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插画,别样的时间简史

插画,别样的时间简史

评论
摘要: Karl Lagerfeld 挥笔在纸上草草几笔勾勒出服装轮廓,工作室里的人们恐怕就要忙成一片 —与其说时装的诞生是从设计师的梦境里开始的,不如说它实实在在地生于手稿之中。百余年的时 装史,从另一面看,也是一部插画史。在摄影术变得廉价以前,一张时装画,便是一件衣服的肖像。摄影术改变了这一切,然而,时装插画并未因此完全淡出舞台。在今天,它似乎迎来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插画— Inkee Wang  服饰形象提供— Bottega Veneta


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 Valentino 秀场的第一排, Richard Haines 手执 iPad pro ,在频繁的抬头与低头之间,他左手握着的压感笔快速在 iPad pro 屏幕上勾画刚刚从眼前走过的模特。被邀请看秀已经是 Haines 这些年工作和生活中的一个固定日程,即便不在秀场看台上,他也时时刻刻随身备着笔纸,在来来往往的时髦人群当中捕捉一道道风景,生成画笔下一帧帧传神的插画。


在手机照相功能几乎可以媲美单反相机的时代,任谁都能在都市街角抓拍一两张美轮美奂的街拍照片,街拍摄影师在前些年享有的光环逐渐暗淡。而 Haines 坚持用速写的方式,让自己跻身在街拍摄影师之外 — 同是时装的旁观者,他自得一片天地。成为专职的时装插画师以前, Haines 做过时装设计。或许正是曾经的职业习惯 — 遇见灵感(比如在街头看见穿着有趣的年轻人),立刻就提笔将这点启发以速写的形式记录下来 — 慢慢地,让他发现自己的时装速写和时装设计手稿本身就具有一种超越真实衣物的美和价值,继而,他放下剪刀和布尺,从此只与笔纸作伴。


当所有的产业都面临变革的时刻,时装插画的业态似乎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

 

插画,时尚的记录者
在过去,人们对时装插画的理解,更多地陷于杂志报章。在摄影术尚未垄断时装杂志以前,早期的《 VOGUE 》杂志和《 BAZAAR 》杂志的确都是用时装插画来配合呈现一篇篇报道的,甚至于杂志封面也都不例外。然而,要考究时装插画的源起并不容易。

 

说得宽泛一点,从文艺复兴运动开始,画师为权贵阶层所作的任何一幅肖像画都是一面反映彼时风尚的精美插画。达 · 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鲁本斯在卢森堡宫墙上留下的玛丽皇后英雄事迹、里戈描绘的法国路易十四国王肖像、穆夏为 JOB牌香烟画的海报女郎,及至当代王室御用画家们绘制的戴安娜王妃坐像,缩合到纸面上,也是一本沉甸甸的时装插画典籍,而这样一部典籍,却全面反映了几个世纪以来的穿衣风尚。从这个意义上说,时装插画比起时装摄影,在记录早期服饰文化方面,占尽了时间上的优势。


直到现代时装的正式诞生和成长,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的巴黎, Paul Poiret 、 Madeleine Vionnet 和 Jeanne Lanvin 等等一批时装屋建立,时装设计师告别了过去裁缝的身份,他 /她们对服装的理解和想法大胆地参与到针对客人的一对一定制服务中去。然而,沟通是费时费力的,与其口头描绘得天花乱坠,不如纸面上寥寥几笔勾勒草图来得直观有效。所以那个时候的时装设计师,多数也都掌握了自己手绘时装设计稿的技能,我们今天认知里的时装插画,就是从这些设计师的手稿开始的。


