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与自由不可兼得猫

与自由不可兼得猫

阅读数 4166

评论
摘要: “我这么酷的人,怎么会被猫束缚!”好像是并没有多久之前的事,陶立夏突然就有了猫。而在养猫的人之中,她显得非常特别,对猫的态度格外理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陶立夏与第一只猫的相遇,是在去年夏天她路过一个花坛的时候,“它太饿了,就一直追着我,抓着我的鞋子不肯放,实在没办法就把它带了回去。当时我什么都不懂,去问朋友应该怎么养猫,现在想想其实一开始犯了很多错误,但这只猫生命力顽强,也顺利长大了。”陶立夏之前从未养过动物,自认为对宠物没有泛滥的爱心,而养猫只是出于她一种令自己都没有办法摆脱的责任感作祟,怕猫咪在外面饿死或者被伤害到,所以才会去承担照料它们的责任。


“我并没有很爱猫,很多人看到猫就会冲过去和它玩,说‘啊,好可爱’,但我从来不会。” 不仅对猫的可爱感觉不强烈,陶立夏还是对猫毛过敏的体质,虽然不那么严重,但眼睛和皮肤都会敏感。经常旅行,独立写作,生活自由无拘无束,偏偏是这样的她,不停地和猫发生命中注定般的相遇。


第一只猫在陶立夏出差时放到父母那里照料。而今年五月她从台湾回来的那天晚上,发现经常去地铁站喂食的那只鼻子上有花纹的母猫,刚生了一窝很小的小猫。“之前我一直在地铁站看到那只胖胖的母猫,经常会给它带猫粮,后来不坐地铁也会每天去喂食,但一开始没有发现它怀孕了。”


陶立夏突然就有了猫

并没有多久之前,陶立夏突然就有了猫,之后又有了好几次和猫室友的相遇


邻居捡到的小猫

最近陶立夏在照顾的邻居捡到的小猫


看到母猫和一窝小奶猫,陶立夏觉得地铁站周围环境不好,怕它们出问题,那“烦人”的责任心又发作了。她就请朋友带了很大的猫笼过来,把猫一家接回了自己的家。这一次,因为有母猫在,小猫就很好照顾,而母猫也非常乖顺、非常会做妈妈。“我给它们做饭,买羊奶,保证它们的营养充足。后来我拍下小猫们的照片发了朋友圈,它们一只只被领养。母猫去了我朋友的书店1984Bookstore,他们的店猫、很美貌的‘奥威尔’之前被人抱走了,所以正好缺一只镇店宠物。”


而猫适应环境的能力其实还是很强,它去了书店之后没有逃走,就在院子里安然待下了。需要人照顾、帮助的时候就会对人好,不需要人的时候就不太理人。这更让陶立夏觉得对于野生猫咪来说,不存在“亲人”这一说,“我去书店看它时它还会跑过来和我相认,但也不会显得特别亲近。大家的相处模式都很有分寸。”


有了和猫相处的经历之后,陶立夏身上仿佛多了一种能够被猫辨认出来的气息,包括路过的猫都会对她表现出示好的态度。最近,楼上邻居家的孩子捡回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但家里不让养,丢弃的话它大概没法存活,陶立夏又好心帮忙担下了职责照顾起它来,直到它未来被领养走。


最新出现的这只猫咪虽然很小但脾气很大,可能是内心没有安全感,饿了或者要上厕所时都会像警铃一样拼命尖叫,但现在陶立夏已经有了一定的养猫经验,能够“科学”喂养。“第一只猫确实是不同,养它的方法什么都是新鲜现学的,印象特别深刻。到现在已经有很多朋友在问我养猫怎么养 ,我还挺有成就感,感觉多了一种技能,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也是多了体验,填补一种经验的空白。”对这个新的小房客,陶立夏充满耐心,每隔三个小时就给它少量喂奶,照顾它上厕所, 再给它擦干净身体放它在软垫上休息,在日常重复中继续这段暂时的关系。


作为一个多虑又负责的人,陶立夏不会主动选择长期养猫;而一次次把遇见的野猫领回家中,也是责任感让她做出的即时决定。在这件事情上,她的理性和感性发生着微妙的交战。“养猫和婚姻有点像,是一对一的关系,不像朋友关系,因为很多朋友可以一起玩,而猫就是你一个人的。这种关系会让我有点紧张,不想自己被束缚住,尽管它会带来很多好处,可能会给我安慰、陪伴,很好玩、能一起消磨时间,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自由,那是不可逆的。”


自己爱自由,也让猫顺其自然,所以这是一个不会给猫买领结、衣服这些奇怪装饰的主人,不会给它们拗刻意的造型拍甜美的照片,也不会修剪它们的爪子,因为猫就是猫啊。对猫咪萌点不敏感的陶立夏,从另外一种维度上感到蛮喜欢猫这种生物的,“它存在感没有那么强,也不发出什么声音 ,不会总是寻求关注或制造噪音,所以它可能是所有宠物里面我最能接受的一种。平常在家里的时候,我和猫互相独立,就像是室友的感觉。”


和这只猫相处一个月时的合影

和这只猫相处一个月时的合影


已被领养的小橘和陶立夏的新书《生活的比喻》

已被领养的小橘和陶立夏的新书《生活的比喻》


《周末画报》 × 陶立夏


Q :你觉得自己和猫的性格像吗?

A :我和猫不像,因为我不会像它们那样去寻求帮助。


Q :养猫之后,你的生活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A :作为自由职业者,我个人的生活习惯太强势,所以生活并不会因为有猫而发生很多改变。工作时它们也不怎么影响我。有些时候猫咪会顺着我的裤管爬上来,让我觉得它们会很信任我,让我觉得自己被需要。但其实猫也应该是对人这种心理很了解啦。


Q :你最近有哪些新的写作动态?

A :我会写杂志邀约的不定期的书评、专栏,新的随笔集和短篇小说集在计划中,还有一个长篇小说想要写。也在做翻译工作,今年面市的译作是科伦·麦凯恩的《给青年作家的信》和我很爱的《贾曼的花园》。今年还出版了新的散文集《生活的比喻》。


Q :猫会给你带来一些创作的灵感吗?

A :不会带来灵感,只写过一篇和猫相关的文章,给猫拍了一些照片。但猫会给我带来很多放松,你在和它相伴时不会去想别的事情,就像我翻译过的《夜航西飞》里的话,“假如你阅读,或玩纸牌,或照料一条狗,你就是在逃避自己。”和猫相处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


编辑— Sandra 撰文— FSD 摄影— 陶立夏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