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WO MEN - 我们

WO MEN - 我们

阅读数 7144

评论
摘要: WOMEN,这个单词代表了谁?女性?可身为女性,有时我们也好奇:每个时代赋予女性的定义与标准是什么?那些对自我与未来的迷茫,是否只能自己承担?年龄对我们而言是一份恩赐,还是纯粹负担?而女性之间的扶持与理解,是个案还是无处不在?终究,性别是一种优势,还是一种限制?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WO MEN - 我们

(左)苗苗:Marisfrolg红色格纹斗篷羊绒大衣、黑色羊绒针织衫

(右)游晓颖:Marisfrolg红色格纹直身羊绒大衣、红色经典直身羊绒大衣


Marisfrolg邀请到年龄不同、职业不同的八位杰出女性,开启一场关于女性与时代的对话。她们拥有相同的性

别,共享同一个身份;但她们代表不同的时代女性,各具鲜明的个性——宽容或执着、柔软或坚强、张扬或内敛、

鲜活或典雅……


WO MEN - 我们

(左)赵佳丽:Marisfrolg民俗提花羊绒斗篷大衣、黑色羊绒针织衫

(右)罗洋:Marisfrolg民俗提花系带大衣、黑色羊绒针织衫


美国女性主义者Gloria Steinem曾说:“并不存在某一代能教导另一代人更多或更少这回事,不同辈的人能从彼此身上学到的和给予的一样多。”


8位女性的故事,正是印证了这一点。保守的岁月里有过张扬的人,善变的时代里也跳动着坚守的心。迭代人之间虽必有差别,但时间从不会中断,如流水般串联着每一代女性,让WOMEN,成为一个无龄化的单词。因此独特的个体,得以在这份美妙的共性中任意穿梭,永远发光。


WO MEN - 我们

(左)辛丽丽:Marisfrolg驼色直身羊绒大衣

(右)朱洁静:Marisfrolg白色廓形羊绒大衣


快速发展的时代中,是迭代女性之间的个性与共性之间的碰撞和共存。25年来的Marisfrolg,相对于“外在形色”本身,更重视身着服装的女性本身的个人价值体现。陪伴时代女性共同成长:关于变化、关于坚持,关于追求美的共同认知。


而未来,Marisfrolg希望建立起不同时代女性间的联系,让wo men,不再被线性的时间所捆绑,不再被现实的标签所束缚定义,不再因年龄而裹足不前,不再迷失自己而渐行渐远,不再以挫折和遗憾作为人生的借口。让women在剧变中保持着内心的平衡,生命的率真;在成长的前行中不忘却初心,最终活成最好的自己。


WO MEN - 我们

(左)李梦:Marisfrolg大红色长款皮草、灰色印花套头衫、卡其色印花阔腿裤

(右)何文超:Marisfrolg大红色羊羔绒外套、黑色九分阔腿裤


两种时代,两种人生,

不同的WO MEN,相同的WOMEN ,

WO MEN,从未被定义。


编剧和演员如何默契创作?

女性身份帮助我们更好地表达自我了吗?

我们有年龄的焦虑吗?

如何做到对别人的故事感同身受?


苗苗 × 游晓颖

不是所有的标准, 我们, 都需要遵循去年,90后的苗苗因何小萍这个角色为人熟知,年纪轻轻的她正值芳华。也是同一年,80后的游晓颖凭借《相爱相亲》获得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演员与编剧,都是述说故事的人,一个用身体演绎,一个用文字叙述。女人,可以很脆弱,也可以坚如磐石,外界的所有定义从来不会为任何人量身定制,允许各种声音出现,允许各种事情发生,也要勇敢地排除掉那些试图操控自己的规则。现实和社会投放给女性的各种标准,我们并不需要都接着,有些就让它碎在地上吧。


WO MEN - 我们

苗苗:Marisfrolg抽象印花不对称洋装


“台前幕后,女性的身份会造成你事业上的困难吗?

苗苗: 我认为本质上不会,男女演员都是从角色、从艺术的角度出发,不会有很大区别。我的困难主要在于自己,害怕自己进入不了角色。这跟性别无关,演员更应该有自己的编创能力,要把角色的故事说得更完整。

游晓颖: 会有一些,作为一个女编剧,大家常常会说“女编剧擅长写什么”,因此很容易被设限。我觉得“擅长”是个体的不同审美,而不是性别的区分。编剧其实很孤独,永远一个人在战斗。想来编剧和演员应该更多沟通,才能互相理解和成就。


WO MEN - 我们

(左)苗苗:Marisfrolg红色格纹斗篷羊绒大衣、黑色羊绒针织衫、黑色窄脚羊皮九分裤

(右)游晓颖:Marisfrolg红色格纹直身羊绒大衣、红色经典直身羊绒大衣


“年龄是你的优势还是劣势?”

