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阅读数 3795

今日热度 13

评论
摘要: 舞蹈从来一直都是我们生活中非常受欢迎的娱乐消遣方式之一。广场舞在中老年群体当中的风靡,简直惊人。一度感觉酷炫的街舞,也因为许多相关网络综艺节目的推出,而持续升温,受到大家的瞩目!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我们很有幸邀约到本期封面人物胡浩亮(亮亮)进行拍摄和采访,当然不只亮亮,他的许多朋友,目前也都是活跃在街舞圈的“中流砥柱”!他们不管是依旧还在跳舞,或者转换跑道,似乎目前的工作和生活当中,仍然围绕着街舞。或许,这是一份情怀,或许,更多还是因为热爱!


陆伟 我仍然是个手艺人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轻中自有加持

“所谓街舞,就要让它回归街头”,每一个舞者都能“说自己想说的话,跳自己想跳的舞”。


在《这!就是街舞》中,你可以看到四条代表不同地域文化的街道,象征着中国街舞的“自由之地”:充满晾衣竹竿和衣服的上海石库门街、灯笼红墙配大院门的老北京中国红街、厚重仓库铁门林立的广州骑楼街、破旧砖墙配篮板架和滑板滑道的极限未来街。无论你是获奖无数的圈中翘楚,还是日复一日练习还没有名气的默默舞者,一比一复刻的四条“街道”上,彼此归零,回归街头,大家都用舞蹈来说话。


陆伟导演说:“这是一个完全原创的模式,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包括陆导在内的名编剧,用了整整两个月时间研究出初版赛制,随着节目推进而不断修改。每轮赛制出来之前,导演组会邀请街舞圈比较资深的舞者来看,是否符合街舞比赛的习惯和氛围。陆导透露道:“其实,舞美上我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最初设计相当工业化—四辆集装箱卡车开过来,集装箱翻倒后自然形成一个台,舞者们是在集装箱上面进行跳,想象中画面很酷,但是始终觉得这好像是拍电影或是MV。”街舞,总归要回到它最本初的地方:街头。四条酷炫又各具特色的街区因而呈现于众。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陆导及节目组考虑的更多是街舞最为本质的情感诉求能否展现,能否让年轻人在看完节目之后有所思考。“街舞情感诉求是和平、尊重、爱。”陆导在看完很多舞者的表演后感触颇深。当一些舞者决定参加节目录制,他们真实表现出了街头舞者的态度:“对你最大的尊重就是拿出所有能力。”或许,我也知道你为这个舞蹈本身付出了多少辛苦和汗水,如果我失败了依然对你保持尊重,告诉你下一次再击败你。


都说在网综盛行的今天,人们消费着碎片时间为得“轻松”。然而,陆伟导演认为:综艺只是个形式,你把这个东西做得很轻,那它就真的很轻,你把它想重了,那在轻当中就会有所加持。每一个传媒人都希望制作出有价值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短暂的娱乐。在娱乐的过程当中依然能够给人带来一些思考。


《这!就是街舞》节目火了,并非因为它很轻松,反倒是因为它的内核是重的,它让我们看到了重要的价值观。


匠人之心仍续

“既然我们选择做重,那我们就更想呈现每一位舞者、每一支舞蹈的精神内涵。”


在众多采访中,陆伟导演一直把自己定位作“做综艺的手艺人”,在《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中,我们仍能看到陆导的坚持与执着。


陆导强调:“第二季的节目精神气质依然不会有改变:和平、尊重与爱。这是街舞文化要传达的精神。所有舞者即是对手又是朋友,每个人充满对街舞的爱与致敬。”


但在第二季中,舞种会更加丰富。第一季已经把比较流行的街舞种类尽数展示。新一季中会增加齐舞与小齐舞的对抗。这既是当今街舞的发展潮流,也能够在团队比赛呈现出队伍融合团结的精神。在舞台呈现上,队形上变化性会更大,作品性也会更完整。除此之外,节目也会增加不同风格的世界各国的舞蹈。现在欧洲,如英国法国,街头的文化也很丰富。针对第一季的大多数编舞来自美国的情况,第二季会融入更多不同的街舞文化,再跟中国的街舞进行融合,碰撞出更大火花。


街舞是富有自由的创造,陆伟导演更是带着思考在创造一档有思考的“街舞”节目:有美,有自由,有爱,有年轻的激情。


“作品中要有美的欣赏,不管是当下时代,还是个人状态,对身边的人群要有思考。这是我做节目价值所在。”洞悉人性,陆伟导演的“手艺”之下,是鲜活生命的展现,是一个个有故事有魅力的人。



汪瀚 纯粹享受舞蹈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MW:您个人跳舞的灵感来自哪里?

