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爱是一种美好的瘾

爱是一种美好的瘾

评论
摘要: “爱是一种美好的瘾,是对基因势在必行的一种投降。”作为英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视觉艺术家之一, 马克.奎恩是的作品探索了艺术与科学、人体、情感以及对美的认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的父亲是科学家,我的母亲是艺术家,我大概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体。” 马克.奎恩这句类似玩笑的独白,概括了其创作特点。正如那颗从他体内的碳元素提炼的璀璨钻石,他的作品也拥有着迷人光芒,这光芒既是科学的、又是美学的。就像这个作品的名字“最终,我是完美的”。


2019年3月,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马克.奎恩带来了跨越三十年艺术生涯中的多个系列作品,向中国观众呈现了他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创作体系。 “皮相之下”这个展览名,概括了这些作品的叙事指向:身体及其本质。


“马克·奎恩:皮相之下”展览现场

“马克·奎恩:皮相之下”展览现场


面包

马克.奎恩用面包、血液、奶粉替代品等全新的材料做雕塑。可以说,他为雕塑重新塑形了。


展厅现场,数百个“面包手”、“面包脚”铺展于洁白的墙面、地上,每一个手掌、脚印都是独一无二的,来自近百位志愿者,它们排列在一起,像是众多生命的集合。


“我喜欢尝试各种材料。面粉、酵母、水混合后,面团会膨胀,然后用它做雕塑,经过烘焙,形态完全变了,可以说它有了自己的生命。” 马克.奎恩说。


“面包”是马克.奎恩创作的起点。在此之前,他痴迷于父亲实验室的科学仪器。“面包”在他这里形成了一个创作系统——不仅因为面包具备了雕塑“形变”的特质,还有其所衍生的各种意象:营养供给、生存和祭祀……


“人民若无面包,那就改吃蛋糕嘛”。这是法国路易十六的王后的著名言论,透着“何不食肉糜”之味。马克.奎恩在1989年将这对夫妇做成了作品,讨论了权力和社会的本质问题。这些雕塑中,他俩被人民的面包所占有、吞噬。“正因制作这些作品过程中的不确定性,让人觉得它们如一面镜子反射出很多我们自己的文化意识和观念。他们有着巴洛克式的华丽外表,但制作过程却再简易不过。”


此次展出的另一件与面包有关的作品《饥饿等候》,有着贾科梅蒂作品的纤长外观。1988年,奎恩丈量了贾科梅蒂的名作《坐着的女子》(1949),将其等比例放大到数倍。“当时让我感兴趣的是我们如何将自我的意义投射到一个表层上。”“这里有一个潜藏的概念:我们拥有一个物体,它正在吞噬着自己;同时酵母降解了物质。在我看来,这都跟饥饿有关(雕塑是管状的、如肠子一般),因为这个过程中面包发酵如同身体的膨胀,消耗的是食物和它自身。”


《我们与星星的化学构造并无二致》(MQ300),2019

《我们与星星的化学构造并无二致》(MQ300),2019,图片拍摄、鸣谢:马克.奎恩工作室


生命密码

“面包手”与展厅内的“指纹”、“瞳孔”形成了对应的观看关系。指纹、掌纹、瞳孔与DNA一样,是生物学层面的个体身份指代,在人类世界中担任身份标识的功能。指纹、瞳孔可以被扫描仪识别,指纹录入则形成了最庞大的人类身份数据库;掌纹在某些文化语境里被视作预示命运天定的符号。


马克.奎恩用这些客观的生命指代去探讨身份、命运等哲学层面的宏大话题。“我用20分钟或更多时间做出20个手掌面包,然后切割出来,它们都是不同的。这意味着,根本没有既定命运这回事。它总在变化,不是固定的,我们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改变我们的命运。这与自由意志相关。”


《迷宫》要表达的是身份的不可知性。观者的眼睛在指纹的纹路上游移,正如一个人置身于迷宫中努力想要走向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中心点。在这个系列中,奎恩抛出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真正地了解任何人,甚至我们自己?”


