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非对称考古学

非对称考古学

评论
摘要: 走进上海昊美术馆的展厅内,就听见回荡着的轰鸣声,一只巨大的白色机器臂正于一间玻璃房内工作着,孜孜不倦地雕刻和重现意大利巴洛克艺术家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 Giovanni Lorenzo Bernini)的著名雕塑作品《普鲁托和普罗舍宾娜》( 又名《被劫持的普罗舍宾娜》( Pluto and Proserpina)。机器代替了雕塑家的行动,复杂的算法决定了创作过程,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作品至此被重新构建获得再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走进上海昊美术馆的展厅内,就听见回荡着的轰鸣声,一只巨大的白色机器臂正于一间玻璃房内工作着,孜孜不倦地雕刻和重现意大利巴洛克艺术家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 Giovanni Lorenzo Bernini)的著名雕塑作品《普鲁托和普罗舍宾娜》( 又名《被劫持的普罗舍宾娜》( Pluto and Proserpina)。机器代替了雕塑家的行动,复杂的算法决定了创作过程,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作品至此被重新构建获得再生。


爱彼原创艺术项目:《遗存:汝山谷》(Remains :Vallée de Joux)

爱彼原创艺术项目:《遗存:汝山谷》(Remains :Vallée de Joux)


艺术作品《夏日花园》(Jardins d’ té)

艺术作品《夏日花园》(Jardins d’ té)


这件名为《雕塑工厂》的作品正于夸尤拉(Quayola)个展“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Quayola: Asymmetric Archaeology Gazing Machines)展出。“过去13年里,我的作品讲述的都是人类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所有作品都是从不同角度呈现这种关系。技术在塑造我们,改变我们的所思所见。”夸尤拉说。


此次展览是艺术家夸尤拉在中国的首次大型个展,由八部分组成,涵盖11组包括数码版画、影像、雕塑和机器人装置等不同类型的艺术作品。夸尤拉生于意大利罗马,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现居住和工作于伦敦。他擅长利用最新软件、计算机技术和程序创作沉浸式的视听装置,致力于探索具象与抽象、真假虚实以及新旧之间的对话、不可预期的碰撞、张力和共鸣,作品涉及摄影艺术、几何学、时基数字雕塑、视听装置以及表演。与机器臂创作的雕塑一同展出的《拉奥孔》为夸尤拉早期作品,创作灵感源自于被广泛研习的《拉奥孔与儿子们》(Laocoon and Sons)。夸尤拉认为《拉奥孔》在艺术史及考古学中的重要地位可以作为作品数字化再生的重要切入点。这件作品也正是对原作进行复杂的数字模拟和实体模型技术实验的成果。


“科技是当今世界的语境。我用数字科技把历史符号从时间轴上抽离出来,放在全新的语境里观察,这一切都是为了反思我们当下的世界,了解我们自己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在现在的时间里。”他说。夸尤拉的重要艺术项目《地层》(Strata)、《图像志》(Iconographies)《雕塑工厂》(Sculpture Factory)和《拉奥孔》(Laocoön)均通过复杂的计算机算法分析古典绘画、雕塑和建筑,它们切断了当下与过去的宗教及神话场景的关联,重建当代抽象作品。《雕塑工厂》的灵感来自米开朗基罗的“未完成”这一技术概念。《图像志》引用的鲁本斯的绘画来自欧洲北部文艺复兴时期。而《拉奥孔》的原型则是古希腊雕塑。


艺术作品《图像志》(Iconographies)、艺术作品《地层》(Strata)

(左)艺术作品《图像志》(Iconographies)

(右)艺术作品《地层》(Strata)


艺术作品《雕塑工厂》(Sculpture Factory)

艺术作品《雕塑工厂》(Sculpture Factory)


“除了用机器手臂做,我感兴趣的是用机器之眼来看这个世界。”夸尤拉说。这是理解他的作品的另一核心:凝视机器。是机器的凝视,也是人的凝视。由爱彼委托创造的作品《漫步》解析了机器之眼观看的过程:无人机在瑞士汝拉山谷僻静的森林中飞越,以细腻的精度对周围的景观进行分析。风景被算数化,形成新的景观。《夏日花园》(Jardins d’Été)和《伪装》(Camouflage)则唤起了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的法国印象派意象。最终,这些作品成为混合的景观—— 既不真实也非虚拟,而是超越了具象和抽象的界限。


算法之下,充满惊喜。


编辑— Echo 撰文— 横竖横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