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杂志人生

杂志人生

阅读数 6908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2018 年的第一个选题会,编辑们凑在一起绞尽脑汁,因为《周末画报》即将迎来1000 期。作为一本纸质刊物,这是一个宏伟的、里程碑式的数字,就好像人们对于 5 和 10 的整数所带有的纪念性意义保持着不约而同的仪式认同感,坐在选题会上的编辑们总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特别”的选题,才能够匹配得上“ 1000期”这个重要的标志性时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以文言志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1.jpg


2018 年的第一个选题会,编辑们凑在一起绞尽脑汁,因为《周末画报》即将迎来1000 期。作为一本纸质刊物,这是一个宏伟的、里程碑式的数字,就好像人们对于 5 和 10 的整数所带有的纪念性意义保持着不约而同的仪式认同感,坐在选题会上的编辑们总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特别”的选题,才能够匹配得上“ 1000期”这个重要的标志性时刻。


然而最后被选中的,却是一个对于每一个编辑来说无比寻常和熟悉的选题 — “杂志人”。


选题会探讨的过程中,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其他选题——事实上,在资讯已经快到飞起的今天,作为一个对选题操作早已熟稔于心的专业媒体团队而言,选题多得简直俯拾即是,其中不乏炫酷的、怪异的、吸引眼球的。但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中,有一位同事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到底希望,在 1000 期表达什么?”


是啊,我们想要表达什么?


在今天,作为纸质媒体,撇开互联网和新媒体来讨论未来,这显然是幼稚而不切实际的。新媒体飞速崛起切实而巨大地影响了传统媒体的生态。但我们希望,经过了最初的狂热与喧嚣,内容能够重新被放置在一个重要的位置;我们希望,在碎片化阅读满足了大多数人的信息需求之后,我们仍然能够为有进一步深度阅读需求的人们讲述一个小故事;我们希望,和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有深入的互动,打开文化视野的一小扇窗户。


为此,我们想要有所尝试:我们一如既往对这个世界抱有热情的好奇心;我们将致力于更生动地讲述打动人心的故事;我们仍然发掘着生活中的美好并试图传达给每一位读者。 2018 年的《周末画报》将会有更灵活的体裁,专题形式的组合文章以更高频次和新的面貌出现,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同一个主题,更深入地挖掘,各种形式的写作和叙述被有机排布在专题之中,或轻盈、或沉稳、或长或短。这正是传统杂志专题最拿手的复古而质朴的操作,也是网络传播力所不逮的小角落。


所以,在《周末画报》 1000 期之际,我们尝试从自身开始,来讲讲一本杂志的酝酿、诞生、运作过程,谈谈其中的困惑和感动。在这个专题中,我们采访了中外著名杂志的主编和创始人们;有十年的资深从业者来说说“编辑这种生物”;编辑部里每天都使用触摸的文具居然也能拍成时尚大片;插画师则将杂志运作的每一环作了二次元表达;影评人聊了聊只要和书和杂志扯在一起就立刻高深无比的电影们;专栏作者从生活方式的角度来带来欧洲精致小巧的杂志书店之旅……这一切,组成了这一期的“ Magmen ” — 来自 Magazine Men 的造词,属于每一个杂志从业者的“杂志人生”。


编辑— 杨扬 撰文— 关子夫 设计 — Eric


因阅读而与众不同

征战媒体江湖 20 多年,现代传播以第一本月刊《现代画报》为起点, 1998 年,杂志式报纸《周末画报》的创办颠覆了当时的阅读体验,获得“中国最具革命性变革的媒体”褒奖,而在新媒体席卷而来的今天,现代传播也在试图探索新的杂志之路。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3.jpg


“以前有句话叫‘疯子做报纸,破产去做杂志’。”现代传播集团主席邵忠先生这样说,他坚持对精神生活比较关注的人才能做媒体。在布满艺术藏品和各类杂志的办公室里,他接受了采访,也是在这里,他会客、阅读、头脑风暴、开会,焦虑的时候用雪茄解解忧 — 哈瓦那百年知名品牌“罗密欧与朱丽叶” — 据说这也是英国首相丘吉尔的最爱之一。


“国外平面杂志有上百年历史,中国杂志达到比较国际化的水准还是近 10 年的事,市场、人才都缺乏沉淀,最大挑战是还没很专业就面临市场新变化,互联网的冲击。”谈到杂志的生存与发展,他并未回避纸本的“式微”,但更多的是对于杂志的执着与热爱, “杂志要面对这个挑战,因为它不按资本和市场的意志运作,没态度没个性不行。我们从 2013 年开始受到很大影响, 2014 到2017 这四年比较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更要坚持,现在后互联网时代又回到讲究个性和态度,又回归到体验经济,出来很多独立书店、私人美术馆 — 真实美好的生活。”


