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玩具的灵魂是材质

玩具的灵魂是材质

阅读数 4753

今日热度 26

评论
摘要: 全美玩具业的热潮持续上升着, 而在这股玩具浪潮中,市场愈发细分也成为了一大趋势,比如把玩具作为“收藏品”的人们成为了这次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在玩具已经超脱了早期作为寓教于乐的工具的原本意义,在不同市场中衍生出了不同意义。那么玩具从设计到生产,究竟需要怎样的发展路径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全美玩具业的热潮持续上升着, 而在这股玩具浪潮中,市场愈发细分也成为了一大趋势,比如把玩具作为“收藏品”的人们成为了这次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在玩具已经超脱了早期作为寓教于乐的工具的原本意义,在不同市场中衍生出了不同意义。那么玩具从设计到生产,究竟需要怎样的发展路径呢。


玩具的灵魂是材质


一路光明


如果一定要追溯,最早的玩具生产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前的埃及。区别于现在玩具作为收藏品被人追捧,早在几千年前的埃及,玩具更多是作为生育仪式中的附属品,或者说作为人的模型与逝去的人一同埋葬在地下。在当时,这些玩具的材质大多是就地取材,从古埃及被挖掘出来的玩具通文物常以木头、兽骨、象牙或者是泥土为材质。距今3000年的波斯文物中发现了设有圆形轮子的拖拉玩具,古希腊也有类似的发声陀螺玩具等。


在16世纪的时候,法国和德国都已经有了已成规模的玩具制造业,材质上增加了包括石蜡、石膏以及更精细的木质结构之外,玩具的配件种类也有所上升。在18世纪的德国,当时较为发达的瓷器制造业成为玩具材质的来源之一,当时的人

们已经开始尝试给玩具穿上时髦的衣服。


一种材料被玩到极致


玩具市场风起云涌,从一个经典的玩具品牌的诞生和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对于用户潜在需求的整理和挖掘是多么重要,这一点也折射到了材质上。玩具的材质和玩具的品牌调性息息相关,某种特殊的材质则可以起到帮助完成差异化的品牌构建。以至于你想到一个材质,就能联想到这是什么品牌的玩具。


每一个少女都想要拥有一个芭比娃娃,不!是很多!而芭比娃娃在诞生之前的美国市场上给小女孩玩的玩具都是小天使,这也让创始人露丝·汉德勒想到为什么不做一款更为成熟的玩具呢?这个玩具可以更性感成美丽,也是美国文化的一种延续。时至今日,芭比娃娃完成了露丝·汉德勒的梦想,不仅仅是一代精神偶像,也涉及影视、时尚等诸多领域。芭比娃娃在材质上最具有专注性的无疑是包材采用了PE塑料材质。这种塑料无毒无味,耐高温,耐油污,这也是食品级的工程塑料。目前市面上常见的都为这种材质,这种材质的有点很多,且造价便宜。由于芭比娃娃的用户特性要求这样的玩具一定具备可操作性:换装。这也是芭比娃娃可玩性的核心。


把一种材质发展到极致的还有乐高,乐高积木的主要材质是ABS树脂塑料,目前这种ABS树脂产量很大,在应用层面也较为广泛,简而言之,这种材质是可以将PB、 PAN、 PS的各种性能有机地统一起来,其特点是保证将硬度、韧度保持在一个较高的力学性能上。 同时ABS树脂塑料大部分是无毒的,也意味着这种材料适用于为儿童为主要市场的玩具产业。据统计,乐高的每一个积木套组中的零件至少有70%由标准的通用ABS材质的积木构成。


玩具从玩耍到潮流单品,甚至是收藏品,究其本质,这些都是文化内容的衍生品。如果没有内容内核的支撑,很难产生极强的市场效应。想要玩偶卖得好,就要有足够强大的IP 支撑。


设计师Daddy_Jord和TAOOO早2016年成立了怪棒玩务,也是目前国内最为火爆的玩具品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大胆的开模造型和配色,对于成人话题的揶揄也是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区别于传统品牌在国外拿下市场后再回到国内市场, 抑或是不为大品牌代工,而是选了更为巧妙的曲线救国的路经:在电商渠道发力。凭借对青年文化和流行文化的独特见解,他们的怪棒玩务征服了众多玩咖。


Daddy_Jord认为大陆的互联网对于独立品牌的友好度较高,而且便捷到可以在供应链顶端进行采购和成本控制,某种程度上这也降低了完成一个玩具的难度,而这种降维式的生产逻辑引入新的玩家。怪棒玩务最早掀起话题性的产品是爸爸芭比这款玩具。爸爸芭比的产品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就像色彩斑斓的糖果屋,在设计上用极强的男性特征冲击色彩鲜艳的少女感爆棚的配色来达到产品话题性。青年文化用玩具来消费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这种看似不正经的方式却也符合青年文化真正的内涵。Daddy_Jord说他想用商业化的外观来包装青年文化的内核。包括但不限于性解放、 性取向、 性别认同、 性工作者、 HIV感染者,甚至还有屎屁尿这种一般情况下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把这些经过包装统统搬上台面,向普通的消费者兜售,其实是在大众文化的边缘敲打试探。


