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艺术霹雳派对

艺术霹雳派对

评论
摘要: 二战结束后的某一天,在美国纽约州的一个孤儿院里,David Mancuso和20多个孩子聚在一起,期待着修女Alica为他们准备的派对。房间内已被五彩的气球所装饰,桌子上有一个唱片播放器和一堆唱片,当音乐响起,对小Mancuso来说,这或是童年最大的乐趣与安慰。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970年代迪斯科场景

1970年代迪斯科场景


二战结束后的某一天,在美国纽约州的一个孤儿院里,David Mancuso和20多个孩子聚在一起,期待着修女Alica为他们准备的派对。房间内已被五彩的气球所装饰,桌子上有一个唱片播放器和一堆唱片,当音乐响起,对小Mancuso来说,这或是童年最大的乐趣与安慰。多年后在1970年的情人节,一间位于纽约的厂房内同样充满了气球,闪耀迪斯科球照耀着房间,一场名为“爱拯救了今天”的派对正于此进行。这次,Mancuso成了派对的举办人,他邀请了自己的邻居还有一些当时属于“不受欢迎的人” —同性恋者、有色人种、社会边缘化人群,等等。从午夜至凌晨点,一切差异都被暂且搁置,在音乐的带动下,每个人都聚集在舞池中尽情摇摆。


Mancuso 的派对是一个关于“和平、爱和多元化”美好又放浪的梦,亦标志着1970年代Disco文化的开始。之后,随着电影《周末夜狂热》(1977)的上映,这个一触即发的亚文化瞬间走向主流。Disco的精神可谓直接、简单到近乎空洞—追求短暂、“廉价”的快乐,只活在当下舞动的瞬间。热烈的动感刺激的不仅是舞动的神经,更发展出一个万花筒般的精神世界。遍布世界的迪斯科舞厅,是享乐主义游乐场,也是先锋艺术的聚集地。在俱乐部文化中,艺术家岂能缺席?


本期专题我们从艺术、音乐、建筑等方面为读者带来Disco球下艺术的狂欢。站在传奇艺术家费利克斯·冈萨雷斯的“糖果”装置前,你会看到他爱到浓时便在美术馆的角落撒起了色彩缤纷的糖果,糖果被堆起,正好是爱人身体的重量。观者可选取糖果食用,当甜蜜在口齿中散开,更激发了内心的那份躁动不安。流行文化中的迪斯科元素更是一路高歌直至今日几成最“时髦”之选择。无论《银河护卫队》《头号玩家》《火星救援》还是《夏洛克》,来自于1970年代的迪斯科舞曲都刷出了极强的存在感。矶崎新受邀为纽约Palladium迪斯科舞厅设计室内,巨型的正交网格嵌入空间内部,带着灯箱、堆叠起来的盒子框出了中央舞台,在原先的古典剧院建筑内做出一个充满挑衅的空间整体……


然而,伴随着芝加哥的“迪斯科摧毁之夜”和艾滋危机的推波助澜,属于迪斯科华丽且堕落的时代早已落下了帷幕,在飞速变化的文化中,它是否可以保持经久不衰?令人欣慰的是,年轻的艺术家们,如Daft Punk、陈维、高嘉丰等在这个时代的语境中的创作使Disco显得更雅致、华丽,重新焕发出前卫感。但对多数人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只能被归结于怀旧和情怀。


写到这里,耳机里传来张蔷唱的《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这首有点伤感、描写时过境迁的歌经由张蔷嗲又热情飞扬的嗓子一唱,反倒多了几分迷醉。这位曾红极一时的“迪斯科女王”说过:“是歌星都要滚下台,人生没必要太辉煌。” 辉煌总会落幕,狂欢终将散场,不如活在当下,今宵有迪今宵蹦。


编辑、撰文— Echo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