如果说,设计师的手绘稿只是一件时装诞生之前的想象与预测,那么杂志上的插画则显然是一件时装的实际肖像画,生动与否,直接牵连着杂志读者的消费欲望。在那之后的半个世纪里,时装杂志也就靠着时装插画来填充血肉 — 在摄影术被普及到印刷行业之前,绘画仍然是最有效的视觉呈递载体,相比于抽象的文字描述,一张精致的时装插画足以涵盖文字要
表达的关于新发布的时装衣料上的所有细节。插画相对文字有明确的直观性,时装插画师之于写稿的时装记者,在那个时候的时装杂志行业里,注定是更为热门的一个工种。那个时代也催生了一批杰出的时装插画师。直到《 VOGUE 》杂志于上世纪 30 年代开始用摄影照片替代时装插画作为杂志封面刊登以前,这长达半个世纪的时装史除了珍稀的电影影像留有保存之外,也只有设计师的手稿和插画师的作品能大致反映了。换句话说,在这半个世纪中,时装插画史便是这段时装史的化石。


摄影术的介入
然而,时装插画师的光辉时代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摄影术的介入,时装插画的巅峰时代宣告结束。瓦尔特 · 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当中写道:“摄影术发明之后,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的手不再参与图像复制的主要艺术性任务。从此,这项任务保留给盯在镜头前的眼睛来完成。因为眼睛捕捉的速度远远快过手描绘的速度。”效率上,手再快的时装插画师画一幅插画作品所需要的时间,远不及一个摄影师一手按下相机快门的那一瞬间来得短促,在效率上,时装插画已经注定在比赛中坐拥劣势了。更糟糕的情况是,时装插画通常无法像文艺复兴时期卡拉瓦乔或是鲁本斯的油画那样事无巨细地逼真还原所描绘的对象,高度概括是时装插画的一个特性,这相较于摄影利用光学原理如实反映服装上的每处细节来说,对翻阅杂志的读者而言,的确没有可比性。就像《 FASHION ILLUSTRTION NOW 》一书的作者 Laird Borrelli 所说的那样:“时装插画已经从它原来所具有的时尚传播形态之一的身份逐渐边缘化为一个弱势产业。 《 VOGUE 》杂志以摄影替代插画的第一期杂志成为了时装插画地位在历史上的分水岭,并标志着它的衰落。而摄影,不论照片在后期被如何地修饰与处理,它始终与被拍摄物体的‘真实性’捆绑在一起。”


从曼雷的达达主义摄影开始,时装摄影找到了一种得体的方式,正式取代了时装插画原有的地位。此后的时装读物上,照片影像是正餐主食,而插画则只是餐盘边缘的点缀装饰。就当人们以为时装插画的历史将以这种格局画上句点的时候, Borrelli 接着说道:“我更愿意将时装插画看成是散文诗或是小说桥段。”然而,时装插画当真要以散文诗的方式收场吗?


时装插画的新气象
Richard Haines 在过去的半年里做了有意义的事情。去年 9 月份,名为“ Bushweck Boys ”的个人画展第二回开幕,几乎与此同时,他的时装插画参与了 LESS IS MORE PROJECTS主办的联展; 11 月,他为 Tony Richardson 导演的电影《 Tom Jones 》创作的插画风格电影海报对外发布;他与《 VOGUE 》杂志英国版合作的纪念式插画封面也被限量印制上线销售,另一幅他致敬 Irving Penn 的杂志封面也同时在另一个电商平台上面向读者销售。当然, Haines 作为一个职业时装插画家的业务范围远远不止于为杂志供稿或是开办展览出书等等,来自这个产业第一线的商业合作邀约源源不断向他挥手。如果你有印象的话,Prada曾经在2012秋冬男装系列发布之后做了一回展览,并推出了同名的画册《Il Palazzo》,这本画册便是与 Haines独家合作的时装插画专辑。而在 Dries Van Noten 的 2015 春夏男装系列中,设计师本人更是邀请了 Haines 参与创作 — Haines 标志性的简练铅笔线条插画被印在了这个芭蕾主题的丝质衬衫上。不消说, Haines 完完全全找到了自己和所热爱的时装和时装插画业融洽共处的方式,但凡时装摄影师能达成的业务形态,他亦能达成,而时装摄影师做不到的事,他也能实现。


