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评论
摘要: Suzanne Lee 是生物材料研究与设计的先行者。她是少数不断提出新问题并真正给出解决方案的创新人士,也是身体力行将新型生物材料从实验室推向消费应用市场的实践者。在Lee 超过15 年的行业探索中,她建立起了生物材料领域的资源库,并逐步丰富了新材料开发应用案例。Lee 的工作也为建立一个持续生产与制造的世界提供了新的可行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今天,打开中国的社交媒体搜索, Suzanne Lee 依然是那个被形容为在自家浴室培育了一种以红茶菌为基础原料的新兴材料的发明者。在那段著名的TED 演讲中,Lee 穿着自己研制的机车夹克,讲述着新材料研究与“未来衣物制造”的话题。


时间一晃八年,Lee 早已从扎着马尾辫的新生代设计师,转变为生物设计行业的实践者。今天,从伦敦搬到纽约的Lee 担任美国生物材料领域的明星创新公司 Modern Me adow 的首席创意官,同时,她也创立了全球性的生物设计与行业技术峰会“Biofabricate”。


Lee 的其中的一项工作成果是纽约MoMA 举行的时装展览“Items:Is Fashion Modern ”中,一款Modern Meadow 推出的世界上第一个生物材料品牌zoe ™制成的T 恤参与展出。这件更柔软、透气,同时又兼具了皮革质感的T 恤被誉为时装行业的革命性作品。


在上海短暂春季的一个周末,Lee 出现在由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举行的创新材料论坛上。这一次,她受到创新咨询机构yehyehyeh 的创始人叶晓薇的邀请,加盟讨论材料创新与可持续性发展的相关议题。Lee 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和研发团队多年来采用细菌、水果等替代性产品培育生物皮革的经验。她从动物农业对土地、水、食物和能源具有巨大的环境影响开始,讲述了时尚行业对替代性生物材料的迫切需求。她 相信既然有实验室生产的钻石、丝绸,那么未来也可以诞生可种植的全新材料。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Modern Meadow 推出的首个生物皮革材料品牌 zoe ™


然而,真正的挑战并不是找寻到一款新材料,而是如何将其投入生产,并建立起全新的生产供应链。Lee 指出一款材料从研发到实际投入生产,到最终的商业化应用可能需要长达8 年或以上的时间,而只有进入市场,随着交易量的增加,新生材料的价格才会下降,真正的规模化应用才有实现的可能性。


在与周末画报的采访中,Lee 进一步与我们分享了她在生物材料设计与应用领域的项目,以及,她对于当前“可持续发展”正成为热议关键词的相关意见。


周末画报 X SUZ A NNE LEE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周末画报 现在,“可持续发展”就好像是时装世界的“潮流”热词,人人都在谈论它,我不知道在欧洲,或者美国,是否也是这样一个状况。

Suzanne Lee 正因为我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很长时间,所以我不认为这仅仅是一种潮流趋势——事实上,这是一种对时尚的思考方式。我不希望大家认为这仅仅是一次来也快去也快的潮流。整个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考虑的是时尚产业在未来将对地球将产生如何长期的影响,所以“可持续发展”并不只是我们在这个季度或者下个季度应该追捧的事物,它应该是一种持续进行中的思考方式——包括接受新的思想,采用新的措施,并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逐步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周末画报 人们在谈论可持续发展时喜欢谈论新材料,但“可持续发展”绝不仅仅只是新材料,更重要的是如何建立起系统和流程,以及与科学家工程师等的合作,供应链的重新塑造等等,你有没有觉得关于材料的重要性讨论被夸大了。

Suzanne Lee 正如你说的,可持续发展并不仅仅是关于我们所用的材料,还包括我们如何使用这些材料。所以设计师们,和我的朋友们都非常关心如何在设计时减少浪费,如何在剪裁时保持高效。比如设计最优板型的服饰来减少浪费率,这虽然不是非常大的改变,但影响确实巨大。说到与工程师、科学家的合作,我认为中国是一片机遇之地,因为有许多大学都在致力于新技术的开发。我认为需要鼓励设计院校的时尚设计师、材料设计师与工程师、科学家开展合作,虽然这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还为尚早,但我觉得从学校层面起步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在学校里各个部门更容易聚集在一起合作——这是创新的基础。


周末画报其实,一些设计院校的产品设计系学生也非常热衷寻找新材料,甚至自己去研发新材料,这似乎已经是一个基础的共识,但新的问题是,这么多的新材料,我们如何去判断这一种是符合可持续发展标准的,是好的材料,那一种不是,不够好。

