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白瓷新资,意在君子

白瓷新资,意在君子

评论
摘要: 在有着标志性钟楼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里,王侠军那些天马行空的白瓷作品铺陈开来,传统与现代的融合,与这幢几经变身的建筑不谋而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大中至和

大中至和


Q&A

Q=《周末画报》 A=王侠军


Q:最初注意到瓷器,大概是什么时候?

A:应该是在小学四年级时。有一对当时很常见的、新竹地区生产的玻璃彩色花瓶,这对高约二十公分、色彩俗艳收颈、身段婀娜、花瓣状敞口的红色瓶子,恣丽妖娆,令人瞩目,它显得很有主见的样子。以后学习设计涂鸦,也就特别留意线条之于器物所能撑出的风采,以及主动表述的能力。


Q:以瓷为主体,在做艺术创作时,大多会选择做雕塑类,你为何选择器皿形制作为创作方向?

A:从历史角度来看,器皿其实是主流议题。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做广义的器皿形制而且大同小异,顺着历朝历代所留下来典雅的风釆,尝试探索时空变迁下的现代风貌,瓷器文化风格的再造是重要的课题。


Q:做瓷器创作所需要的“慢工出细活”和当下整个社会越来越快的节奏,会让你感到矛盾吗?

A:科技进步让人事半功倍有效率,而文化的深远积累需要精心慢慢雕琢。瓷器创作过程确实有几个原因和追求令人不得不慢下来,一是表面肌理的完美呈现,二是特殊的造型挑战,烧结当然又是另一个关卡,相较上色彩绘,它更具高度的不确定性。


Q:在创作过程中,会感觉瓷器造型上的局限吗?

A:陶瓷器之所以固守在单纯的圆筒造型中,当然和制作的成功率及突破所要面对工艺流程的复杂性和困难度相关,面对高温瓷土的收缩和软化,妥协和守陈成为必然的结果。


撰文— Nomi 编辑— 杨扬 图片提供— 八方新氣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