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看戏过春天

看戏过春天

评论
摘要: 一座有文化有温度的城市,在它的剧场和其他公共空间里都少不了戏剧的踪影。这个春季,2019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再度携手世界戏剧大师们 ,带来一场始于舞台、走上街头、全城有戏的戏剧飨宴,让我们一起看戏,过春天。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巴黎塞纳河左岸孕育大批作家,有着享誉世界的莎士比亚书店,这里不仅是作家的灵感来源,还诞生了《尤利西斯》这样里程碑式的小说,扶植了法国率先开创的“作家电影”;纽约的哈德逊河两岸形成了哈德逊河画派,标志着美国艺术摆脱欧洲艺术的影响;伦敦的泰晤士河沿岸,则汇聚着文化地标,如文艺复兴风格的圣保罗大教堂、牛津大学、伊顿公学等以及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会唱的《伦敦大桥》……而这个春天,上海发生的一场文艺复兴,即将从这座城市的母亲河边、一台名为“Walk苏州河”的环境戏剧开始,它试图带我们穿越历史与时空,去追溯与探索城市文化的源头。这样的文艺路线与环境剧场在4月26日至5月12日2019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期间,还将出现在摩登都市上海的全城各个角落,以在生活中融入戏剧艺术的形式播撒美之种子,令更多人可以了解到戏剧的魅力从而走进剧场,与来自世界各国的舞台杰作相遇。


今年的现代戏剧谷邀请了包括中国、俄罗斯、希腊、荷兰、拉脱维亚、以色列、挪威、日本、立陶宛、英国等11个国家的艺术团队参演,呈现国际名剧、中小剧场剧目共19台,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集中展演,持续戏剧季的狂欢盛宴。


从古希腊发展至今的戏剧艺术,在20世纪曾迎来俄罗斯戏剧的高峰,令人惊艳的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剧院,今年带来瓦列里·福金的力作《零祈祷》。拉脱维亚国家剧院以契诃夫的《海鸥》、古希腊悲剧代表作《安提戈涅》登场亮相。 由里玛斯·图米纳斯导演、 立陶宛VMT剧院的《钦差大臣》也颇令人期待。曾有一大批秉承俄罗斯戏剧传统的犹太艺术家辗转到以色列,为以色列戏剧奠定了基础,这一次以色列卡梅尔剧团的口碑剧目《安魂曲》也将上演。而希腊阿提斯剧团特佐普罗斯的代表作《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日本小池博史导演的契诃夫代表作《三姐妹》等,也都是在戏剧史、文学史上的经典名作,这些来自各国的对经典名剧的现代演绎,还将呈现出有趣的文化碰撞。中外联合制作的明星话剧《默默》、荷兰挪威制作出品的肢体偶戏《香奈儿》、英国误集剧团作品《风筝》等以独特的舞台表现形式惹人注目,王子川的《雷管》、丁一滕由“启”国际剧团演绎的《弗兰肯斯坦的冰与火》、香港导演黄俊达的肢体剧《狂人》等则展示国内新锐导演的原创力,为剧场观众带来年轻新鲜的视角和表达。


《零祈祷》

《零祈祷》在舞台上巧妙展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赌徒》中的“轮盘赌”


《零祈祷》:舞台上的“轮盘赌”

《赌徒》作为俄国文学巨匠陀思妥耶夫斯基与自身最为息息相关的一部作品,在角色刻画及叙事描写上显得尤为真实:故事主人公阿列克赛·伊凡诺维奇爱上了一位将军的养女波琳娜,一切都听命于她。波琳娜需要一大笔钱,伊凡诺维奇就去赌场押轮盘赌,成了个赌徒。小说中男女主角的原型即作家与情人阿波利娜里娅·苏斯洛娃,数年的赌博经历让作者在创作时也得心应手,仅用26天就完成全本。所以也有一种说法:《赌徒》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自传。陀思妥耶夫斯基带给著名导演瓦列里·福金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福金的毕业作品就改编自陀氏短篇小说《别人的妻子和床底下的丈夫》,并在此后50年间创作数十部以陀氏小说为蓝本的作品。2012年,以《赌徒》为原型,《零祈祷》诞生了,它的主题和《赌徒》一致,即对灵魂的束缚使得人们放弃自身的一切美好, 剧作围绕着“零”“空虚”“虚构”展开,逐步指向人格的腐朽,这也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原著所要说的。


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剧院带来的《零祈祷》舞台布景设置极为扣题与巧妙:原著《赌徒》中,“轮盘赌”是最常见的赌博玩法。福金导演将赌博所用“轮盘”放置在舞台上,搭建了一个可旋转的巨大圆形装置;座椅背后印刻着轮盘上的序号,每个坐上座椅的人物就像将他们的命运寄托在赌局上,下注押“零”希望发生奇迹的祈祷最后都变成了“零祈祷”。