Suzanne Lee 这时候就需要借助技术,比如开云集团开发的“EP&L”小程序。我们需要检测材料研发、规模生产等各个环节对环境的影响,我们需要更多此类工具,设计师便能自己做出评估。这是我们常用的一个APP,叫“Making of Making by NIKE MS”,它非常好,让我来展示给你看:里面有衣服、鞋子以及化学成分—点击这里它会告诉你全部的纤维构成, 第一名就是环境影响最小的材料,慢慢拖动到最底下就是对环境影响最恶劣的材料了。点击这里它会推荐你替换影响更小的化学成分;点击这里,它会告诉你生产这块材料所消耗的能源与水。它简单好用,我觉得每一个设计师都应该去用。你甚至可能会惊讶:“我都没意识到食草动物的皮革会更加环保这件事!”但这是我觉得设计师们可以入手的地方,因为它很有趣并且所含的科学理论并不算太深奥。就我本人而言我学的是艺术,不是科学,这种方式显然更适合我来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的大脑都能进行严谨的科学思考,所以我们需要寻找一些不难么晦涩难懂的方式来入门。


周末画报 在你的职业生涯开始时,你也培育了一款以红茶菌为基础的新型生物面料,还制成了美丽的夹克,当时你在从事“Biocouture”的工作。之后,你又加盟Modern Meadow 公司担任首席创意官,这期间,还创办了Biofabricate 全球性的生物设计与行业技术会议——它更像是教育与分享类的组织,这不同角色的转变你自己怎么看?

Suzanne Lee Biocouture 是我整个2012年都在做的项目,那是一次绝佳的学习,它让我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正是未来时尚界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个项目后来中止了,因为没人愿意在那种材料上投资,当时的时机过早,而且那个年代的经济也不景气,但是通过这个项目我开始和一些有着相同想法的科学家会面,并且和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Biocunture 后来成为了一家在伦敦的材料咨询公司,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Modern Meadow —— 一开始Modern Meadow 是我的客户,随后他们邀请我入职,再接下去的5 年里我担任了Modern Meadow 的首席创意官。在我居住在纽约的这段时间,我发现了许多对生物技术感兴趣的人和新兴公司,但大家互不相识,也没有联系,而且时尚设计界也没有人对此有所了解,所以我觉得需要一个将他们都聚集到一起的场合,建立一个联络网以支持这一新兴产业。现在,五年过去了,这一产业发生了很大变化,Modern Meadow起初只是一些很有实验性的工作室,几个疯狂的设计师和科学家,但五年后我们已经有了许多世界知名品牌——从运动时装公司到奢侈品品牌再到汽车集团,应有尽有。我们的受众主要为各个公司负责材料创新的人员,我们正在努力寻找新的可持续材料,而投资者也在寻觅合适的投资项目,所以Biofabricate 正成为将这些人聚集起来的高效率的联络网。我认为Biofabricate 还将在为新兴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方面上做更多,我们还会涉及品牌教育的工作,因为我们在这一领域已经工作了很久,不只拥有新兴公司的行业内部经验,也认识这一领域的许多人才。


生物材料的机会与挑战

Biofabricate 峰会现场展出的采用生物纤维材料Algiknit 海藻制成的手袋


周末画报 所以,对你来说哪个部分是最困难的呢?和不同国家、不同背景的公司合作,还是和客户谈生意,或者是管理你的团队?

Suzanne Lee 嗯,我认为挑战在于——我的意思不仅仅是对我来说,而是对整个生物纤维行业而言,是如何将创造性的设计与科学相结合。因为科学本身不能提供给我们最终答案,而时尚、设计师本身也不能给我们答案。没有合作,就没有真正的创新,但有效沟通是非常困难的,非常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彼此说着非常不同的语言——一种客观、有技术性,另一种更主观、富有诗意。所以我认为这不仅仅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挑战,也是很多公司的共同挑战。当一个拥有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创业公司试图与一个充满时尚设计师的品牌合作时,风险是很大的,有时即使他们有意也难以磨合。


周末画报 你在书籍《Fashioning the future: Tomorrow’swardrobe 》中就记录了几位时装设计师的故事,其中

谈到科学研究者需要和时装行业的设计师一起工作,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的时尚环境的变化,这种模式有所改变吗?

Suzanne Lee 对,这正是我在书中讲的内容,尽管是很久以前写的,但到如今依然适用——这就是我整本书试图表达的观点:单靠技术本身并不能取得成功。举个例子,谷歌眼镜,那是一场灾难,他们错的离谱,因为工程师以为他们什么都懂。大约十年前我就知道这个项目,1990 年代他们称它为“可穿戴计算机”,整个会场全是男性工程师,只有我和另一个女设计师两位女性。我们拼命试图说服他们与材料设计师、时装设计师合作,因为我们懂得人们喜欢穿什么,为什么要穿。毕竟我们穿衣服并不仅是为了保暖防潮——虽然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当你早上选择衣服的时候,你想的是今天有一个会议要参加所以要显得正式,或者晚上有一个派对所以你要显得性感。穿衣服的理由正式我们设计师所理解的领域,而不单单是工程技术。


周末画报 是的,就好像现在很多人谈论3D 打印、纳米技术,甚至计算机智能计算融入面料设计等等,但还是很少人会用“舒服”、“美观”用来形容一款新面料,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

