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热门评论
yAmlDorP
亮亮的经历真的鼓舞了一大批人,正能量的舞者,希望未来会越来越好
QVqDFUYK
羡慕亮亮能把爱好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在亮亮身上看到了坚持和努力,永远支持亮亮!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阅读数 11235

今日热度 10

评论
摘要: 八月的上海,《周末画报》的大片拍摄和采访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和胡浩亮多年前生活的武汉一样,此时的上海天气闷热潮湿,台风过境的天空,云朵形状瞬息万变,一如风云际会的舞坛江湖。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QVqDFUYK 2018-09-05 22:23:35 发表
羡慕亮亮能把爱好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在亮亮身上看到了坚持和努力,永远支持亮亮!
yAmlDorP 2018-09-05 17:48:32 发表
亮亮的经历真的鼓舞了一大批人,正能量的舞者,希望未来会越来越好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Fendi Monogram皮草拉链外套、Monogram遮阳帽


这就是街舞,这就是亮亮!

去年年底,一连串的消息在街舞圈里传开了,那就是,有两档号称斥巨资打造的街舞节目即将开拍,对于一直处于主流文化边缘的街舞圈来说,这无疑是大好的消息。胡浩亮也得知了这些消息,但当时的他一门心思想要做好眼前的工作,比赛这件事—早已“好汉不提当年勇”了。不过,当身为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常务理事的胡浩亮去北京开会的时候,却意外地“偶遇”了导演姜超,殊不知姜超此行是特地前来邀请他参加《这!就是街舞》的录制。经其一再劝说下,胡浩亮最终产生了前来一试的念头,他说是被导演的几句话打动了—这个节目不会消费舞者,而是会保护他们,把舞者身上优秀的、真正的一面表现出来。


刚进组时,曾经参加过电视舞蹈大赛的胡浩亮压根儿没多想,以为就是单纯的比赛,并未意识到“真人秀”的成分之重,对于名次,他更是不曾在意。到了节目组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除了比赛,选拔、排练、开会统统要录像,还要接受很多采访,好的差的一面都要坦然面对观众,这一切都令选手们紧张感倍增。很多街舞圈的厉害人物都来了,当看到胡浩亮的出现,那些厉害角色也都纷纷表示惊讶:“像他这样的‘大牛’早就已经不参加比赛了”,“他可是街舞圈里‘神’一样的存在!”,“当我听到要跟亮亮Battle的时候腿都软了” ……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胡浩亮:Louis Vuitton Monogram glaze夹克、系带运动鞋;Neil Barrett 拼接长裤;Boss 针织冷帽

刘春杰:Alexander McQueen 针织绑带装饰上衣、半裙、镶边踝靴


但就如同“街舞”这个艺术门类在中国的传播度一样,尽管已经夺冠多年,圈外的朋友对亮亮仍是知之甚少。不得不说,《这!就是街舞》这类节目的出现恰逢其时,年轻人们需要青春热血,街舞也需要发展壮大。此类节目虽然并未使得街舞成为主流,但至少算是得到了更多主流人群的认可,节目中所传达的正能量也为街舞文化在中国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迷恋上街舞。


尽管只获得了七强的成绩,胡浩亮却在节目中收获颇丰。参加节目让他想起早年间比赛时的样子,那时的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锐气,一直向上冲着。而这一次的他,则能够跳出来冷静旁观,“就像看着另一个自己”,他曾经在梦里遇见过这样的镜像—那应该是源自于内心不断的自省。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Prada 尼龙材质衬衫; 印花外套;Dolce&Gabbana 镶边收腿长裤;8on8 摇粒绒渔夫帽


但其实他内心也很紧张,只是不能表露。“这个节目的录制战线很长,选手们都很辛苦,而最难的部分是无论你做什么都要录像,大家当然就都想表现得更好,所以心里都会绷着。但我不能紧张,这个是群体操作,我要是紧张了身边的人会慌,大家要形成一个很好的氛围才行。但说到底,我同时又是特别享受的,我希望开开心心地去完成每一段舞蹈,也不愿浪费每一次表演的机会。”


