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悬空的水,是七万片瓷片

悬空的水,是七万片瓷片

评论
摘要: 2016年末,设计师辛瑶遥和上海“ 爱马仕之家”合作,用她的瓷片装置创作了冬季艺术橱窗。薄如蝉翼的瓷片被拼贴排列成抽象的几何形态,又通过层层递进的釉色营造出中国古典山水画的意象。建筑师路易斯·康说:“ 美比任何你能想到的形容词都要强烈,那是种完全的和谐之感,不必知,没有条件,不需要评断,也无需选择,就能感受到的。” 当时纷纷驻足于橱窗前的行人,或许便是此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16年末,设计师辛瑶遥和上海“ 爱马仕之家”合作,用她的瓷片装置创作了冬季艺术橱窗。薄如蝉翼的瓷片被拼贴排列成抽象的几何形态,又通过层层递进的釉色营造出中国古典山水画的意象。建筑师路易斯·康说:“ 美比任何你能想到的形容词都要强烈,那是种完全的和谐之感,不必知,没有条件,不需要评断,也无需选择,就能感受到的。” 当时纷纷驻足于橱窗前的行人,或许便是此感。


瓷片装置“漩涡”

瓷片装置“漩涡”


瓷片装置“涟漪”

瓷片装置“涟漪”


辛瑶遥,85后设计师,艺术家,现今工作生活在景德镇。穿着白色衬衣,黑发披肩,辛瑶遥站在木质的工作台前,用擀饺子皮的方式,把泥片擀薄,一旁是她设计的机器。它能把瓷泥压的轻薄如纸又十分均匀。通过剪裁、平贴再进窑烧制。最终成型的瓷片厚度仅0.3至0.5毫米,为爱马仕设计的装置用的就是这样的技法。从橱窗延伸至4楼的展厅,白色的空间内,是艺术家的5件装置作品。展览以“水”不同的形态为线索,在光线作用下,瓷片与瓷片之间形成折射和光晕,创作出水不同姿态。为此,艺术家花了一年的时间和7万片瓷片。


几何形态下陶瓷的新语言

展览的雏形源自辛瑶遥的“惭愧”系列。“我对薄有偏爱。在学设计的时候,我喜欢整理信息,几何图案的重复变奏一直是我喜爱的方式。”辛瑶遥说。她没有经过传统的陶艺训练,脑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在大量的实验和劳动中,辛瑶遥发现釉料的粘结性。于是,她试着把釉和色剂混合在一起并把釉的比例调得很低,来使色剂更为融合。最后,经过1300摄氏度的高温,不同单元之间方融为一体。


“我很喜欢《红楼梦》,这是一本关于遗憾的书。而陶瓷也可以被称为遗憾的艺术。因为总是达不到你想要的样子,并且还要借助一些运气,可我觉得只有尽力才不会遗憾。这个做出来的时间并不太久,花的时间不够,故取名‘惭愧’。”辛瑶遥说。遗憾并不在于是否突破了瓷薄度的极限,而是在于对细节的把控。其中包括:瓷片的数量、排列组合的关系,如何拼接等。重叠的部分是二分之一还是三分之一?釉色需要偏蓝还是偏绿?瓷片要多大?无数的选择构成的答案落于成品上,需要反复的实验以及不断累积的审美素养。“我在细节上做的还不够深入,还需要时间。”设计师说。


“太不实用了,那么薄的东西,时刻要对它小心翼翼,买了干嘛呢?”这是关于这一系列,辛瑶遥被询问过最多的问题。“东西是不好伺候。可比如你有个很漂亮但颇为任性的女朋友,是否娶她回家,就得看你有多喜欢。我会用恋爱、食物、音乐这些大家喜闻乐见的例子打比方。当你不跟人讲道理的时候,别人反而觉得有道理。”她笑说。


爱马仕冬季橱窗之“漩涡”

爱马仕冬季橱窗之“漩涡”


与瓷结缘

2012年辛瑶遥从江南大学工业设计学院毕业,和陶瓷几乎没有联系。一次偶然,她看到了瓷艺师冉祥飞做的杯子,为釉色所呈现的神秘效果所倾倒,于是,这个说话轻声细语,总是素面朝天的女孩子来到了景德镇。仅用了一周的时间,她就做出了一只杯子。“相比其它设计,陶瓷的制作成本较低。”她说。于是,辛瑶遥很快决定在景德镇定居并以瓷展开自己的设计事业。“后来,当你的技艺逐渐精进,你就会发现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一解决就是几年。”她补充道。