在“我们与星星的化学构造并无二致”系列中,奎恩在圆形的画布上用一种照相写实主义和非表意化的风格描绘了被放大的瞳仁。画面中,放大的瞳仁如同璀璨又浩瀚的宇宙,蕴含着着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 “瞳孔”一词的词源来源于希腊语的“彩虹”。“在瞳孔的色彩世界中,甚至是在最微妙的、深色的色彩中,也能升华出对个体性的赞颂。在正中间的瞳孔如同一个黑洞,纳入了所有的生命的神秘和不可知性。这是对我们生命存在的不确定性的一种深层次的表现。”


马克.奎恩做了一系列探讨生命的作品,父亲的科学家基因在他的艺术创作中得到了完美释放。2002年,他将身体内的碳元素提炼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耀眼的钻石,给这个作品取名《最终,我是完美的》。“这个标题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因为只有碳不断变化、转化,生命才能得以产生和延续;所以这里的完美实际上指向的是死亡。”


《关于爱的一切-呼吸》,2016。《最终,我是完美的》,2002

(左)《关于爱的一切-呼吸》,2016,图片拍摄:Todd-White Art Photography,图片鸣谢:马克.奎恩工作室

(右)《最终,我是完美的》,2002


身体与爱

“我们每个人都是存在的生命体,人的身体,手、脚、基因,是非常重要的题材和媒介,身体永远是当代艺术最好的表现题材之一。” 马克.奎恩说。


马克.奎恩的身体雕塑,都是从真实的身体中“套模”而成。像是一种样本记录,他用这样的方法记录了各色人类样本,比如跨性别人群、欧洲新移民等。在“身体异变”系列中,他记录了那些主动改变身体的人们,比如以经历了无数整形手术为求获得世界上最大的乳房闻名的女子,患有脑肿瘤的“僵尸男孩”等。


1991年,马克.奎恩用自己的血液做了一件雕塑,模型是自己的头部。这件名为“自我”(Self)的作品,让他一举成名。此后每五年,他都要做一件同题作品。2018年,奎恩再次以血液做雕塑,把血液塑造形成两个巨大的立方体。每个立方体都由近3000名志愿者捐献的血液制成,其中一个立方体的血液来自是难民,另一个是非难民。“这些难民仅仅因为出生在‘错误’的地方,就被迫离开家园去异乡生活。对我来说,难民危机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人道主义悲剧之一。”马克•奎恩用这件作品表达了一个基本概念:皮相之下,我们都是一样的。


马克.奎恩的艺术观是不局限在画廊、美术馆的,他希望“艺术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1999年奎恩受到博物馆中古典雕塑的启发,开始创作“完整的大理石”系列。用古希腊理想美的表现语言,去展现现实中的残缺身体。其中,最有名也是最富争议的作品是位于伦敦市中心特拉法尔加广场的雕塑《怀孕的艾莉森.莱普》。“比起所有文章、书籍、国会辩论,这件雕塑更好地改变了人们对残疾人的看法,这是艺术应该做的。” 马克.奎恩说。


“爱是一种美好的瘾,是对基因势在必行的一种投降。” 马克.奎恩说。


此次个展中 “关于爱的一切”的系列作品,让我们感受到艺术家除了科学之外的温柔内核。该系列每座雕塑都通过现场浇铸呈现了一对情侣以不同姿势拥抱着彼此的场景。在浇铸的过程中,奎恩与其合作者的身体紧紧地交织在一起。“这些雕塑都是关于某个瞬间或者某段记忆的残片。它们像是一缕空气,消逝于一呼一吸间, 一瞬即永恒。” 奎恩说。


“关于爱的一切”系列作品创造了一种当代的、不加矫饰的语言来谈论爱情。与“完整的大理石”系列相似,这些身体也是残缺的,而玻璃纤维的材质加剧了作品的脆弱纤细感,暗喻了人际关系的脆弱。


“马克•奎恩:皮相之下”

展览地点 |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览日期 | 2019年3月8日至4月24日


编辑—Panli 撰文—Tuche 图—© Marc Quinn Studi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