螺旋上升式的融合


玩具材质的变化的脉络和材料发展和技术进步是匹配的,制作工艺的技术进步也帮助玩具具备更高的可玩性。与当下热点IP的结合,也符合了文化反哺玩具产业的初衷。有的玩具在技术工艺上的革新创造市场,有的厂商在创意上带领传统制造工艺,各有千秋却也相得益彰。



怪棒玩务Q&A

Q=《周末画报》

A=Daddy_Jord


Q:说说你们的团队?目前运作方式是怎样的?

A: 我们是2016年10月开始正式的做这件事儿,目前还是两个人的团队,我(Daddy_Jord)和TAOOO。人员比较少,两人都要同时负责几方面的工作。


Q:自己有哪些喜欢的手办或者玩具?有哪些特别的故事可以分享的?

A: 虽然是做玩具的,但并不是真正的玩具藏家。最近觉得A依然是在商业化和作者趣味之间协调的比较好的牌子,非常崇拜。有趣味的作者不少,能把玩具卖成A那样的不多了。感觉做事儿的时候制定自己的规则比较重要,不然你只能永远在别人的规则里玩儿,这样你很难良性发展的,就挺没意思的。


Q:在生产上有遇到过什么问题和困难么?

A: 品控,搪胶玩具的合格率其实不高,这无形的增添了我们的成本。这个事儿解决不了的,独立牌子还是需要学会跟品控

问题共存吧,毕竟卖的不是一块儿塑料和工艺,我们卖的还是设计。必须明确这一点,千万不要挑错了对手。比如你要是去跟商业产品拼工艺,包装和售后,那我觉着你离玩儿砸就不远了。商业产品依托巨大的产量和自动化流水线,做品控的成本跟独立玩具不在一个水平的。


Q:我观察到爸爸芭比比较成系列之外,也有一些相对比较孤立的产品线,比如大鱼,所以在产品开发和上新有一些特

殊安排么?

A:角色好卖的话我们肯定是要做成系列的,一直出到卖不动为止。因为我们做这个事儿最后还是为了挣钱。你看到这些落单的就是不太好卖的,哈哈。不太好卖的也不是就放弃了。做这事儿比较挑战的一块儿就是变着法儿地把不好卖的东西卖出去。你就得把玩家当成可爱的小朋友,你就是喂饭的保姆,你得逗他张嘴,哎~吃一口,这样,等他吃你这口吃顺了,这个系列就成了,还挺好玩儿的。所以只能说目前还没想到什么适合它的好玩儿的点子来逗玩家掏钱。不过来日方长,嗯。


Q:在材质和制作工艺上,有哪些比较特别的?

A: 搪胶材质对应的搪胶工艺,这俩是配套的。它的优点是允许小批量生产、没有合模线、成品不易损等等。还挺适合独立

作者的,搪胶玩具的品控其实也没有很好。


Q:品牌本身的调性性感又可爱,所呈现出来的色调也很明亮跳跃,借鉴了那些其他的灵感?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

A: 怪棒在造型风格上还挺商业的,就还真有不少普通的消费者买账的。反正在我们这儿没有话题是不能聊的。我们的观点是“如果一件事儿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聊,那这件事儿八成是十分重要的。”题材上我们经常针对传统观念,但目的是要鼓励独立思考,不是单纯的叛逆和站队。常用句式是“哎?为什么不可以—”,答案经常是“哟,这么看还真不行。”或者“我看这样还行啊~”或者“我靠这么玩儿屌爆了!”感觉我们的三观在年轻人里其实还算是挺正的。


Q:你觉得玩具的魅力在哪里?怎么看玩具和潮流的关系?

A: 对于作者而言,它开发过程短平快,前期投入低,所以你的作品不那么商业也可以。它是实体产品,可以直接对市场变现,你在很前期就可以有流水养活自己了。对于玩家来说,实体产品,看得见摸得着,属于量产艺术品,有升值空间,而且感觉很唬人,独立的东西在创意上很有活力,比一般的商业的东西聪明点儿。至于玩具和潮流的关系。我本人对潮流或者流行的东西不太感冒。感觉大都是空有姿态和形式,没什么内容,不太会打动我。


撰文— 阿水 编辑— CAVA 设计— 庞森森 封面像素插画—Toyoya



MOLLY的爸爸


MOLLY的爸爸

MOLLY的爸爸


近两年中国本土卡通角色中,萌萌的Molly赢得超人气关注度,虽然在各地举行过十多次粉丝签名会,热情高涨的粉丝们每次都是通宵轮候购买限量公仔。但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凭借铁人兄弟出道的设计师Kenny,是如何转型为现在人见人爱的Molly奶爸的故事。