苗苗: 演员要能演18岁也能演48岁。其实要扮演年纪偏小的角色比较容易,反而是年长角色难一些,因为始终都缺少年龄赋予你的经历。那些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的演员,她们散发出来的味道是年轻人都没有的。其实心态年轻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做永远年轻的那种人。

游晓颖: 一直以来我都没为年龄的问题太焦虑。小的时候早熟,长大了反而又时常迸出天真的想法,正因如此,我能够以包容的心态接受更多东西。人很难超于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在每个年龄阶段能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情就好了。


李梦 × 何文超

我们, 能把软肋当作铠甲


WO MEN - 我们


(左)李梦:Marisfrolg芥末黄羊毛针织上衣、芥末黄羊毛针织围巾

(右)何文超:Marisfrolg鸢尾花直身洋装、黑色羊毛大衣


李梦,2013年跟随贾樟柯导演征战戛纳,是首位踏上国际红毯的90后内地女演员。何文超,通过《水印街》、《甜蜜十八岁》等作品,证明着她能在演员和导演间转化。《2018,生活没那么可怕》是她们最近合作的一部短片,听着她们的对谈,不禁会想,这对搭档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却又能有如此大的默契?也许,正因她们共享着“女性”这个身份。她们可以把女性由疼痛和缺憾所引发的成长聊得淋漓尽致,像Marisfrolg 希望女性所做的那样,可以任命某段经历作为成长的引路人,也可以罢免某些痛苦给自己塑造的假想敌,只有在各种情感考验后仍然对生命保有敏感和爱,属于女性的真正智慧和韧性才得以催生,是软肋,也是铠甲。


WO MEN - 我们


(左)辛丽丽:Marisfrolg荷叶边短款皮夹克、黑色羊绒针织衫

(右)朱洁静:Marisfrolg概念提花廓形洋装、灰色印花套头衫


“女性更多的是柔弱还是坚强?”

李梦: 我对女性的认知是从痛苦开始的。和一个男孩相爱,分开以后他的痛苦特别短暂,而我的难过却好像百转千回。但这未必是柔弱吧,只是更敏感更深情。我正是运用这种敏感去创作,真正重要的是你的内心是不是能看到可以“灵光乍现”的东西,不管是美,忧伤,还是恐惧。

何文超: 我倒觉得,女性是有韧性的。韧性并非坚强,韧性是因为明白了事情其中的意义而能够应对,也有智慧在里面,不是痛苦地咬牙硬“扛”。


“30岁,是什么样的?

李梦: 我对30岁会有向往,父母总说岁应该生小孩了。虽然我遇到的导演们总让我扮演超过我年龄的角色,但我没有迫不及待要变得成熟。如果可以,我也想永远18岁,永远青春;如果不行,年龄也不应该禁锢了生命的可能。

何文超: 但你知道吗,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她的美。我已经过了30岁了,但我发现这个小时候听起来像关卡一样的年纪,其实是女人最美的时候,可以在女孩和女人之间任意游走。


辛丽丽 × 朱洁静

我们, 真正的年龄都一样, 那就是— 当下


辛丽丽和朱洁静,60后与80后,一位是上海芭蕾舞团团长,一位是上海歌舞团首席舞者,平时忙碌在同一幢楼的楼上楼下,却难得有机会坐下聊聊。辛丽丽作为60后舞蹈艺术家,像《天鹅湖》这样的作品,一生不知道跳过了多少遍。而80后的朱洁静是新的时代的舞者,可以担任《朱鹮》等多部原创舞蹈大戏的女一号,也可以在《这就是街舞》里做嘉宾,她正在拓宽着古典舞的可能性。两代舞者,从古典舞蹈到现代舞,演出的时代背景或许不同,但为之付出的艰辛和自律,却是一样。提到“年龄”,她们相视一笑,对于舞者,时间最残忍;对于她们,时间由内心决定。年轻和衰老与数字没有直接关系,我们真正的年龄都一样,那就是—当下。


“老去的身体,会给女性舞者带来更多阻碍吗?” 