可以说,这是一次节目与选手的互相成全。在《这!就是街舞》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格局更大、视野更为开阔、精神面貌更积极的胡浩亮, 作为Leader,他在编舞时常常不把自己放在C位,不管是面对强而有力的对手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都表现出了超强的应对、组织能力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更为重要和难得的是,他不以个人视角审视这一切,不以“小我”自居,自始至终都站在团队甚至更高的层面上看待这一切。到了最后,名次几何、得奖与否都成了不重要的事。相较其他舞者,也相较自己的从前,多了几分潇洒自如,几分从容淡定,不像是来参加比赛,更像是与老友聚会。那份有如师者的淡定包容,令他一开始就成为了许多观众心中的“王者”。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胡浩亮:Common Gender 镶边高领针织衫、Cerutti 1881 黑色长裤、Fila 拼色拉链上衣、Fengyi Tan 衍缝帽子

刘春杰:Nike 运动背心上衣、Dolce&Gabbana 绑带装饰长裤、Burberry 缀珍珠耳饰


有一种Feel叫行云流水,大象无形

《这!就是街舞》节目播出后,一位小月亮(亮亮的粉丝名字)这样评价道:“亮哥所谓控制,即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满,少一分则虚,随心所欲地运用自己的身体去舞蹈。”网上也可以找到各路大神对于胡浩亮在节目中表现的精彩点评。总而言之,看胡浩亮在舞台上的表演,根本就是与比赛无关,而是一场街舞艺术秀。


当被问到“你觉得什么才是街舞的‘魂’”时,胡浩亮这样阐释自己的理念—感觉是第一位的。当一个舞者站在舞台上的一瞬间,就已经显示出了他的气场。可是跳完之后,为什么有些舞者能够打动人,有些却无法打动人?我觉得就是一个人的思想,你的“魂”来自于你的内心。一个有“魂”的舞者,是有定力的,他能揪住你的眼神,你的目光离不开他。没有“魂”的人上了台则“定不住”,也许会因为紧张而东张西望,或者在乎你的粉丝在底下尖叫,想法太多,包袱太重,他的魂早跑了。所以当一个舞者专注于他的表达,气场便会自动出现,一个pose就可以证明一切。


亮亮在舞台上的形体展现,用“行云流水”来形容亦不为过,在他那里,舞蹈不只是舞蹈,而是艺术—这也是亮亮一直想达到的境界,成为一名舞蹈艺术家,而不仅仅是一个舞者,他说:“迈克尔·杰克逊也好,杨丽萍也好,他们都从一个普通舞者出发,最后努力成为了一位艺术家。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胡浩亮:Kenzo 绣花装饰拉链外套;Dumpty 卷边短裤;Vans 涂鸦系带高帮板鞋;Staffonly 字母装饰鸭舌帽

刘春杰:Angel Chen 拼色连体衣、长裤、人造皮草外套;Vans 系带高帮板鞋


在分析胡浩亮在节目中的表现时,有人说,正是因为亮亮不够“可爱型”,而是太过强大,时刻都在散发保护力,这让粉丝很难产生“保护欲”,又或者是,他“太没有胜负心了”。


2005年,亮亮第一次参加第二届KOD(全称Keep On Dancing,为亚洲最大的国际级街舞赛事。与德国BOTY、法国的JUSTE DEBOUT和英国UKBBOY被业内共称为“国际四大街舞赛事” ,这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并是唯一与世界接轨的街舞比赛,作者按。)比赛,进入了复赛,得了第32名。此后,他又连续七次参加比赛,直到2013年夺冠为止。所以他不是没有过胜负心,不是没有想要用名次和奖项来证明自己,只是当他千辛万苦抵达那个高峰时,突然顿悟了。用他的话说,是“那个奖杯突然砸醒了我”。而其实,很多圈内人士称,按照胡浩亮的能力,那个冠军早就应该是他的了。


但此刻的胡浩亮彻底清醒了,他明白所有的奖项不过是某一阶段的肯定,名号只是浮云,真正能使他感到快乐充实的不是名誉,而是舞蹈本身。他决定抛弃浮云,忘记胜负,回归到街舞的本质。此后的他鲜少参加赛事,出现在现场也都是以评委或嘉宾的身份。如今总有人形容亮亮“佛系”,也许,这就是“佛系”的顿悟时刻,而街舞,就是那棵圣树菩提。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Boss 防水材质斗篷上衣;Lanvin 中领长袖上衣;Burberry 格纹渔夫帽


