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游走在“发梦”过程中

游走在“发梦”过程中

评论
摘要: “我时常发梦吗?很少,我的画便是我的梦。”艺术家陈福善说。于是,我们看到了他笔下一个色彩斑澜,荒诞离奇的世界。海底生物在天空中游荡,各种动物、人物形象又与山水彼此交叠,融为一体。没有背负太多传统的包袱,他自由地创作着,在作品中,似乎可以窥见毕加索,波洛克的影响,又透露出传统中国山水布局。他一直在变化,一切主义、流派既不沉重亦无隔阂,自成一派。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时常发梦吗?很少,我的画便是我的梦。”艺术家陈福善说。于是,我们看到了他笔下一个色彩斑澜,荒诞离奇的世界。海底生物在天空中游荡,各种动物、人物形象又与山水彼此交叠,融为一体。没有背负太多传统的包袱,他自由地创作着,在作品中,似乎可以窥见毕加索,波洛克的影响,又透露出传统中国山水布局。他一直在变化,一切主义、流派既不沉重亦无隔阂,自成一派。


图集
陈福善,《无题》,1987,布面丙烯,98×130cm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陈福善”正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开。此次展览为艺术家陈福善近年来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回顾展览,展览以艺术家不同时期的创作(早年写实期、转型探索期、风格成熟期)为线索,完整地梳理了陈福善各时期的风景、人物、抽象、拼贴等百余件作品,向观众呈现艺术家富于变化,不拘一格的艺术创作。


陈福善原籍广东,1905年于巴拿马出生,五岁时随家人移居香港。他自小热爱艺术,却从未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在学习海外函授课程、翻阅外文艺术杂志、参加艺术协会及文化活动、撰写艺术评论等各领域多维度耕耘,最终摸索出了独特的创作之道。陈福善的外孙女林慧静回忆起外公是个欢乐的人,也是一个努力的香港人,努力学语言、努力看外国邮购回来的画册,努力看书写书。小时候给外公做模特时,每次一走到电梯门就听到外公在放的音乐,晚上看电视是外公最期待的时候,后来陈福善很少旅行外出,他的很多题材灵感都来自于电视。陈福善作画有三个重要元素:题材,气氛和情绪。他从环境中得到题材;在家画画,必须要有音乐的气氛,若情绪不对宁愿不画。


本次展览将陈福善的艺术生涯分为三个时期。早年写实时代(早期至1950年代),他的绘画创作以写实风格的水彩和油画风景为主,他时常在郊外写生,透过画笔生动地记录了香港当时的自然环境。1947年,陈福善、李秉和余本举办了三人联展,进一步推进了西方艺术思潮的盛行。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香港经历了迅猛的城市化变迁与现代化发展。而信息发展与国际交流,让西方现代艺术涌入香港艺术圈。香港随即开展了“现代艺术运动”及“新水墨运动”,多个艺术团体应运而生,专业的艺术教育课程与学院也纷纷成立。面对时代与社会的剧变,陈福善亦开始寻求“变”,他相信“时代的转变,也需要适当的艺术演变来配合这个不断转变的时代”。同时,“真正有创作的艺术家是在不断地去找寻新的路线去演变。”于是,他毅然决然地摒弃了写实风格,转向了对立体、抽象、超现实主义等风格的探索,并积极尝试了拼贴、喷枪画、泼彩等技法媒材的实验。


时间转至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陈福善的绘画观念与风格形成,他脱离了既定的思维以及技法材料的藩篱,在潜意识领域表达了自己对于周遭世界及人生境遇的领悟。他擅长用水墨这种轻盈的材料创作出自成天地、光怪陆离、气韵生动的图像世界。此次展览将展出陈福善风格成熟期的近90件作品,并根据题材划分为“幻想的家园”、“香港众生多棱镜”,以及“抽象幻觉”。


“幻想的家园”,是陈福善以潜意识的作画方式描绘的斑斓幻想,反映了他渴望抽离复杂躁动的现实状态,并试图在梦幻中谋求一片宁静之地。“香港众生多棱镜”则是陈福善以下意识的状态勾画的香港众生相,展现了香港这个华洋杂处的商埠在百年剧变下的文化心理状况。这些作品可能是他绘画中最晦涩而又最富魅力的部分。“抽象幻觉”是陈福善在晚年以丙烯创作的抽象风格作品,色彩明快、线条流畅、富于变化,折射了一种对繁复具象的逃逸,表达了陈福善对于艺术的创作想象,以及对于人生的心理期待。这些晚年的创作似乎能回应陈福善在创作初期所谈及的艺术定义——意识或情绪的表达。


在横跨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中,陈福善其人及作品无疑是“香港精神”的代表。他为人风趣幽默,热爱音乐、舞蹈、聚会。他的作品包罗了世间奥妙,既有市井生活、山水百兽,亦有音乐韵律、梦魇幻觉,更透露出一种身处万变之下仍能保持乐观的精神状态。“就香港艺术史来说,陈福善肯定是最有代表性的。这次展览根据他个人艺术创作阶段分为了三个时期,但正好这三个时期就是香港发展的重大时期。第一个是香港的殖民主义时期;第二个是香港的后殖民时期,香港从殖民城市转变为一个国际大都市,整个时代的转型期也正是陈福善个人转折实验探索阶段;第三个当他到达创作成熟期,香港已经变为国际大都市。香港的时代转型完成,陈福善的个人转型也完成。他后期反映的就是新香港,他的作品里有怀旧的感觉,但有对新的香港的认识,各种梦幻的,反思的,批判的,都能在其中看到,这是我觉得陈福善作品很有意思的一点。”策展人沈揆说。


编辑— Echo 撰文— 横竖横 图片提供—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