辛丽丽: 我最难忘的一次演出,是在半月板开刀三个月后跳《天鹅湖》。跳完那段“天鹅之死”,自己就像真的获得了新生。芭蕾舞演员永远在忍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女性比男性更有韧性。体力的黄金期是多岁,但我觉得我过了岁反而比之前跳得更好。就像人生一样,不用怕的,一头白发会获得更多尊重。

朱洁静: 想学跳舞的女孩总是比男孩多,当机会比男性更少的时候,女性一定要探索更大的极限才行。身体的老去和时间的流逝是回避不了的问题,但老去并不可怕,我相信舞台上的时间是永恒的,只有舞者的身体可以在这个静止的空间里舒展和释放。你如果害怕时间,它就会吞噬你,你去驾驭、超越时间,你会和它成为好朋友。


“坚持起舞,意味着什么?”

辛丽丽: 你知道脚趾甲掉了还穿足尖鞋,是什么滋味?但我从没有过放弃的念头。能坚持跳一辈子舞蹈,其中有责任也有爱。

朱洁静: 我觉得舞蹈是离“美”最近的一个职业,舞台是一个可以把命运攥在手心的地方。我对舞台不仅仅是“好胜心”,更是“野心”。女人可以如烟雨般起舞,但更要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选择,勇往直前,不顾及任何牵绊。


罗洋 × 赵佳丽

我们, 若随波逐流, 只会错过最初的自己


WO MEN - 我们

(左)赵佳丽:Marisfrolg勃艮第红直身短夹克、军绿色高领针织衫、卡其色收腿休闲裤

(右)罗洋:Marisfrolg勃艮第红漆皮系带外套


80后的罗洋,一个把镜头对准女孩的概念摄影师,拍过许多杂志封面,也因摄影项目Girls 备受BBC、CNN、明镜等国际媒体关注。但今天,00后的赵佳丽,一个备受国际品牌宠爱和关注的00后新晋超模,却想要给她拍张照。相差20年,镜头成为一个通道,通向截然不同的她们。看着赵佳丽,罗洋会想起18岁的自己,那时的她也有很多困惑,但正是困惑触发了她拿起相机,创作成了压抑和迷茫迸发的渠道。而看着罗洋,赵佳丽对自己的28岁、38岁有着很单纯的畅想:“我希望我的心和本质不会变,一直是特别的,永远都特别。” 个性是不能被抽离出精神世界的东西,它是我们困惑时最好的导航,若随波逐流,只会错过最初的自己。


WO MEN - 我们


“镜头前与镜头后,认同感来自何处?

赵佳丽: 第一次面对镜头的时候我有些害怕,经历多了之后才逐渐冒出征服镜头的自信。我很喜欢摄影师用闪光灯拍我,“啪”一下的瞬间,自己就是焦点,但我始终需要摄影师给我肯定。如果拍了十几个小时还是觉得不对,我可能会控制不住情绪,“砰”一下哭出来。

罗洋: 我看重自己对自己的肯定,清楚自己有哪些要求,我希望拍摄对象能够自然而真实地面对镜头,最怕的是他们刻意隐藏自己的状态,我想将所有的东西调到一个对的状态,哪怕需要死磕。只要将所有的东西调到一个对的状态,会有好片子的。


“工作之外,你的放松方式是什么?”

赵佳丽: 蹦极、跳伞,想要释放,去体会那种死里逃生的刺激。同时我是典型的群居动物,喜欢热闹带来的安全感,很怕一个人在家,特别累的时候希望身边有很多人,我也不用说话,看着他们就好。

罗洋: 我更喜欢一个人在大自然里呆着,我需要孤独的状态,平时工作总是很多人在一起,一直在消耗我的想法和能量,所以我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特别自我的空间去平衡。


摄影— 罗洋 采访— 李冰清 撰文— 赵典谦 监制— 耀辉 项目统筹/ 执行制片— 任菲尔 项目经理— 唐淑芬 执行制片( 北京)—郑云子 造型 — Barry Chai @ Moodsight / Macci Leung / Jacky Chen 化妆 Make-up— 小超( 苗苗) / 洪雨Zoe( 游晓颖) /代刚@Andy Creation( 李梦) / 宋戈( 何文超) / 小平 ( 辛丽丽、朱洁静) 发型 Hair— 张宸硕( 苗苗、游晓颖) / Parco Cheung( 李梦)/ 方博( 何文超) / 小平 ( 辛丽丽、朱洁静) 制作助理— 甘为/ 李欣 编辑— SMOOTHIE 设计—YiYi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