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刘星:网络时代之艺

刘星:网络时代之艺

阅读数 8445

评论
摘要: 无论是和明星捆绑制造流量还是用数码技术把自己镶嵌进历史名流的旧照片,又或者用艺术手段创造网络话题,如何成为“网红”都是一个看起来门槛颇低,但变现难度极高的技术问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夜游者》,爱德华·霍普,1942年

《夜游者》,爱德华·霍普,1942年。


无论是和明星捆绑制造流量还是用数码技术把自己镶嵌进历史名流的旧照片,又或者用艺术手段创造网络话题,如何成为“网红”都是一个看起来门槛颇低,但变现难度极高的技术问题。


当下流行的各类沉浸式展览,试图将现实的边界模糊,将迷幻风格拼贴到底。teamLab的“花舞森林”曾在世界各地引发社交网络刷屏现象。据说,观看他们的展览平均需要排队5-8个小时。作为互动展览的佼佼者,他们的创作内核是探索艺术、科学与自然的关联,研究绘画观赏的二元世界如何能够变为互动式的立体空间。创始人猪子寿之开始着手项目之前,研究的却是日本传统绘画——例如浮世绘如何表现雨,以及日本神话中的动植物。展厅里,虚拟的自然成为一场幻梦,随着观众走出展览空间,梦境也随之结束,就好比在今敏的故事里,梦与现实的边界,从来也都是模糊的,我们甚至可以侵入他人的梦境窃取秘密。


网络的虚拟生活又何尝不是一场造梦运动?艺术家Amalia Ulman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或者说,太远了。她在Instagram “扮演”了五个多月的虚拟身份之后,告诉追随自己的粉丝他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无论是名媛身份、金主男友、抑郁症乃至怀孕,这些引人注目的戏剧性不过是她精心策划的线上表演,作品的名字叫“卓越与完美”。她说,有粉丝愤怒地质问她,怎么这一切都可以是假的?连怀孕都可以是假消息?这位失望的原生粉丝大概忘记了,观众和艺术家,从来都是共谋的关系。


就这样,观众在互联网上时常步入歧途,任由一些意料之外的故事造成的诱惑牵着走。但这依旧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人只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部分,即便是错判,也如同个人所坚信不疑的东西一样牢固。毋庸置疑的真实是,社交网络是用来刷存在感的,这个动作是虚无本身的构成部分。


编辑、撰文—刘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