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摘要: 到底我们是怎样一步一步地,把耶稣基督的生日,变成了一个普天同庆的狂欢日的呢?

到底我们是怎样一步一步地,把耶稣基督的生日,变成了一个普天同庆的狂欢日的呢?


这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圣诞快乐


小时候在香港,圣诞节最让人期待的是各高楼大厦的灯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传统,反正每年12月左右,在维多利亚港两边的尖沙咀、中环、金钟、铜锣湾等区域,高楼大厦们都一下子把自己装扮成圣诞树,各种各样的图案灯饰均在晚间亮起,相当耀眼。小时候父母每年总会找一天,先带我们到金钟路边吃顿炭炉火锅(广东话是打边炉),然后先在金钟中环逛一下,再坐天星小轮到尖沙咀,沿着尖东海旁一路走,一远一近地看着两边的灯饰,有点像在互相比拼。


童年时的印象总是特别深刻,最近刚回了香港一趟,灯饰虽然更为明亮,但儿时感受到的温暖已不再,倒是看到路边有一群溜滑板的年轻人,更为让人注目。


老实说来,对于圣诞节的印象,我只记得圣诞老人,好像是很多年后,才知道原来庆祝圣诞节,是为了耶稣基督的生日。后来也有很多问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圣诞老人与耶稣基督,到底有什么关系及牵连呢?为什么圣诞老人每年要在圣诞节,骑着鹿车飞到世界各地为大家送礼物呢?为什么他必须要把礼物放进圣诞袜子里呢?他送不送礼物给我有什么准则呢?如果我要写信给圣诞老人,是不是要用英文写呢?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让人费解的疑问。


我曾经有一次,是在瑞典过圣诞节的,节目气氛真的是相当的浓厚。欧洲人本来便特别重视圣诞节,感觉有点像是我们的春节,之前已听说瑞典人的圣诞晚餐很丰富,所以早有期待,只是想不到这圣诞晚餐在下午两点便开始。不过也合理,毕竟在冬天时分,瑞典下午两点的天空已经漆黑一片。在吃饱喝醉后,一行人离开餐厅,感觉已像深夜,我摇着半醉的脑袋瞄了一眼手表,才下午五点钟,看来今天应该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了。


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还是否相信这个世界存在着圣诞老人呢?还是早早便已察觉到床边圣诞袜中的礼物,是父母假装圣诞老人送的,然后再假装惊喜呢?我们都爱说,现在的小孩子才没有那么天真。


也真的是,如果我儿子有像我刚刚对圣诞老人及耶稣的疑问,我猜他一定早早上Bing或Google搜索了。


梁家俊

Karchun Leung

《周末画报》平台创意总监暨生活版主编

《大都市Numéro》主编

微博:kkkkkarchun

Instagram:kkkkkarchu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