐,Cyndi Lauper、Michael Jackson 等欧美巨星都是那时候张蔷的偶像,她模仿这些唱片里巨星唱歌时的腔调、转音,也模仿他们专辑封面先锋时髦的打扮,成为1980年代初北京最时髦的年轻人里的一员。


1985年,18岁的张蔷发布第一张个人专辑,第二年被《时代周刊》列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女歌手”之一。出道两年,发行15个人专辑,发行数量超过2000万张。带有某种特别的“电流质感”的野猫一样的嗓音,动感摩登的形象,使张蔷在1980年代中国大陆的流行歌手中独树一帜。《爱你在心口难开》《我一见你就笑》《潇洒地走》《害羞的女孩》《请留下来》《好好爱我》等脍炙人口的歌曲,如同一阵旋风刮遍了整个中国。


红透半边天的张蔷,却在1987年选择激流勇退,远赴澳大利亚。两年后,张蔷回国了。而短短两年,国内的变化却大得让张蔷目瞪口呆,且不说一座座高楼大厦平地而起,音乐环境更和她离开时大相径庭,西北风、校园民谣、地下摇滚接踵而来,出国前很火的Disco不再流行。


等到复古Disco再度回潮,已经是2013年的事情了。经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的推荐,张蔷与新裤子乐队合作了全新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专辑将复古与前卫融合,形成了一种异常“摩登”的风格,新鲜有趣得恰到好处,这张专辑为张蔷圈粉了无数年轻歌迷。


2019年3月新裤子的工体演唱会,新裤子与张蔷合作演出

2019年3月新裤子的工体演唱会,新裤子与张蔷合作演出时

将整个现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迪斯科舞厅,摄影/ 山羊


2019年3月新裤子的工体演唱会,新裤子与张蔷合作演出

2019年3月新裤子的工体演唱会,新裤子与张蔷合作演出时

将整个现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迪斯科舞厅,摄影/ 山羊


在最近大热综艺《乐队的夏天》中,新裤子乐队还演唱了该专辑的主打歌《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与张蔷更为女性化的演绎不同,新裤子的演唱更多了一股“飒”劲儿和不羁,张蔷不止一次调侃过新裤子乐队的主唱彭磊“太能闹”。


和张蔷一样,新裤子的核心人物彭磊、庞宽,都是正经的“北京土著”,他们身上都有着特别正的“北京范儿”:简单、直接、又飒又爽。


而你很难在音乐性上定义新裤子乐队。在《乐队的夏天》中,主唱彭磊面对评委关于音乐类型的询问,给出过这样的“官方回答”:“乐队最初是一个朋克乐队,然后转向新浪潮,搞过“土摇”,到后来发现音乐形式其实是外在的,真正让人感动的还是你在音乐里表达的真实的情感。”


在人人都对流行趋势从善如流的音乐市场上,新裤子乐队一向不那么“聪明”,他们总是那么“不恰当”地走在“潮流”前面,总是跟“流行”有着一步之遥——当摇滚乐还“上不了台面”时,他们玩儿朋克;当朋克成为流行前沿,他们开始探索起电子乐;当电子乐成了“先锋”的代名词,他们蹦起了“又土又俗”的Disco。


2006年,新裤子乐队发行了第四张专辑《龙虎人丹》,后来打动张蔷、促成合作的那首《Bye Bye Disco》正是出自这张专辑。


新裤子乐队用时髦的装束和北京市井草根文化混搭,用一种土酷和幽默来诠释复古。主张自我的歌词,轻快自由的旋律,他们的音乐就像病毒一样在年轻人群体中蔓延开来。就像20多年前,张蔷带来的Disco旋风一样,新裤子乐队的Disco也席卷了新时代的年轻人,无论是大街小巷、迪厅Club、还是音乐节现场,都能看见一群时髦的青年沉浸于其中。


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一举夺得2014年度华语金曲奖“十大华语唱片奖”之际,在中国重新掀起了一股复古浪潮。这股浪潮甚至跟随着新裤子的演出,蔓延到了国外;登上过世界知名的Coachella 音乐节的新裤子乐队,被国外媒体盛赞为“中国最时髦的乐队”。


摩登天空举办的复古趴现场,张蔷与新裤子乐队的Disco 席卷了新时代年轻人

摩登天空举办的复古趴现场,张蔷与新裤子乐队的Disco 席卷了新时代年轻人,

影响了当下时髦青年的派对潮流,摄影/ 陈翔


同为“Disco的活体代名词”的张蔷和庞宽、彭磊之间,有着某种奇妙的和谐,或者说,他们把自己对1980年代舞曲的喜爱和对逝去年代的幻想,全部通过歌曲投射到了张蔷身上。


2017年,庞宽再次操刀为张蔷制作了新专辑《北京女孩》,新专辑的音乐制作上乘,多元性和琅琅上口的流畅旋律为整张专辑添色不少。而张蔷独特的嗓音,更仿佛赋予了《两室一厅》《弹吉他的少年》《你还记得那个电影演员吗》《夜猫》等歌曲全新的生命和诠释。甚至可以说,无论张蔷唱什么,只要一张口,听起来都是Disco……


新专辑的首唱会选在北京场地最大的Live house 糖果俱乐部,当晚可容纳上千人的场地人满为患。庞宽、彭磊、马赛克乐队、贰贝勒·木森等重磅嘉宾悉数到场。张蔷顶着标志性的爆炸头、身穿闪闪发光的亮片紧身裙,在舞台上随着节拍舞动身体,摇曳生姿。舞台上的张蔷,仿佛化身为一个时代的符号,象征着Disco的过去与现在,也许,也象征着某种永恒。


张蔷觉得迪斯科是一种年轻的情绪,一种快乐的声音。小提琴是她的音乐入门,让她对音乐有了直观的触感,但是她很庆幸自己的“半途而废”:“我的古典音乐没走太深,没走进悲悯的情绪中。”张蔷坚定地认为,做音乐不能是麻木冷血的,必须很阳光、很直接,尤其是做Disco。她喜欢把自己的性格比作“火锅”,热情奔放、“没那么多想法”;做人如是,做音乐也如是,“我张嘴就是它,也是很直白的一种表白”。


越简单,越快乐。也许这就是Disco的奥义,也是人生最简单却也最艰深的奥义。


编辑— Sandra 撰文— Mandy 设计—YOK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