Suzanne Lee 对,所以你需要将科学和艺术两相结合,而如果你将设计师放在最末环节那就太迟了。有时候工程师或者科学家会认为设计师简单活儿,只要看起来漂亮就行了,这种言论让我觉得受到了冒犯,因为设计不止于此。设计需要考虑整个系统,当你创作的时候,无论是在设计一只手提包、一间更衣室或者一栋建筑的时候,你需要让它功能齐全且外表美观,你需要了解人们使用它的原因以及如何使用。成功的产品设计背后有许多复杂因素,所以设计思维必须从头贯穿到尾。


周末画报 我发现在你的书中特地提到了日本设计师三宅一生,我们都知道他是著名的使用新技术面料的时装设计师。其实,日本在将科学技术与人类生活应用相结合方面做得特别好,他们对于“SoftTech”有自己的理解。

Suzanne Lee 是的,我认为日本设计师历来与技术纺织公司密切合作,在那里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合作和对开发新纺织品的尊重,他们创造新纺织品的方式,对我来说非常鼓舞人心,因为我觉得这正是设计、工程和技术的完美结合。意大利也是如此,设计师非常接近生产面料的工厂,所以意大利的设计师真正了解纺织品、成衣的生产过程,因此成为时尚的中心。当然还有法国。这非常珍贵。


周末画报 那么荷兰呢?那里有很多工作室在开发不同的新材料,尽管都非常小。

Suzanne Lee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为自己做,那肯定非常具有挑战性。我看到很多极具实验性的材料项目,设计师从一个点子开始,将其转化为可推广方式,但最后能否量产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认为荷兰处在可持续设计思想的最前沿,创新思维受到政府的财政支持。但我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挑战,难的是下一步,如何吸引投资者,建立公司,建立生产和合作模式,进行量产。


周末画报 你们去年在MoMA 的展览“Items:Is Fashion Modern”上面展出了一件新材料皮革制作的T- 恤,说一下那个项目吧?

Suzanne Lee 这是MoMA 的委托项目,采用我们在Modern Meadow公司研究完成的第一个生物材料品牌——Zoa ™制作完成。实际上,我们目前有一个新项目,Cooper Hewitt,Smithsonian 设计博物馆和荷兰的Cube 设计博物馆正在进行一个合作项目,我们团队正在努力完成。我们的下一步便是将其应用到室内空间装修上去。我们在Modern Meadow 所做的一切并非只是时尚,我们也正在考虑室内装饰家具,时尚,运动,汽车——你能想到的任何一个需要皮革的地方。


周末画报 所以,你现在的团队有多少人呢?

Suzanne Lee 在Modern Meadow,我的团队一共有6 个人。我日常在Modern Meadow工作,同时我也一直在做Biofabricate 的会议方面的工作,Biofabricate 的核心成员有3 个人组成,随着我们的工作内容会酌情选择是否扩大团队,我们希望在今年促进Biofabricate 的发展,我们也希望集中精力做一些项目,以及和大品牌的合作,因此,会暂停止和一些小型新兴公司的合作。


周末画报 你的团队中一定有很多不同背景的设计师、科学家、工程师们,能不能分享一些你们的工作方法呢?有什么有用的工作工具或应用软件?

Suzanne Lee 是的,设计师和科学家需要在一个有很好内部纪律的团队里工作。我们使用Slack,我将它用于每个项目,无论是在Modern Meadow 还是Biofabricate。我还会使用Ryck 进行项目管理,这些就是我们用的主要项目工具,还有许多其它的特定的软件。当然,在ModernMeadow 公司我们有自己的实验室和自己建造的一些工作系统。除此之外,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前面我提到过的“Making”、“EP&L ”等等,我们需要更多诸如此类的软件。


周末画报 最后,请分享一下你对于生物材料行业的期待?

Suzanne Lee 我非常开心的一点我们已经迎来了“生物纤维材料”制作的产品可以推出市场的一天。之前的讲座上我提到了欧米茄表带,我试着把它放在我的手表上,但它不太适合这款手表,因为这是一款复古欧米茄,而表带的尺寸不够小,款式不适合。但这个过程很有趣,因为我喜欢得到消费者的反馈,这些都是很棒的新材料故事。我们需要了解消费者的利益是什么,人们如何看待新材料,而一旦人们开始谈论它,这个领域就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在我的演讲中,我谈到了生物技术开发新材料所需的时间,不是6 个月——它不像构建App 那样,这需要非常前沿的科学和数以亿计的资金,以及科学家团队,它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很多公司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十年之久,因此,他们已经开始将产品推向市场。


我认为这很有趣。所以,我的同事们,以及在Modern Meadow 的所有人在未来几年都会开始看到用生物纤维材料制成的鞋子、手袋等产品,而我感兴趣的是品牌会如何介绍这种材料——他们什么都不说吗?就像欧米茄表带那样,欧米茄并没有真正谈论这种表带是如何制作的,只是说它采用了生物技术。因此,思考市场如何运作,以及客户的反馈如何改变材料的发展对于我来说真的很有趣。


采访、撰文_Haina Lyu 编辑_吕海娜 图片提供_Biofabricat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