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新,新青年

新,新青年

评论
摘要: 把“一百年”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大约很多年轻人会不乐意。然而,每年的五月四日,年轻人还是免不了要被“拉出来溜溜”,五四运动过去了一百年,直到今天,五四青年节,“五四”还是和“年轻”联系在一起。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新 新青年


年轻人宅、佛系、养生、高负债、低欲望、不婚不育……但凡有点动静,就被拉上新媒体自媒体头条,用我们部门刚刚离职的96年实习生的话说,“你们烦不烦啊?”—你们,当然是指悲惨的中年人们。据说可以随便骂,有房贷、有车贷、有老有小,所以绝不敢顶嘴,更不会离职,的中年人们。


而这其中,最让年轻人不爽的,莫过于“被定义”。前几年的五四期间,一条关于联合国卫生组织的新闻,将“青年”定义为年龄介于15岁与24岁之间(含15岁和24岁)的那些人。虽然此后有更具体的分类更正,表明44岁以下皆是青年,但之前的新闻一出,还是瞬间就引爆了社交网络。生于1990年初的群体带着不屑开始集体自嘲:“原来我们是中年人了啊”—早在之前,“第一批90后”已经被玩坏了:“第一批90后秃头了”、“第一批90后养生了”、“第一批90后死在朋友圈”、“第一批90后胃已经垮了”、“第一批90后眼睛快瞎掉了”……


曾经同样被关注、被讨论、被定义、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前青年”80后们,现在一边沉默着闷声赚钱,他们已经被生活狠狠敲打过,懂得低下头颅抓住现实的每一次机会;一边躲在社交媒体后狡黠地笑笑:谁不是这么走过来的呢?因为年轻的耀眼的光芒,禁不住让每一个中年人都羡慕啊。


所以,在“五四青年节”这个遥远地甚至有些古早味的节踏上了一百年之际,我们小心翼翼地策划了“新青年”选题。策划会上,坐着从80头上到95之后的一群编辑,想要探寻今时今日年轻人们的所思所想,但又不希望粗暴定义—于是,我们找来活跃在艺术、设计、文学等领域的年轻人们,让他们自己来谈谈“青年”这个词所带来的一切。此间甚至还有一段花絮:在选择采访对象时,有人建议放宽范围,有人建议按知名度排列,还有人建议以地域为界……编辑们对标准举棋不定,此时,之前一直低头玩手机的96年实习生淡淡说了句,“至少得是90之后吧?”,旁边因为熬夜而眼神涣散的89年编辑,听闻立刻抬起了头,含义丰富地望了她一眼……最终,我们采用了实习生的建议,年龄成了一刀切的划分标准,毕竟,这是一个写给年轻人的选题啊。


一百年前,这些现在我们无比倾慕的民国青年们走上街头呐喊宣言,他们要的,其实和现在的年轻人并无二致:你们这些有点烦的中年人不要指手画脚,我们只想按自己的想法过日子。


编辑—杨扬 撰文—关子夫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