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数字迷幻

数字迷幻

评论
摘要: 通过黑暗的走廊来到展厅,里面是一片花的海洋。五颜六色的虚拟鲜花撒落在墙面和地上,随后又生长飘落于观众的发肤之上。若观者站在一处静静不动,周围就会慢慢诞生更多的花朵,而你去触碰它,则会加速它的凋零和死亡。每一朵花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凋谢就不会再重生。与一朵花相遇的时间,也就是当下的那一刻。四季更迭,房间中始终带着隐约的鲜花芬芳。 这个名为《花之森林,迷失, 沉浸与重生》的新媒体装置来自日本团体teamLab。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这件超越视觉体验的“浸入式”装置《花之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是炙手可热的日本艺术团体teamLab的代表作。“人类的身体和世界的关联性是怎样的?我一直都很在意这样一个主题。过去人们总是过于在意这两者的界限,而我们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界限会越来越模糊。迷失在森林中的人类,摆脱自己的肉体意识,完全融入作品之中,重新去认识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去寻找新的自我,这是我想通过我们的创作要传达的。”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告诉《周末画报》。


作品《水晶宇宙》

作品《水晶宇宙》


史上人气最高艺术展

继伦敦、东京、洛杉矶的展览后,去年在北京佩斯画廊teamLab举办了首个个展,开始逐渐为许多中国观众所知晓。接着展览陆续登陆上海、深圳、武汉引发热潮。而在它长长的打卡名单中更不乏耳熟能详的名字,其中包括:北野武、陈冠希,莱昂纳多• 迪卡普里奥等。“展览所带来的相似的体验,或许只有当你服用了一把非法药物才会有此感受。当然它不会给你的身体带来任何伤害。只是纯粹地迷失于迷幻之中。”《 伦敦Timeout》曾如此评价。据统计,观看teamLab的展览,平均需要排队5-8个小时。来到任何teamLab的展厅,除了炫目的作品,最难忽略的便是涌动的人流,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拍照。这个高科技的梦幻仙境无疑提供了最惊艳的背景板。


借助刷爆社交平台的花卉、瀑布和水晶烟花等互动装置,teamLab早已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超级吸粉的能力。2016年,teamLab团队在佩斯画廊门罗公园(Menlo Park)空间举办展览,入场门票达20美元,在前三个半月就累计吸引了6.5万名访客,是画廊方面预期的两倍以上。今年6月,日本森大厦与teamLab创建的世界首例占地一万平方米的数字美术馆正式对外开放。这个空间将坐落于东京集娱乐消遣、购物于一体的巨大人工岛御台场的五彩城(Palette Town)。“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这样的数字艺术博物馆,"teamLab的一位发言人在接受《artnet 新闻》采访中说道,“我们想创造一个为无边界艺术品提供展示的空间,并且我们认为,需要用建立博物馆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森大厦则是希望能通过飞跃的科技技术,打造出“现代艺术中的现代艺术”。


日本艺术天团的诞生

TeamLab创立于2001年,是一个聚集了400名成员的艺术团体,其中绝大部分却是工程师和程序员。当然也包括了数学家、 网页设计师、 GC动画师、 建筑师、 平面设计师、 艺术家和编辑等。创始人猪子寿之在东京大学工部计数学毕业的同时创立了这个团队,起初只有5个人。乍一听这好像是《生活大爆炸》里“理科男”的俱乐部,却通过高科技昭示了艺术的未来,被顶级画廊、 藏家拥簇,在全球巡展,引来热潮。


他们称自己为“ultra-technologists”(超科学家), 玩转于当代艺术、 科技和设计之间。猪子对单词的定义:“是拥有专业知识,并能进行事迹创作的人。在创造的过程中,不断思考。这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思考,而是付之于实际行动的艺术实践。人类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是猪子从小到大的疑问。“基于对此想法的讨论,将创作不断的深入。我们尽可能地在创作中模糊技术这个概念,因为它只是一种手段而已。也从未强调使用更新的技术手段。只想创造出人与世界,人与自然为主题的艺术作品。” 他补充道。人、 世界、 自然,是与猪子寿之的谈话中反复出现的词语,而每次提及,他总是要思索一段时间,说一半,又会进入长时间的思考。他说自己对日常的话题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让这个身材高大,时常穿着白色T恤、运动鞋的日本人眼睛发亮的是如何改变人,做别人从未做过的事情。


teamLab Borderless 数位艺术美术馆展览现场

teamLab Borderless 数位艺术美术馆展览现场


作品《花之森林》

作品《花之森林》


远不止一场灯光秀

“可以不要那么肤浅吗?”在teamLab北京佩斯的展览期间,一位年轻观众看着门口排起的长龙略有不屑地说道。最初的视觉震撼过后,有人会觉得这不过是一场用灯光包裹的“互动灯光秀”。或许,当观众稍稍放下相机,会有不一样的体会。《花之森林》所讲究的“一期一会”有着人可以扼杀生命的“物哀美学”。而在2016年,猪子来到日本德岛县,也是他的故乡。在深山峡谷中他希望做一个人造投影瀑布,当时团队的人都告诉他不可行。最后猪子雇了几个山民,爬树攀藤帮他搭建了设备,最终成功了。深谷变成了一个艺术空间,打破人造和自然的对立感。至今说起这个项目他都掩饰不住地兴奋,花了很多钱,没有什么的商业价值,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是任性的项目却让他十分感动。


“数字化时代背景下,我们开始运用科技的手段,看电视、电影,玩游戏。而我更加喜欢用自己的真实的感触去体验。站在那个峡谷中,有种神圣感觉。”他说。花、鸟、流水、森林等自然之物一直都是teamLab作品中的核心意象。科技只是手段,站在如梦似幻的作品面前,希望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都市人重新感受自然界中生命的活力,一直通过酷炫地灯光呼唤着。


teamLab创始人猪寿之

teamLab创始人猪寿之在佩斯北京中国首次大型个展“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展览现场


《周末画报》×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


Q:能否介绍下创造的过程?

A:首先我一直在思考,人和世界关联的这个主题。在确立这个概念后,集结我们的团队,然后在大家的合作过程中,又不断产生新的想法,去完善这个主题。


Q:如何吸引大批ultra-technologists来参与这个新媒体艺术的创作?

A:(笑)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团队,在这个新的时代,人们对于艺术越来越感兴趣。虽然现在是网络的时代,但是人们越来越对事物的本质感到了兴趣。不是表面的东西,也不是那些不真实的东西,是现代社会人类对于真实事物的一种渴望。它跨越了人种和国界。


Q:如何取得艺术性和技术性的平衡?

A:我们一直在探索跨越界限,消除界限这个概念。我们不认为科技是最重要的因素。我们所感兴趣的是艺术运用数码科技的手段如何得以延伸。


Q:teamLab在构思创作的过程中有哪些考量的要素?

A:我们一直寻求把互动性和艺术联系在一起。在观赏传统艺术时,其他观众的存在或多或少是一种妨碍。当你发现展厅中只有你孤身一人是件幸运的事情。然而,teamLab的展览是不同的,其他观众的存在是个正面的元素。


Q:日本传统艺术文化在teamLab的创作中有怎样的作用?

A:我们喜欢用一些过去的文化概念。由于已经不符合当今社会的时宜,它们已经逐渐被遗忘或者消逝了。我们也相信被电子和网络所重建的社会会更加的与众不同。也就是说我们能在当下社会的发展和改变中找到后现代时期的暗示。而这些暗示可能也存在于过去的某些意象和符号之中。我们想去探索一些文化、概念、遗失和转化发展的过程。


编辑— Echo 采访、撰文— 横竖横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