Designer Toy 文化由香港开始,性格谦厚亲和力强的Kenny Wong虽然不能说是“那个年代”最红的大师。那段街头潮流大爆发的千禧年间,国际间最有人气的两位大师肯定是潮流属性较强的Michael Lau和Eric So。


不过当时以“ 铁人兄弟”一员出道的Kenny也以重工业风格成为潮玩界的一个流派代表。如今1/6 Figure 知名品牌Hot Toys 社,当年也在他的精致手工催迫下,将1/6 Figure的精致度大幅提高至今天水平。Kenny 最厉害的地方是十年前设计出硬汉风格、配件精致的地盘工人1/6人偶,十年之后其他大师都在原有画风进行变奏,他却以萌萌的Molly 闯出第二个高潮。去年北京大悦城的商场展览,也是按照国际热门IP 如玩具总动员和Line Friends的规模制作, Kenny 创造的Molly形象成为当下国内最成功的卡通IP 形像。


从市场价位上分析,一个原价999元的北京展览限定航天员Molly公仔,在某淘成交价已经增了十倍,论升幅比最新手机或者限量球鞋都要可怕。去年带来北京展的小徒弟毕奇也开始备受关注。这位在潮流玩具界大器晚成的一代宗师,细说潮玩20年发展最适合不过。


Q&A 《周末画报》×KENNY WONG


KENNY WONG

KENNY WONG


Q:当初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做Designer Toy?

A:大概是2000年左右,我与其他两个朋友Winson、William都在广告公司工作,但我们都没办法在单调的平面设计工作中得到满足感。正好当时我们看到Michael Lau的第一个Gardener 展得到启发,开始尝试改装1/6公仔,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就诞生了铁人兄弟系列。后来我们将作品寄去美国的玩具杂志参赛,顺利赢得奖项而开始全职创作玩具的生涯。至于为什么以地盘工人为题材,当时的出发点是平民英雄,觉得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职业都可以成为英雄,可以十分有型格,并不一定局限于传统的超人或者兵人。


Q:在2000年的同期设计师都没坚持下去,有什么原因让你坚持创作?

A: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进来的设计师太多,市场饱和了没法再承受新作品,所以突然一下子爆发的市场又回归平静,大约2005年左右,我们三兄弟也因为对将来方向有不同看法,而作独立发展。那一段时间是整个Designer Toy 行业的低谷,因为这是一个新行业,并不一定有将来,有很多人因此选择放弃。我自己坚持的原因很简单,是我本身对设计玩具的兴趣和热情仍然在,况且也回不去广告公司做刻板的工作,加上花了多年时间总算小有成绩,并不想放弃。


Q:后来铁人兄弟解散,你是怎么会突变成Molly这种可爱设计路线?

A: 当然是有计算也有巧合成分,主要就是独立发展之后,我需要直接面对工厂跟进生产,才发现这种很精细、很有型的男性英雄公仔,生产方面真的有很多难题,要花掉巨大的精力。我意识到需要轻松一点,可爱一点的题材去平衡工作量,才能长远发展。正好在一个商场活动中,我和现场小朋友互动绘画,这一个叫的Molly 的混血女孩给了我创作灵感。


Q:现在Molly在国内人气爆发,有什么成功的秘诀?

A:我现在也不敢说Molly是十分成功,不过我在设计上,尽力向情感和走心方面发展,培养粉丝对Molly 的感情,细水长流的产品生命周期才会更长。另外我很喜欢加入新的元素,像设计师合作计划,如豆腐、海绵宝宝、大久保等,不同设计可以保持她的新鲜感。而且与不同企业、单位的合作,Molly又会跨界到不同群体中,吸引到新粉丝。印象最深刻的是早年和台湾Stayreal 的合作,因为五月天和品牌在台湾的影响力,那一年的台湾玩具展,明显多了很多粉丝。


Q:你在香港、台湾、大陆市场都分别取得成功,你怎样看待现时三地的潮玩文化和发展?

A: 我一直都觉得台湾市场对Molly来说很重要,因为台湾粉丝比较慢热,属于比较长情的一种,现在Molly去台湾玩具展,还是见到很多熟识的粉丝,多年来一直支持我。在香港因为热潮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都喜欢迎新鲜事物,对设计师来说很难长期保持人气。大陆方面仍然是刚刚起步,不过粉丝的接受能力很高,对新事物的热情和投入都远超我想象。像这次上海玩具展我的海女Molly已比平常制作多一倍的数量,仍然是供不应求。


Q:现在Designer Toy越来越多向Art Piece方向发展,你怎样看?

A:其实我们早就尝试过很多不同的制作模式,大概四五年前就有做过类似雕塑的POLYSTONE物料制作Molly。这种材质的效果和质感都很好,相对价格会高一些,产量会少一些。而且以雕塑方式制作不会受模具局限,可以自由创作,是很好玩的计划,但我个人希望Molly 能更亲和一点,更大众一些。


采访、撰文— funmic 编辑— Joanna.J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