WH:我跳舞最特别的一个是讲究阴阳五行的元素。比如说,Locking主要是躯干、手臂的动作,以定格为主,就比较木系一点。雷电就是Popping,触电般的感觉,其中的Waving有如海浪及带电流动。火的话,比如Krumping就很火爆;Breaking也挺火的,但更融合,它地板动作比较多,也和功夫有结合,我就把它归为土系。金对我的概念是,比较发亮地把舞蹈跳得很酷很帅,像Michael Jackson的舞蹈让人看了就想学想跟着跳。最后是House Dance,有一种很轻的风的感觉。


MW:国内外有哪些优秀的街舞赛事?

WH:日本的JDD,保留着街舞的纯粹感。德国的BOTY,是我很喜欢的很纯的BBoying比赛。英国的UK BBoy Championship也不错,但现在没那么蓬勃了。再就是法国的Juste Debut,以Battle为主,就像战场一样。美国最有名的是Freestyle Session和HHI,HHI是需要跟着规则去编排创作舞蹈的大型比赛,标准很高。

在国内,HHI中国赛区是我们现在做的最大的赛事。对大学生来说,AUDC比较专业。上海的BIS,也是很棒的原创BBoying比赛。郑州政府办的WDG,是出了名的人多的比赛。当然,还有越来越火的KOD。一些Underground的小型比赛也有不少好玩有趣的形式,比如两个人只能站在呼啦圈里跳舞。


MW:中国街舞的发展现状如何?

WH:国街舞经历了四个阶段:1980年代是引入,1990年代是学习、探索,2000年代是开发、向商业推进,2010年以后是产业化。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巩固好这个文化的本质,千万不要去过度消费它。艺术是要慢慢养的,要合理开发,过于商业化会很快形成行业泡沫。

目前做得好的街舞工作室,上海有Caster、HurryUp和Studio X,GH也很棒、品质很高,还有少儿街舞里的爵士宝贝和VISO KIDZ。全国来看,有广州的Speed,武汉的特别团体,成都的舞邦,郑州的舞王回一。北京有TI、R&B和嘉禾,还有偏商业、专做编舞的SDT。新疆的DSP,也很不错。

经济好的地方,像深圳和上海,基本上每周都会有一个新的Studio开张。现在当舞蹈老师很赚钱的,供不应求,做得好的每月赚个一两万很常见。街舞在中国,大概4到6年为一个起伏,目前是正走上高峰的时候,就看能维持多久了。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MW: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在做哪些工作?

WH:我们主要是让政府去了解街舞,和共青团、统战部、宣传部等机构有合作,以此帮助我们把街舞行业做得更加规范化。政府也很欢迎我们把街舞带到各大文化节中去做,会给我们提供报批的快速通道,以及场地和媒体的支持。

我们建立了很好的专业考级系统,有给老师的上岗证,让学生家长能够放心,更加认可街舞教育。我们还有做很多公益推广,把街舞带进校园,做好少儿街舞这一块。今年来自延安的STC少儿小齐舞团队,去美国参加了HHI总决赛,她们认真的舞蹈和极强的团队意识,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MW:对国内舞者有什么样的建议?

WH:现在大家还没有把街舞真正的精髓给玩出来,我们缺少的是对于舞蹈的一种快乐感,同时还需要跳出自己的风格来。参加比赛,应该抱着去享受和学习的态度,才会有所收获。不断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放正心态,是很重要的。

我的老师Ohji桑今年已经岁了,都还在继续跳舞。曾教过我的大师们,带给我最多的也是对于街舞的精神和态度:“Peace, Love, Unity & Having Fun”。和他们在一起跳舞,真正能感受到舞蹈给人的快乐与享受,这是最棒的。

MW-《周末画报》

WH-汪瀚


廖搏-从PRO到MC


6年前,廖搏曾经对听他授课的高中生说:“喜欢舞蹈就要不要以这个为职业。”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6年后,廖搏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因为那个高中生说准备不读书去做职业舞者。廖搏问他准备靠什么生活,学生说可以做工作室前台。“那这个跟跳舞有什么关系呢?”廖搏反问这个高中生。在采访中他接着解释:“那时候,如果没有一定社会基础,家庭条件不够好的话,做一名职业舞者几乎就是断送了舞蹈之路。”


那时候的中国街舞还是一个“野生”状态,没有专业的经纪人,没有运营团队,也没有专业的培训计划,一切全靠舞者自己。从“霹雳舞”时代算中国街舞第一代的话,生于1988年的廖搏说他大概算第4、5代。当时,街舞工作室已经初具规模,视频网站上也能找到很多欧美日韩的视频。


“那时候大家都觉得职业舞者是一个很棒的职业。”廖搏说。不用坐班,不用早起, 150~200块钱一节课的课程费。在同龄人还读大学的时候,很多20岁左右的舞者代课一个暑假就可以赚很多钱。在廖搏看来,在那个没有专业运营团队支撑的时代选择职业舞者之路就是选择“不再做舞者”。“那时候不存在职业舞者,只有跳舞很厉害的人和跳舞不厉害的人。”廖搏补充了一句。


