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虚构的地图

虚构的地图

阅读数 5802

评论
摘要: 随着国际地缘政治中权利中心的转移,我们能否依然按照地图上所绘制的形态来构想世界?薛峰用个人绘画语汇,呈现出虚构和想象的地理疆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虚构

薛峰去年在北京的个展“地理叙事”是关于地图的。虽然是一个全新的系列和话题,却一直是薛峰的兴趣所在。


“ 小时候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地图测绘师,初中还得过全浙江省的地理知识竞赛第一名”。地图上的地点、名称,遥远城市的日新月异的都市景象都给予少年一种想象的刺激。1998年,美院读书时,他画了生平第一张与地图相关的作品:一张法国地图写生。“ 当时很多老师都是从法国回来的,我想我以后也会去吧。” 此时,与儿时一样,地图是作为一种未知的样式存在的,是想象的载体。


到了2018年,重新触犯薛峰这一兴趣的是马尔克斯的小说。“马尔克斯年轻时,常在哥伦比亚的喀他赫那(Cartagena)、 巴兰基亚(Colombia)往返,通过身体的消耗来消解内心的迷惘,这些我们都经历过。在他的描述中,从哥伦比亚出发,去加勒比海的各个岛屿,是极其便利的事儿,放佛一脚就能跨过去……我的地图便是从岛屿海洋开始的,岛屿成了独立区域,承载着特别自由的想象。”


虚构(fiction)这个与小说相关的词汇,也可以去形容这批画作。这些由色彩与笔触堆积、黏连而成的地图,与实际的地图并没有精准的映射关系——它们并非地图写真,而是虚构。比如“流动的形状”系列中,薛峰虚构了一个太平洋的形状。他将太平洋上的岛屿都集中到画面中象棋棋盘的格子里,由此这些岛屿又连缀成了新的版图,这个新的轮廓完成了一个命名游戏:太平洋。


虽然我们可以将这一版图的重新编织视为一种对“权力编织”的呼应,比如飞地即是用权力打破地域的自然分割,而强行建立了版图联结;但薛峰坦言,地域政治经济学并非他所专注的领域。“我还是在美学系统、形式主义上去寻找地图与绘画发生直接联系的图像关系”。


薛峰,《看不见的地盘2018-2》,2018

薛峰,《看不见的地盘2018-2》,2018


《地理叙事》个展现场(部分)

《地理叙事》个展现场(部分)


笔触与地图

“笔触”是薛峰的自我词汇,一个视觉标识。笔触,字面上理解是关于用笔方法的绘画术语,比如涂抹,点缀,刮蹭;这些呈现于画面则是繁复、叠加的色彩,一些没有规则的点、线。


此次个展中,他将一些作品命名为“笔触场”、“ 笔触景观”,想去探讨“笔触”这个铺陈于画作的元素是否有独立存在的可能性。“我觉得笔触存在一种单独的状态,不依附于任何对象。那是否可以通过笔触去塑造一种形状或实现一个完全自我的景观呢?”


关于笔触的实验、探讨在进入地理叙事时,诞生了新的意义关联。尝试放弃“勾线”,让类似岛屿的结构在洋流的环绕下呈现出一种动态的流淌和运动,这对应着艺术家对疆域的理解。另外,可无限放大、玩味的笔触,则对应着Google Maps 的伸缩功能。


“我发现纷飞在地球上各个角落的岛屿,把它们综合起来,就是一个地图的概念。通过一个具体的国家形象,我把笔触介入进去,来改变我们原先看地图的地貌形态,我发现这是跟绘画有关系的外形和视觉效果。”


薛峰

薛峰

1973年出生于中国浙江,199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和生活于深圳。


Q&A

《周末画报》× 薛峰


Q:“ 地理叙事”中如何体现“ 叙事”二字?叙事的意图和落脚点是什么?

A :我的绘画与事实没有一点关系,去打破对地图的标准化认识,放弃标准化;把视觉游戏植入,与原有的标准地图发生错乱,与人们的固有认知发生错乱,制造混乱的叙事。另外,在国家外形轮廓里把笔触植入,制造绘画的叙事。


Q: 曾在德国杜赛尔多夫美术学院进修过,里希特对你有影响吗?

A:当时打动我的是里希特的“模糊”,对边缘的模糊;吕克图伊斯曼也有这种模糊。但现在我在反思标准化,并没有以前那么喜欢里希特了。


编辑— Panli 撰文—Tuche 图— 博而励画廊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