更有趣的合作来自西班牙插画艺术家 Ignasi Monreal 与 Gucci 品牌的合作。 Gucci 为其 2017 度假系列找来了 Ignasi Monreal,邀请后者以这个系列的单品为灵感创作了一组诙谐的插画作品。或是模仿经典名画,或是无厘头的拼凑,Monreal 的插画作品里折射出来的,是满满的童趣。他以这样的画风坚持创作了很久,并且即时将自己的插画分享到 Instagram 上,并拥有了 11 万订阅粉丝, Haines 的 Instagram 粉丝数也有接近 6 万。可以说,这两个当下在时尚插画界颇具影响力的插画师也算可大可小的网红了。


而要说到网红插画师,相比于 Haines 和 Monreal ,或许 Alexsandro Palombo 更有代表性。和众人认知当中的时装插画师非常不同的是,Palombo 并不专注于对时装本身的描画,他更感兴趣的是时尚圈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花边故事和八卦新闻,再用画笔将这些故事和人物关系以调侃式甚至是嘲讽式的漫画形式生动再现出来。 Palombo 的绘图技法明显不像是专业美术科班出身的,无纸化的鼠标绘图方法让他的作品看上去知其十足,却像极了《蜡笔小新》的套路 — 外表稚嫩,实则重口味与成人题材属性。他将自己严格拒绝在时尚圈之外,用插画的形式犀利地围观圈内的任何风吹草动。构思巧妙的画面中,象征意味远胜于视觉美感。网友们得以在画中窥见Anna Wintour 、 Karl Lagerfeld 、 Lady Gaga 、 Marc Jacobs 、 Giorgio Armani 等人的窘相时会心一笑,然后毫不犹豫地点击浏览器的工具栏,将Palombo 的博客列入收藏。而他,将成为时装插画“野史”上难以回避的一部分。


此外,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年轻艺术家 Ignasi Monreal 凭借与Gucci 合作的 2018 春夏数字插画大片成为当下备受关注的人气艺术家之一,生于 1990 年的 Monreal ,从小受到母亲的影响,极其热爱西方的神话故事,其作品中集结了神话故事和文艺复兴时期画作的精髓,他将精美细腻的画风和超现实主义的故事融合,打造了一个充满新意的奇幻世界。


说到底,时装插画这一一度在摄影冲击之下面临生死存亡大课题的时装视觉呈现形式,似乎并没有如期地走入坟墓,相反地,在我们能够想象到的和不能想象到的地方,时装插画依旧能够施展出它独特的艺术价值。相对于时装摄影运用光影的技巧,时装插画就和过去所有的绘画品类一样,像瓦尔特 · 本雅明指出的艺术作品的“此时此地”性和独一性那样,即便在某种层面上作为商品的时装插画也具备这种不可复制的美与价值。甚至,它相对于摄影的抽象概括不再完全体现为其短板 — 当摄影摄像影像充斥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的时候,在这个居伊 · 德波描述的景观社会下,插画和文字恰恰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寄托之所,这也许正是 Laird Borrelli 所比喻的“散文诗”和“小说桥段”。

 

值得记住的名字
Paul Iribe (1883~1935)
不像今日的时装设计师,多数都有时装设计专业院校的教育背景,有基本良好的美术速写功底,早期的时装设计师多数都
是裁缝出身或是无师自通,对于绘制服装成品效果图一事,并非每个设计师都能自己把握。 20 世纪初,巴黎高级时装设计师 Paul Poiret 就委托 Paul Iribe 为他绘制服装成品图,用以印制品牌的宣传小册。 1908 年,这本名为《保罗波黑的连衣裙》( Les Robes de Paul Poiret )的宣传小册竟成了影响后世插画师的一本重要书籍。


事实上, Paul Iribe 的身份并非只是时装绘图师这么单一,他同时也是 20 世纪早期著名的室内设计师、工业产品设计师、艺术家。而他的插画作品,和他其他的作品保持着一致的视觉风格 — 在新艺术运动缓慢式微,装饰艺术运动渐渐兴起的 20 世纪第一个十年, Paul Iribe 就颇有先见地略去了新艺术运动强调的自然卷曲形态的线条,而以几何线条取代之,色彩运用上也以平涂的纯色块填充。在这些特点上,Paul Iribe 和时装设计师 Paul Poiret 是颇为密切的,因为后者的时装也十分强调略阔的直线式美感,这种风格,在后来的十年成为了时装主流。