音乐不停我为什么要停

从我在影棚见到胡浩亮起,除了吃饭、走路和化妆,其他时间看他都在“动”,衣服穿得太厚重,就轻轻地律动;衣服穿得轻便,就“人来疯”般地舞动。小学时期的亮亮被其他人误会有“多动症”,无论是上课还是业余时间,一刻都不闲着。老师责问他,你椅子上有钉子吗?罚他站着,他还动;罚他去教室最后一排靠墙站着,他也动;干脆把他赶出门去在外面“丢人现眼”,他照旧令人不解地“乱动”。人们都说,这孩子不正常。他对我说,那个时候脑子里好像永远都有音乐,每时每刻在琢磨,这个动作很酷,那个动作又该如何做,全部的心思都在舞蹈上,别人在议论些什么,与其说是不在乎,不如说是没听到。


胡浩亮1986年11月生于武汉,爷爷给他起名叫亮亮,希望日后这个孩子的前途一片光明。但小时候的亮亮很顽皮,经常干一些令家长头疼的事。有一次,他把邻居扔在楼下的旧沙发给点着了,火势迅猛,引得整栋楼的人都跑下来救火,最后消防车也来了。当时谁都不曾想到,这个因顽皮惹事而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男孩日后会成为中国的街舞界的“舞神”。


七岁时,亮亮的父母分开了。这件事给幼小的亮亮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长大后已经释然的他会开玩笑地形容那时的自己:“就好像电影里的小孩那样,想着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会是我呢?我那时会孤独,会抱怨,很没有安全感。”


九岁左右时,偶然间在同学家里看看同学哥哥的一盘VCD,几个黑皮肤的年轻人在屏幕上随着动感街拍跳着说不出名字的舞蹈,这令他双眼放光,兴奋异常,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还有人这样子跳舞!这实在太酷了!”。原本一直在学校元旦晚会上学着牛群、 冯巩说相声的亮亮,找到了展现自己的新方式。后来才知道,那个黑人歌手叫MC Hammer,是美国非常火的艺人。


1990年代中期的武汉,正随着全国的热潮一起,开始接受大量来自港台和国外文化的冲击,四大天王、TVB连续剧、港片、迈克尔·杰克逊、好莱坞大片、旱冰场、游戏厅……新鲜刺激的听觉、视觉盛宴吸引着年轻人们的注意力。彼时的国人对街舞概念几乎全无,但年轻人们已经迷恋上了那种看上去酷酷的舞步,哪怕还不知道这种舞蹈的名字—看到那些音乐来自于黑人的Rap,大家就称之为“Rap舞”。一到周末,有着同样兴趣的青少年们便聚集在旱冰场里,听着当年风靡一时的“的士高”,翩翩起舞,流连忘返。


“那个时候在旱冰场的中央有一个带柱子的小舞台,有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人就会脱了鞋子到上面去跳,跳的是什么估计也不是很清楚,但那的确算是我们最初的一个很好的交流场所,让我找到了同类。”聊起最初的跳舞经验,亮亮很是怀念,“那时我们懂得太少,但又想跳,就从MV里学,扒动作,自己练。没有老师教嘛。后来想要去拜师学艺,又没有钱,那时候家人都很反对的,认为我们这都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开始了青春叛逆期的亮亮暗暗在心中憋了一股劲:“我偏要跳!我就是要跳出个样子给你们看!”第一次在校园里上台表演的亮亮,是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搞了个临时组合,也没有名字,报着各自的本名就上场了,跳了一支Will Smith的《Boom! Shake the room》。没想到,班主任老师竟然很喜欢他们跳舞,认为男孩子嘛,动一动蛮好的。


从此,这个爱好一发不可收,一跳就是五六年。他自己一早就想明白,上大学,不如走一条适合我自己的路。于是,亮亮在初中毕业后选择念了中专。这个时期,十五六岁的他已经是一位在教别人跳舞的“资深”舞者了。


很难说哪种选择更好,人生从没有“如果”和重新再来。但毋庸置疑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胡浩亮,人如其名,的确走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闪光之路。


