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城市 岛屿 海洋

城市 岛屿 海洋

评论
摘要: “领土不仅是土地意义上的,它由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和身份认同构成,是超越任何国家主义参考标准的复杂系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作为一个跨媒体研究平台,MAP Office的创立者古儒郎(Laurent Gutierrez)和林海华(Valérie Portefaix)对珠三角地区发展的观察和研究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两人分别来自摩洛哥与法国,自1995年扎根香港以后,将研究的兴趣转向领土问题,开始以此作为创作的主题。而在他们看来,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香港, 仍然是其中值得研究的一个重要样本。


“从古至今,领土的定义不仅仅是土地意义上的,它由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和身份认同构成,是超越任何国家主义参考标准的复杂系统。” MAP Office表示。


他们并不把自己定义为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而是用艺术手段展示学术研究的学者。从最初首先关注到尤其是内地和香港的城市以及城市化的基础设施,到2008年后将目光集中在岛屿领土以及岛屿板块向海洋移动等问题,MAP Office 的研究方向经历了多个时期,如今他们越来越多地开始做一些人类学与艺术交叉的尝试。


 MAP Office , 《新香港岛屿》

MAP Office , 《新香港岛屿》Hong Kong is Land,2014-2016


MAP Office , 《湾仔岛屿》

MAP Office , 《湾仔岛屿》Wanchai Islands,2018


最近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展览“湾仔文法:过去、现在、未来式”上,MAP Office呈现的最新作品《湾仔岛屿》(Wanchai Islands),试图构建对香港未来的一种想象:当海岸线消失,居民终须退于水中生活。住房不足、楼价过高一直是香港人的痛,随着人们对土地供应愈发激烈的关注与讨论,百年多来的填海工程深远地影响着香港社会的发展。在过去150年间,香港的海岸线一直不断变化。每一次的填海造地都创造了一个新的天际线,发展出新的社区和人类活动。


这次他们利用立体透视模型等方法构建出了湾仔独特的地理形态:四件雕塑展现了该地区的一连串的历史和经济发展过程,包括渔港、码头、英国军事基地和红灯区,同时它提供了一种预见,在错综复杂的地下网络中,新的湾仔是一个地下城,那里居住着两栖动物,没有自然的空气和光线。


“我不是很确定我们是否想要(在《湾仔岛屿》中)解决任何问题,”MAP Office表示,在《湾仔岛屿》与《新香港岛屿》(Hong Kong is Land)这两件作品中他们都对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想象提出新的解释、历史和方法,“《新香港岛屿》所表达的更多的是从过去走向一个全新岛屿的可能未来,《湾仔群岛》来说反之亦然。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塑造这些故事,从而让人们反思,到底应该如何理解这片我们所居住的土地。”


MAP Office, 《幽灵岛》

MAP Office, 《幽灵岛》Ghost Island,2018,泰国第一届双年展


而在今年首届泰国双年展上,MAP Office创作了一件高达9米,由从附近海里收集来的渔网组成的装置作品。对甲米独特的地质结构稍有了解的人,很快便能在两者之间建立起联系。甲米的大部分岛屿由不同层的沙土堆积分层形成,近些年因为迅速发展的旅游业为人熟知。每年,很多人都因为这里美丽的自然景观和丰富多样的海上活动慕名前来,当地政府也对相关捕鱼活动大力支持。这导致了海上丢失、废弃的渔网数量不断增加,经常会缠住各类鱼、乌龟等海洋生物,对海洋环境造成巨大破坏。针对这个情况,来自香港的艺术家组合MAP Office在当地进行了实地考察,与一群致力于环保事业的潜水员合作,他们保护周围的珊瑚,从网中解救被困的动物并回收渔网,并由此免费获得了作品创作的主要材料,最终通过这种方式展现了海洋废物污染,以及保护环境等重要问题。


MAP Office的下一个重要展览将是今年3月的米兰三年展“破碎的自然”(Broken Nature), 由MoMA首席策展人保拉· 安特那利(Paola Antonelli)策划。


Q&A

《周末画报》×MAP Office(MAP Office 跨媒体研究平台,由古儒郎、林海华创办。)


Q:MAP Office往往基于大量的课题研究,您是如何看待研究在您创作中的作用?

A:没有大量的研究,我们就不能进行任何项目。这是我们实践过程中最有趣的部分。有时,问题是要如何编辑这项研究,因为我们往往会有积累太多。但与此同时,我们没有任何一个项目是真正结束,它们永远开放,可以不断重新开启,在另一个语境中被迭代,以特定的形态去回应这样或者那样的情况。


Q:您认为建筑学背景对您的创作有哪些帮助?

A:我们都曾学习过建筑学,我们因此相识。但我们都没有从事过与建筑相关的工作。林海华主修艺术研究,古儒郎主修工程。但是这些研究方法、推进开发项目的过程、空间理解等,都对我们的艺术实践有着巨大的帮助。到目前为止,我们参与过的两年展里,几乎有一半的内容都是有关与建筑学及城市活动相关的。


Q:我发现有趣的是,相对其他城市,广州、深圳和香港这些中国南方城市的艺术家更喜欢讨论领土问题,您认为这是为什么?

A: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身份危机,或者至少是对社区的寻求。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城市的年龄,广州是中国南方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但深圳和香港仍然还非常年轻。这与领土和身份的定义相关,深圳和香港对这方面的追求可能还未结束,或者至少还在探索中。


编辑— Panli 撰文— 陈璐 图—©MAP Offic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