Carl Erickson (1891~1958)
Carl Erickson 或许不是最有才华的时装插画师,但他却是最勤奋最刻苦的一个。他将自己的插画工作看成是十分严肃的事业,而他的生活几乎也都被插画工作填满 — 未必是因为生意兴隆,多数时候而是他不断强迫训练自己的绘图技法。


Carl Erickson 的插画风格不如人们期待中的细腻。在他活跃的那个阶段里,印象主义全面打开了现代派绘画的局面, Carl 的插画视觉风格也深受当时流行的野兽派绘画和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影响,线条粗略大胆,用色对比强烈,人物情绪饱满。另外,他严格遵从主流绘画艺术的程序,所有的插画作品也都如同大师作画一般,现场必须有真人模特,也因此,他的插画画面的实境感活灵活现。


他的插画作品总是以 Eric 作为自己的署名,常常见于早期的 VOGUE 杂志以及为著名香水和化妆品厂牌 Coty cosmetics 所做的广告画。


Christian Bérard (1902~1949)
和早期的一些时装插画师一样, Christian Bérard 并不仅仅以时装插画为工作, 20 世纪上半叶文学与艺术蓬勃发达的巴黎,他也是诸多活跃的艺术家中的一分子,与时装设计师Coco Chanel 、 Elsa Schiaparelli 、 Nina Ricci ,著名文学家 Jean Cocteau 以及艺术家毕加索等等都是合作密切的好友。而著名的俄国诗人、舞蹈家 Boris Kochno 更是他的亲密爱人,两人的同性恋情在当时开放的巴黎艺术界内并不为人们所讶异。


Bérard 不仅为上述的时装设计大师以及 VOGUE 杂志绘画时装插图,他本身更是一名著名的舞台服装设计师、舞台美术设计师以及室内装饰设计师,作品也都常见于与以上大师合作的作品以及他们的公寓(壁画、地毯画等)之中。


Christian Bérard 的插画风格颇具个人特色,在多数插画师以水彩营造时装轻柔质感的时候,他则选择水粉颜料,以暗调厚重的色块铺满整张画面,线条大胆夸张,摒弃了多数时装画女性化味道浓烈的缺陷,他的画面风格十分大气。


Lila De Nobili (1916~2002)
Lila De Nobili 出生于意大利,早年在罗马美术学院学习艺术, 27 岁的时候移居到法国巴黎,而这里也成为了她此后时装
插画事业的起点。而除了为 VOGUE 等杂志绘制时装插画以外,她还与剧场艺术家合作密切,热衷于为歌剧设计舞台背景
与舞台服装,与与她合作较多的就包括两个知名的意大利歌剧导演 Luchino Visconti 和 Franco Zeffirelli 。


即使在有些插画作品中, Lila 并未详尽描绘背景,但是从人物的姿态以及服装的轮廓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歌剧对她插画风格形成的深远影响。插画的整体光感颇有舞台灯光投射的效果,而人物姿态和表情也都极富歌剧演员的充沛与饱满,她对于服装面料质地的表现更是超越了当时多数时装插画师,天鹅绒与刺绣的细腻肌理是她的拿手技艺。


Kenneth Paul Block (1924-2009)
或许是因为出生并成长与美国的关系,与上述的几位插画大师相比, Kenneth Paul Block 插画的商业味道颇为浓厚,而
他这种独特“美国风格”却成为了日后千千万万时装插画教材中的经典范本。成熟的商业风格让 Kenneth 的插画广为时装杂志的欢迎,著名的专业时装刊物《 WWD 》及其旗下包括《 W 》杂志在内的多本刊物都与他保持着长期稳定的约稿关
系。在《 Drawing Fashion 》一书中,美国时装设计师 Isaac Mizrahi 不惜赞美之词高度评价 Kenneth 的插画:“他甚至
超越了时装设计师,赋予了纽约时尚一个多样而高级的面貌。Babe Paley 和 Jackie Kennedy 等人甚至因为他给他们画的画像而确立了自己的风格。”