“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我只是想做工艺出色又美丽的东西。”辛瑶遥说。和许多设计师不同,辛瑶遥说自己做作品的初始几乎不会去考虑产品背后传达的信息或者故事。文化的积累和各方面的审美会自然而然地反映在作品是,在这位设计师的工作流程中,技术和工艺永远被摆在极高的位置。遗憾系列是为了研究陶瓷的形态和镂空设计。有一次,辛瑶遥意外发现了一种蓝色,并用这种颜色做了花瓶。模具是3D打印出来的,为了研制釉料,她花了半年的时间才使其得以稳定。“做瓷器的设计师很多,却难以让人心动,这是因为技术研究的不够。再多花点时间,工艺自己就会说话。”她坦言。关于做工,她说:“拿在手里的形状还是要在手里修改,自己手工做,也是一个手思的过程。”她很少出门,基本总是在工作室里和助手一起安静地工作,上釉、裁泥片,一遍一遍打磨瓷器表面的肌理......日复一日。


贪恋“美色”

辛瑶遥迷恋《红楼梦》,也喜欢古龙的武侠小说。她要做独特的当代设计,对宋代的审美亦情有独钟。每次谈起自己的设计总是带着尴尬快速地一语带过的她,说起“美色”便立刻变得活跃起来。“资深外貌协会会员”,她这么称呼自己。闲暇之余,辛瑶遥还会摘抄一些描写美人的句子。“腰很细,只有一点点,皮肤是蔷薇色的”她随口就背出来一句。


就连制作陶瓷的时候,她也会想:要做出一个如同绝世美女一样的设计, 该怎么做呢?结果就是什么也做不出来。“我想,瓷器中的绝世美人应该是古代的那些器物的样子,材质极佳,样貌周正。”她说,“而我还是想做风格化的作品。”


她笑把陶瓷比做任性漂亮的女朋友,花了半年一年都是徒劳,但也不失为一种浪漫。“做陶瓷特别磨性子,我已经被驯服成一个有耐心的人了。整窑都坏了也没关系,只要我身体健康,我还可以再来一千回。”她说。


瓷片装置“冰”

瓷片装置“冰”


辛瑶遥设计作品“惭愧”系列

辛瑶遥设计作品“惭愧”系列


Q&A

Q=《周末画报》 A=设计师辛瑶遥


Q :最享受做陶瓷的哪一个过程?

A :我最喜欢在泥胎上修形状的阶段。像在做雕塑。


Q :当初是怎么会产生做陶瓷薄片的想法?又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排列来展示呢?

A :刚去景德镇没正经做产品,瞎想瞎做混了一阵子,试过拼接陶瓷小玩具,通过它发展出做薄和做出精确形状的工艺。有了工艺才会有具体的想法。其实当时就做出更复杂精细的图形,但下意识觉得几何形的重复变奏更大气一些。


Q :爱马仕的这个展览,在工艺上有哪些挑战?

A :主要是体量大时间少,不能出错。所以我要理清每个步骤的道理,要知道出错了是出在哪里。如果说陶瓷是一门语言的话,我是先会说话,还不懂语法。有目标的工作需要我赶紧摸清语法。


Q :你的“惭愧”系列,相对并没有很强的功能性,感觉很脆弱,也不能做一个容器,对此你在设计的时候有这样的顾虑吗?

A :薄胎瓷也很脆弱啊,我想能用薄胎瓷的也能用这个吧。一开始,我把“惭愧”系列当实验过程的一个产物,当然就没有考虑太多。每个阶段我的想法都不同。我对实用没什么感觉,连看美女,也喜欢那种薄命相的。


Q :瓷这一材料,在做设计时,对你来说最大的吸引之处在哪里?

A :因为我已经投入了时间和精力,现在可以说,我能理解和表达这种材质的美,又觉得还有无穷的可能。 陶瓷天生就做不成你梦想的那个样子,这是陶瓷吸引人的地方,要是一下子就成功了,那就像一个老酒鬼要戒酒,居然戒一次就戒掉了,会非常失落,非常没有瘾。


编辑— Echo 撰文— 横竖横 图片提供— 辛瑶遥,爱马仕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