拍摄间隙,工作人员开玩笑地问他,一刻不停地“动”,你就不累吗?亮亮笑而不语,做了个漂亮而流畅的动作,用肢体回答了一切。


他说过:“音乐不停我为什么要停?”虽然亮亮的身上早已收敛了青春的锋芒,但透过这句话,我们仿佛看到那个一直在阳光下挥汗如雨的律动少年,执着,纯粹,热血,永不停歇。


街舞是他顿悟的圣树菩提

胡浩亮:CK Calvin Klein镶边夹克外套、长裤;Vans 拼色高帮运动鞋;Fengyi Tan 衍缝帽子

陈岚:Gucci 镶边流苏外套、半裙;Nike 系带运动鞋;Fengyi Tan 衍缝帽子


是舞蹈更是艺术

《周末画报》大片拍摄的当晚,胡浩亮就乘坐末班飞机从上海飞到北京,参加TFboys演唱会“易燃装置”的彩排。因为行程紧张,我们的采访时间一再被压缩,我只好随车前往虹桥机场,一路上开着手机录音进行对话,一直录到亮亮进入安检区。而8月25日的演唱会结束后,次日一早他便飞往广州参加活动,当天晚上又马不停蹄飞到郑州,刚下飞机的亮亮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导演直接叫上了舞台参加彩排。原定我们约好的电话补采时间是晚上十点,但他的彩排结束后已经是夜里两点多,此时的亮亮还没有吃晚饭,他一边吃东西一边和我聊天,挂掉电话时,已经接近凌晨四点。


Q:参加《这!就是街舞》后生活有什么变化?

A:工作一下子变得更多,除了要继续做以前的线下培训、比赛评委和嘉宾等,现在会有更多线上的、多媒体的曝光,会和“易燃装置”聚在一起演出。“易燃装置”是很意外的一个收获,上天对我还是真的很好,我很幸运,同时我也收获了更多可爱的粉丝(拍摄大片时的摄影助理之一便是武汉人,用她的话说“是看着亮亮的舞蹈长大的”,作者按)。另外自己也会出席一些活动。所以节奏会快很多,像最近几天我基本上是一两天就飞一个城市,很累,也很充实。


Q:心态方面有什么变化吗?

A:从来没有变化,还是一样的,回到初心,比较喜欢享受跳舞,单纯一些最好。


Q:哪个奖项让你最为自豪?

A:KOD9。


Q:有些人喜欢跳舞,但不喜欢比赛;有人可以比赛,但不喜欢过度的宣传。你属于怎样的类型?你觉得太多的宣传会对你跳舞本身产生影响吗?

A:我以前就是一个单纯的舞者的状态,我当然更喜欢回归本质的东西,不喜欢太过度的宣传。但这些都是工作的一部分,我会尽量不影响自己,保持平衡。


Q:很多人都把你当做街舞界的领军人物,而在《这!就是街舞》中也的确让我们看到你起到了一个“标杆”的作用。你怎么理解“领军人物”这个概念?

A:领军人物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在你的行业里面是一名优秀的舞者,你跳得好,被看作是一个标杆,所以很多人把目光都看向你,这个时候你的一言一行就会影响到底下的“小朋友”。在来这个节目之前,我首先就是个老师,所以为什么我一直在说,你要传达一些什么东西?只是跳得好还不行,也要有好的心态和理念。我希望中国的街舞是一个具有正能量、积极健康的艺术门类。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Love &Peace。反之如果把他们往那个不好的方向去带,那么中国的街舞就会变成喷子。这是我万万不想看到的。”


Q:对于大家称呼你为街舞界的“神”一样的存在,你怎么看?

A:我觉得那是大家对我的一种厚爱吧,谢谢大家!也许是因为我做了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吧,比如身体的极限开发等等,他们就觉得我会比较厉害。但通常我也就笑笑而已,我其实不太喜欢别人这样夸我,反而是更习惯于大家一起交流、探讨。


Q:那你觉得现在中国的街舞的发展现状如何?

A:中国的街舞其实慢慢地走向了一个很好的一个轨道,社会的包容性越来越大,政府也在支持。 许多学习街舞的小孩的家长也在配合,不再像从前那样急于求成。


Q:你怎么判断一个人跟你气场相投,你看人先看什么?相信相由心生吗?

A:先看说话吧,话不投机半句多。天蝎座比较外冷内热,熟了就会聊很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根据他的言行举止、每一个细节,分析这个人的性格。而且我还有一个厉害的地方,就是你不用跳舞,我刚开始跟你说话,就能知道你跳舞是什么样子。


Q:这么厉害!有什么秘诀吗?