短短几年时间,廖搏的想法就有很大改变。他看到行业的进步和变化,很多曾经的舞者转到幕后成为成功的管理层。开始用商业模式运作舞者的一切,街舞生态开始变得良性。廖搏觉得在这样的运营状况下,舞者可以专心技巧走上更高的层面,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跳出井底看世界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读高中二年级的廖搏开始接触街舞是一个偶然,最初他不过是围观跳街舞的“风云人物”中的一员。一位与他要好的同学说有地方可以学习街舞,廖搏跟着同学就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老师“几乎和不会跳差不多”。几个动作教完后,大家就变成了半自学的状态。


不专业的老师和内向的性格,廖搏学习得有些不专心,他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跳。很多时候不过是坐在教室里看同学跳,甚至一度想退出课程不再学习。还没下定决心,大家租用的教室到期,几个练习认真的同学悄悄租了新地方没有叫廖搏,“才知道,我被赶出团队了。”他暗自发誓要找到武汉最好的街舞老师,成为最厉害的舞者,“让你们都后悔。”


STEP UP 中国街舞正流行


从此他就如长在了舞蹈教室,任何一个动作都要练会为止。廖搏用“带点偏执的刻苦”来形容那时候的自己,在排练室不待到最后一班公车开车的时间他绝对不会离开,老师教给他的所有动作都练习熟练。能力增长,廖搏不想做蹲在一个地方的井底之蛙,想看更大的世界。他开始四处参加比赛,认识朋友,切磋技术。


因为参加比赛而认识了石头,廖搏开始跟着石头学习,他发现自己真的开始喜欢上了街舞。“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喜欢街舞,我只是想练好想要变厉害,无论吃什么苦都可以。”在这上海的三个月学习期间,他一次次得到肯定和鼓励。“我那时候跳舞已经快三年了,第一次被夸。”廖搏发现自己变了,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街舞”。少年心气廖搏一直很感谢父母对于他学习街舞的支持。有时,两三百美元一节课的外国顶尖舞者一对一教学,也没有含糊过。“最多一年出去比赛二十六七次。”廖搏说:“人的眼界打开了,心就是想要更好的,贪了就停不下来了。”20岁的廖搏再回到武汉,能力出众的他只能做裁判了。视频网站可以搜到他大把的视频,每周有200个学生在不同的地方听他讲课。就是这个时期,他说出开头对学生说的这番话。“我那时候没觉得自己是职业舞者,我认为我是专业的。”廖搏说。


廖搏喜欢观察,走南闯北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有挺多奇葩经历,去的地方比较多,见过的奇怪事也挺多。”他笑呵呵地说。所以现在做MC,在场上见到什么奇怪的事也见怪不怪。


因为一段发在网上的舞蹈视频《我怀念的》, 廖搏变得很红,名、利,通通涌在这个21岁的青年面前。圈内圈外他似乎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一帆风顺的,未来的路会这么一直走下去。“一个非常膨胀的时期。”廖搏这么形容那一段时间:“我说五句话几乎有四句都是让人不舒服的,因为我跳的好,所以他们都要忍着。”年轻气盛又恃才傲物,再加上不太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量问题,廖搏的口无遮拦伤害了一些人。


未来的冠军

24岁,廖搏又来北京闯荡。这一次,好运气没有如期光顾。渐渐地,他发现没有工作找上来了。后来准备结婚的时候,廖搏第一次发现“自己养不活自己”。他开始积极转型,授课、办比赛、做MC。他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机会,开始改变自己。


因为“好玩”,他在一次周年庆上尝试做MC。专业认真的态度,让大家感觉效果不错。慢慢地,找他做MC的活动越来越多。廖搏也开始认真钻研这里面的技巧,就如他刚开始学习街舞一般。


“控场”是做MC的第一要素,“那一刻必须要让大家能够来听你说话。”如果场子乱了,这个主持就算“毁了”。对时间的把控能力是第二要素,“主持一场活动,就是去做一个绿叶,把每个人都衬得比较舒服。”


主持带给廖搏最大的快乐是“反馈”,年轻时候的口无遮拦让大家面对他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愁眉苦脸”。“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大家都在忍耐。”廖搏说, “现在每一个听见我讲话,跟我在一块的人都是很开心在笑。”他说曾经因为说话让很多人难受,现在想用更多花样让大家听他说话而快乐一点。“我以前教课的时候很凶,因此好多人讨厌街舞,再也不跳了。后来做主持慢慢有人给你留言,‘因为你我更喜欢看街舞节目了’……我会很快乐。我在活动中的每一句都可能影响这个人,我就老想很有可能我影响了一个未来的世界冠军对不对?”


撰文—IM、DG、Yuruky、阿不思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