可以说, Kenneth 的插画是集大成的,他吸收了现代绘画中关于水彩技法的经典部分,再辅以适当的夸张与抽象,而呈现出一种乱中有序、乱中有美的形态,而这种形态,对于时装杂志的商业本质而言,固然是最为欢迎的形态,这也就难怪他的插画因此成为后人争相临摹的对象了。现今人们所熟知的时装插画家 David Downton 便是 Kenneth Paul Block 插画风格的杰出继承人之一。


René Gruau (1909~2004)
只要提到时装插画, René Gruau 是永远不可能不被提及的一位集大成者。这位法国籍插画师生前留下了大量优秀的插画作品。被人津津乐道的,是他娴熟的插画技法 — 他的插画往往并不复杂,却总能用寥寥几笔轮廓和颜料涂抹,准确勾画出模特曼妙的身姿和服装该有的肌理与层次,在时尚插画界当中, René Gruau 几乎就是教科书范本一般的存在。


而在他生前留下的那些大量优秀插画作品当中,人们见到最多、印象也最深刻的,当属从上世纪 40 年代到 60 年代期间,他为 Christian Dior 所作的那些经典广告插画。他的插画风格甚至被同时代乃至今天的时装插画师们所模仿,成为一座在世界插画史上一座永远不倒的丰碑。


Antonio Lopez (1943~1987)
Antonio Lopez 于 1943 年出生于波多黎各,曾就读于曼哈顿的 High School of Art and Design ,从上世纪 60 年代开始,这位著名的时装插画师就是《 VOGUE 》、 《 HARPER ’ S BAZAAR 》、 《 ELLE 》、 《 INTERVIEW 》和 《 NEW YORK TIMES 》等刊物的常邀作者。他擅长于灵活运用色彩与技巧,将流行艺术的无拘无束别开生面地融入到时装插画中,张力十足地表现时尚。用色极为大胆,笔触粗犷,画风极具热情和感染力,向观众展示了一种新的时装绘画视角,并传递了时尚维度之下种族多样性的认同感。在思潮迸发的六七十年代, Antonio 成为其中一个经典的存在,而他为我们留下大量的时装插画也成为一个珍贵的宝藏。直到今天,那些他在六七十年代完成的作品仍能时髦地体现在街头。


值得一提的是, Antonio Lopez 也是刚去世不久的街拍摄影师 Bill Cunningham 的好友,而且就是他,在 1966年,把当时还鲜有人知的 Bill Cunningham 介绍给了摄影师 David Montgomery , Bill 才从此开启了他的传奇摄影事业。


Joel Resnicoff (1948~1986)
在 Kenneth Paul Block 与 René Gruau 等 一 批“职 业”时装 插画师 奠 定 和 树立的水彩时装 插画样 本之外, Joel Resnicoff 坚持游走在时装插画“商业与非商业”模糊的临界地带。二战之后的美国艺术潮比起一战前夕的欧洲(特别是法国)艺术,资本主义的消费文化明显胜于欧洲人本主义思想,以 Andy Warhol 为代表的美国艺术家更是“恬不知耻”地将消费主义作为艺术宣扬的主题,高歌颂扬后现代主义的物质糜烂。尽管如此, Joel Resnicoff 却不为所动,他从自己的表现主义艺术家身份出发,试图寻找“非典型”时装插画存在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他又吸纳了美国装饰艺术运动时期的经典视觉样式,赋予了插画强烈的个人特色。虽然从本质上,他的这种努力与企图并没有让他与消费文化主导的商业审美体系拉开太大的距离,但是能够在插画中注入自己特有的符号印记,这也为 Joel Resnicoff 成为时装插画史上值得一提的人物提供了最重要的依据。



插画师 — 姜疆  服饰形象提供: Hermès 、 Chloé


插画师 — Beier Wu  服饰形象提供: Louis Vuitton 、 Saint Laurent


插画师 — Sijia Ke  服饰形象提供: Chanel 、 Gucci


监制— Moka Shen 统筹— Alex Yu 编辑—小唐 撰文—林士尧 设计—小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