A:其实就是为什么说跳舞随性格,你的思想,你的思维逻辑,你的判断,你的内心,都会反映在舞蹈当中。舞蹈是不会骗人的,它除了能够反映出你有没有下功夫练习,也能反映出你的内在。


Q:这么说的话,青春叛逆时期的你,那时跳舞的风格是偏锐利、充满了劲头的画风?

A:对,那个时候就特别想往前冲,想要证明给别人看,想要拿到名次、得奖。现在就比较“佛系”,更加理性地去看待很多事物。


Q: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自信吗?

A:不,那会儿相当不自信。


Q:为什么?因为跳得不好吗?还是因为性格?

A:都不是,哈哈!我一开始跳得还行,但因为那会儿就觉得只有长得特别帅的人才是“明星”,所以就有点自卑。


Q:那是什么时候找到的自信?是练成了什么杀手锏吗?

A:(异常兴奋地)对!杀手锏!说到这个,炸了!我告诉你(手舞足蹈,两眼放光)。我可以这样把两只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向上掰,然后环绕到身体后面,一直把手臂完全放下来(此动作请脑补)。这个很难的,但其实也有技巧。我当时也没什么必杀技,因为经常会和喜欢跳舞的人一起聊天、切磋嘛,很偶然的一次,一个比我年纪大的人,他在我面前做了这个动作,我就跟着学,一开始不懂技巧,也不太敢,怕弄伤了。结果经他这么一教,我就很轻松地完成了。那个时候我更加意识到自己身体异于常人的柔韧性。从此以后,我在武汉就出了名了,大家都知道有个跳舞的叫胡浩亮,他有个杀手锏!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了自信,觉得也没必要非要靠颜值嘛!这样一来,就越来越有状态。


Q:你的偶像是谁?你最欣赏的艺术家是什么样的?最欣赏他们身上什么样的特质?

A:偶像当然是迈克尔·杰克逊。我喜欢的艺术家,不管是在什么样的领域,都必须有个性,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最重要的是他们够专注在自己的创作上,我会比较欣赏这样的人,同时也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希望舞蹈只是舞蹈,我更愿意把它当成一门艺术。


Q:你觉得自己了解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吗?

A:我觉得我还在学习。但是我确实看过很多(人和事),从小就见过很多不同类型、不同阶层的人,对很多事自然就会看淡很多。这个世界有正能量,也有负能量,有好人,也有坏人,每个人也都有不同的侧面,没有人天生就是好人或者坏人。


Q:如何才能一直保有新鲜感和生命力?

A:我很喜欢看小朋友跳舞,他们很天真无邪,听到音乐就会做出直接的反应。回想一下我们小时候,也会想象自己是某个英雄人物,比如我比赛时编的那个《圣斗士星矢》。而等长大后大部分就失去了想象力,创造就会受到局限。所以我觉得要一直保持内心童真,保有一个纯粹的部分。


Q:最常说的自我鼓励的话是什么?

A:当我遇到一些状况时,就会鼓励自己说:“这算什么!”


Q:舞跳得这样好,你歌唱得怎么样?

A:他们都说我幸亏是跳舞了,因为我天生的五音不全,哈哈!


Q:关于近期的事业规划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A:除了原有的工作计划之外,我马上要在上海开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几年前我曾经在上海住过五年,中途回到武汉,这次因为节目,又搬到了上海,所以未来上海应该也算是我的主场。另外,我很想做舞台剧,这也是参加完节目之后产生的念头。我希望能做出一部舞台剧,喜怒哀乐都在里头。


Q: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A:我没有终极目标,其实我一直都是在慢慢做,不断地在产生新的目标。但是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我希望做一个能够海纳百川、专注、充实且快乐的人。



摄影—刘颂 at theParlor.cn 形象—Moka Shen 化妆—Kearo-M 发型—Lucy Li 特邀出镜—胡浩亮 模特—刘春杰 at 东方宾利 陈岚 at 龙腾精英 作者、采访—程小飞 艺人统筹—朱臻祺 造型协助—Zola Feng 时装助理—凌丽、黄美凤

摄影助理—春雨at theParlor.c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