《龙的忧郁》

《龙的忧郁》通过风格独特的舞美置景助力创造剧场中的惊奇


《龙的忧郁》:什么是剧场中的惊奇

一台投影仪、一台烟雾机、几顶假发、一首牧童笛演奏的蝎子乐队金曲《依然爱你》 ......只要共同身处于一个梦境中,令人惊叹的奇观就可能诞生于不可名状的虚无,而“忧郁”不仅仅是所谓的“消沉”,忧郁同样可以酝酿出多彩的景象。菲利普·肯恩在他的舞台写作中不断尝试将造型艺术、音乐艺术与舞台探索实验相结合,他的作品总像一副多米诺骨牌:一部作品的最后一场戏会成为下一部作品第一场戏的开篇,同时,也带来了思考的无限可能。比如这次巴黎南特尔阿芒迪剧院呈现的《龙的忧郁》开篇承接的正是另一部作品《赛尔吉效应》 的结尾。


菲利普·肯恩的剧团名叫“玻璃缸工作室”,从他的第一部作品《羽翼之欲》开始,肯恩始终将演员置于“玻璃缸”中,并像一名昆虫学家一样观察他们的每一个举动,每一次蜕变。而关于《龙的忧郁》,导演直陈:“在我的其他作品中,我也总是直接地表现‘忧郁’。这种‘忧郁’在创作力匮乏的艺术家身上尤为凸显,他们苦恼于如何去诗意地表达、如何找到正确的创作道路。丢勒在《忧郁》中描绘的女子,被各种象征着知识的物件包围,这令她寸步难行,难以动弹。《龙的忧郁》所提出的问题跟这幅画很相似:在当下我们应如何做好一台演出?什么是剧场中的惊奇?为什么我们不再选择相信它了?在一台漂亮的舞美置景中,处于‘搁浅期’的演员们又会呈现出一场怎样的演出呢?”


《钦差大臣》

由里玛斯·图米纳斯执导、立陶宛VMT国立剧院演出的《钦差大臣》对果戈理的讽刺喜剧做了全新呈现


《钦差大臣》:讽刺喜剧的全新呈现

今年是讽刺喜剧大师果戈理诞辰210周年,由里玛斯·图米纳斯执导、立陶宛VMT国立剧院演出的《钦差大臣》也将登陆戏剧谷的舞台。《钦差大臣》中果戈里完美刻画了一幅丑态毕露的俄国贵族官僚的众生相,其原始素材来自作家挚友普希金耳闻目睹的官场辛辣趣事。但在图米纳斯的改编中,《钦差大臣》并没有按照以往教条地呈现,而是以全新的、原创的视角对经典进行了全新的阐释与解读:在一个野蛮、落后、充满罪恶的乡镇,文明的唯一标志是舞台前方的电线杆,钱存放在被土豆掩埋的地窖里。一个酒馆里的仆人拿了错误的账单,立即被斧头斩首。雷霆隆隆声,倾盆大雨阵阵,被废弃的教堂疯狂地进行圆周运动,试图扫除一切镇上的物体和人……


图米纳斯惯用的“幻想现实主义”手法在此淋漓尽致地显现,趣味和戏剧性、真实和神秘之间的界限被完全打破。种种浪漫美学的优雅呈现中不失温柔的讽刺,舞台上的每个细节都能激起观众的情感震荡:乡镇人民对更为有趣和光明生活的向往产生了独特魅力,将引发观众同情与宽容的微笑;果戈里熟悉的语句也让人感到耳目一新,进而我们会折服于导演的智慧与想象力。图米纳斯希望抛开作品中所有社会、政治或宗教背景,“我希望去探讨人类,以人性的净化为本剧的主线;可能是从困扰主角一生的痛苦、纠结于罪恶中得到净化”。


《安魂曲》

以色列卡梅尔剧团的口碑剧目《安魂曲》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用身体寻找冲突后的宁静

“古希腊悲剧所展现的人与神明之间的冲突,其实是人与另外一个自我的冲突,是人存在上的分裂。神不在外面,而在自身当中……而演员的身体寻找的是,冲突后的宁静。那是暴力洩洪过后的平静,蕴含了劫后复生的幸福感,这才是悲剧的真正目的。”欧洲著名戏剧导演、希腊阿提斯剧院创始人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如此理解自己身处的文化源流中古典悲剧的意涵。


此次阿提斯剧院呈演最负盛名的剧目之一《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为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之一埃斯库罗斯的经典名作,是作家以普罗米修斯为主题的三联剧中唯一流传下来的作品。故事讲述普罗米修斯在协助宙斯成为众神之王后,因盗火予人类而触怒宙斯,被绑在高加索的断崖上,受尽风吹日晒雨淋之苦,众神来探望他劝他与宙斯和解,但普罗米修斯因拒绝透露谁将推翻宙斯而遭到更残酷的折磨……在特佐普罗斯的领导下,这部剧的演出将展现导演的代表特色——演员的身体训练方法和对古希腊悲剧独特的处理风格。通过观剧,我们才能体验到最原汁原味的、特佐普罗斯式的“形体的豪情”,在他看来,演员身体的记忆才是最重要的准则,身体与声音是记忆的共同空间,演出并不是在叙述一个故事,而是让记忆活起来。


编辑—Sandra 撰文—FSD 剧照提供—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