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是终点也是起点

是终点也是起点

评论
摘要: 熙熙攘攘的成都老城街巷里,一场充满趣味与好奇的设计展正徐徐铺陈开来。活力与悠闲、柔软与强韧,明亮与阴暗,爱马仕petit h 展上一件件鲜明率性的作品与富有戏剧张力的成都巷隅相得益彰。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为这次展览打造空间设计的是来自上海的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Hu Design and Research Office),它的创始人是一对建筑师伉俪郭锡恩先生(Lyndon Neri)和胡如珊女士(Rossana Hu)。“和其他的大都市不同,成都的城市氛围更休闲轻松,人与人的距离更亲近随和,他们以一种更自在怡然的态度缓慢生活着,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创作灵感,我相信这也是爱马仕选择在这样一座城市举办petit h 展售的原因。”郭锡恩说道。如恩从传统皮影戏中获取灵感,通过纸、竹和砖等元素在有限的空间里构建出无限的老城遐思:庞大而慵懒的大熊猫由皮革缝制而成,悠然地展示着胖乎乎的身体;细致打孔的砖块添上手柄,可作门档使用。


petit h 由 Pascale Mussard 女士于 2010 年创立,自 2018 年起由 Godefroy de Virieu先生担任创意总监。它独辟蹊径,创作手法逆向而行,不因循既定创意或设计,而是采用爱马仕剩余的边裁料,通过手工技艺和巧妙创意以各种方式即兴组合,创造出率性自由且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


一颗西装纽扣配上软木,随意地塞在玻璃瓶口,再加一些皮革,就成了别具风格的玻璃盐罐;一段白蜡木和小公牛皮,再加上一对马镫、镀钯金属和棉制吊绳,就变身为了一把罗曼蒂克的秋千。他人的终点便是 petit h的起点。每件作品的渊源不尽相同,但始终立足于爱马仕各产品部类不再使用的材料。它们或许是剩下的皮革、真丝、水晶,也可能是多余的陶瓷、马鬃、金属,通过加工、结合、调整、组装,将原本各不相同、互不相容的造型、纹理、色彩与材质融合,从而诞生为别具一格的艺术作品。“我们非常喜欢petit h 所呈现出的理念。”胡如珊说。“它使弃若敝屣的材料重获新生,让材料和创意通过全新的形式发挥用途,是一种探寻物之本意的信念。” 而petit h 的精神内涵也恰巧暗合了某些建筑学理念,给这对建筑师夫妇以很大启发。“修复型怀旧(restorative nostalgia)和反思型怀旧(reflective nostalgia),是郭锡恩和胡如珊一直在思考的建筑学课题,特别是在飞速发展、新旧建筑更替的中国城市中,这一思考显然更有其现实意义。“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看到城市里的老建筑不停地被拆除,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会遗留下来一些痕迹。那么我们作为建筑师,如何对待这些留下来或者是被遗弃的历史?”


庞大而慵懒的大熊猫由皮革缝制而成,悠然地展示着胖乎乎的身体。

庞大而慵懒的大熊猫由皮革缝制而成,悠然地展示着胖乎乎的身体。


petit h 采用逆向创作法,通过手工技艺和巧妙创意以各种方式即兴组合。

petit h 采用逆向创作法,通过手工技艺和巧妙创意以各种方式即兴组合。


“新”与“旧”的融合

郭锡恩和胡如珊用他们的多年实践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坐落在上海南外滩老码头的水舍The WaterHouse at South Bund 是如恩一个重要的设计作品。这是一座仅有间客房的四层精品酒店,建筑本身是由建造于20世纪30年代三层楼高的日本武装总部改建而成。如恩对这一建筑的改造设计理念基于“新”与“旧”的融合和鲜明对照,原有的混凝土结构被保留,大量新加入现有结构的耐候钢,仿佛在叙述着这座位于黄浦江边的运输码头的工业背景。如恩对原建筑进行的第四层进行加建,不仅与来往于黄浦江上的船舶产生了工业本质上的共鸣,更为此建筑赋予了历史和本土文化的背景。“通过不同的设计手法,我们希望可以让遗留下来的珍贵历史痕迹获得新生命,这个和petit h 是完全一样的理念。所以当我们碰到爱马仕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惊讶于petit h 的想法,觉得太有趣了。”胡如珊说道。


如恩的另一个设计作品上海大戏院更是把petit h 的这种精神内涵发挥到淋漓尽致。项目的前身是一座建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电影院,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经历了数番改造,期间剥除了很多原有的特色和细节,最后留下来的是一座糅杂了各种风格和功能的建筑。因此,设计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清晰且统一地重现这座历史建筑,让它能够为现在所用的同时,更具有成为一座地标建筑的潜力,并持久地存在于上海这座千变万化的城市里。改造后的建筑如同一块悬浮在地面上的巨石,坦然且紧密地嵌入相邻的建筑物之间。除地上一层之外,其余楼层的表皮皆采用石材包裹,表面放弃开口,凸显出向内的天光。在室内外的中庭,建筑师采用雕刻的手法,打造出犹如戏剧场景一般的空间;观者在深入体验建筑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场景的戏剧感会随着空间和光线的变化而不断增强。戏院的入口和售票区向建筑内部退进,形成一个半开放式的公共广场,从而连通了室内外的空间,模糊了两种空间之间的界限。偶然经过的路人,无论有没有买票,都能够或多或少地窥见到这座建筑散发出的戏剧气质。


“我们认为研究是设计的一种有力工具,因为每个项目都有其特有的背景。对规划运作、地点、功能和历史等进行细致深入的研究是创造严谨作品不可或缺的要素。”郭锡恩说,“ 在研究的基础上,运用不同建筑手法,与经验、细节、材料、形状及灯光实现积极互动,而不是单纯地遵照模式化刻板风格。每个项目背后的最终成功之处都是通过建筑本身外观形象所体现出来的意义而得到淋漓尽致地体现。”


人们最早认识郭锡恩和胡如珊这对建筑师夫妇是15年前的“上海外滩3号”项目,当时郭锡恩正担任迈克·格雷夫斯设计事务研究所(Michael Graves & Associates)亚洲项目总监,这个项目令他得到业界以及全球很多媒体的赞誉。在大多数人看来,能够在国际大建筑所工作已经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但郭锡恩和胡如珊最终仍然选择了离开,尽管在情感上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困难的抉择,毕竟他们已经在那里工作多年。


petit h 展览借鉴皮影戏的灵感,通过纸、竹和砖等元素构建出独特的街巷。

petit h 展览借鉴皮影戏的灵感,通过纸、竹和砖等元素构建出独特的街巷。


熙攘热闹的成都老城街巷为petit h 及其作品烘托出恰到好处的气氛。

熙攘热闹的成都老城街巷为petit h 及其作品烘托出恰到好处的气氛。


如恩的设计王国

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设计室,做自己喜欢的设计,也许是所有建筑师的终极梦想。郭锡恩和胡如珊从此在上海开启了他们自己的事业—— 如恩设计研究室,一个立志为建筑、室内、产品设计以及专业视觉表现领域打造一个冲破传统界限,并融合创新思维的多元化创作平台。


在15年的时间里,他们构建起了自己的设计王国。如恩目前的项目分布在全球不同的国家,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使用超过 30 种语言。不同文化背景组成了如恩的设计团队,正是这种差异独特性增强了如恩多元、重叠的设计理念。既有传统华人家庭的成长背景、又因美国求学拥有全球化的设计视野,既有东方文化的内敛、又兼具了西方思想的开放,郭锡恩和胡如珊感受到了作为华人设计师所担负的责任,他们希望自己能在中国建筑和世界建筑之间搭起一座桥梁。


所以,在如恩设计研究室的基础上,他们又创立了“如恩制作”和“设计共和”,通过汇聚世界顶级设计的家居系列作品,探讨新现代中国美学的发展方向,同时也为欧洲多家家居品牌进行产品设计,尝试用新材料表达中国的传统与特色。郭锡恩坦言,成立“设计共和”的初衷其实是源于多年前一次在米兰设计展上被西方主办方拒之门外的无礼对待。“那次经历深深刺痛了我,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华人,有责任为这个国家,为华人群体作出自己的贡献。”


回来之后,郭锡恩就和妻子商量在上海创立一个以设计为商业的主体与驱动、多元化的创意平台。位于江宁路上的“设计共和”由一座殖民地时期巡捕房改造而成,同时完全保留了原哥伦比亚式的建筑外立面。如今,“设计共和”以及在此举办的一年一度设计庆典已经已经成为了国内建筑设计爱好者获取灵感以及和全球设计大师分享、学习设计经验的开放平台。


“这其实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把世界最好的设计带给中国,然后也把中国最好的设计带给世界。”郭锡恩郑重地说道。


编辑— Echo 撰文— 谭小云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