制作百分百原创内容的杂志之外,现代传播还通过与众多国际出版集团签署版权合作协议,引进国外业已成名的有趣杂志:如从法国引进的高端时装杂志《 Numéro大都市》,又或者献给“后 iPhone 时代”的纸质生活杂志《 IDEAT 理想家》、商业 观察《 Bloomberg 商业周刊 / 中文版》等。此外,现代传播集团在数字媒体的尝试也有目共睹,形成复合媒体平台,去年令人关注的举动是收购了全球知名文化创意短视频网站 NOWNESS ,开启了 Videozine 的新时代。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2.jpg


Q&A
Q= 《周末画报》
A= 现代传播集团主席邵忠
Q:  旗下众多刊物,定位各有不同,如何平衡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
A :康泰纳仕集团、赫斯特集团主要着眼点是时尚,而不是文化,外刊引进西方时尚的文化,不是中国情怀的文化,他们看中的是中国市场,更多从商业角度出发。我们先着眼文化,再发展商业,精英文化里的偏好细分,比较多元,比如《 Numéro 大都市》是高端时尚, 《周末画报》更综合性, 《生活》是人文角度, 《 Instyle 优家画报》则着重职场女性。


Q :作为媒体行业的先锋,怎样处于领先位置?怎么看待准则和试错?
A :第一是思想性,第二是先锋性,第三是专业性,第四是创新性。我选择投入一本杂志的首要准则是理念,杂志的“志”指的是志向——爱好、兴趣、志向,我们以前有个口号“初衷为了兴趣,但我们绝对不是在玩票”,强调专业态度。试错就是经常检讨自己,这是个宿命,没有固定模版或存货,要不断调整。每一期觉得不够好,就在下一期做得更好。


Q :在手机信息碎片化的时代,杂志人如何选择?阅读应该保持怎样的水准?
A :我觉得这两个生活体验不同,杂志是做生活方式,快餐、大餐人们都需要,不阅读不看书和杂志,这不是正确的生活态度。 “快时代的慢生活”很快会来临,我们也不能每天吃快餐。


Q :你慢得下来吗?
A :周末基本是“慢生活”,不太看手机,坐飞机时也不看手机,即便开放了无线网络。刚开始会看手机,慢慢觉得没啥好看,手机对我来说是通信,不是主要资讯来源,第一是书本,第二是杂志。这和人的生活习惯有关,我喜欢深度阅读,碎片化让人比较焦虑。


Q :作为集团最高层,如何打理从业的焦虑 ?
A :转换咯,抽雪茄是一个。有些事情焦虑没用,要面对现实,有些事情你觉得要那样做,但是做不到,回过头来认命咯,强扭的瓜不甜,我们这种人比较乐观主义,面对最难的问题,尽力而为,尽人事知天命。


Q :作为杂志人的社会责任感是什么?应该有怎样的担当?
A :传播理想、创造希望是现代传播的一个很重要的使命,国际视野、中国潮流。我自己最感兴趣的还是文化交流,这才有趣,未必一定局限于哪个国家,人类的文明是共通的,可以从小做起,一点一滴做传播人类文明的使命。


编辑— 杨扬 采访、撰文—刘星 设计 — Eric


乐观的眼睛看世界

泰勒 •  布鲁勒 (Tyler Brûlé) 最为人所 知的产品《 Monocle 》杂志对于国内的媒体行业而言,已是榜样式的存在。这位被誉为“出版界的乔布斯”的杂志人,尽管和 Apple 创始人在事实上并无太多共同点,但这种夸张的比喻恰恰描述了泰勒的视野和行动力。



27 岁时便被称为 “全英国最时髦的男人”的泰勒 •  布鲁勒,从不吝惜以自己的生活品味去形成一种明星效应,从而影响年轻新贵

 

1518502607762288.jpg

泰勒最为人所知的产品《 Monocle 》杂志正在从一本小众杂志,成长为一个生活方式品牌


回顾泰勒 •  布鲁勒 (Tyler Brûlé) 的媒体从业历程,几个里程碑式的时刻不得不提: 1994年,他在为 BBC 工作期间,于阿富汗报道无国界医生行动时两次中弹,几乎死去; 1996年,他在伦敦创立了主要将设计师人群作为读者的杂志《 Wallpaper* 》,被称作“ 1990 年代风格圣经”; 2007 年,在整个国际出版业遭遇数字化浪潮的颠覆性冲击时,泰勒创立了《 Monocle 》杂志,与《 Wallpaper* 》不同,《 Monocle 》更像是一本全面的都市生活指南。而相同之处在于,泰勒依旧持有一种“教父”的身份,来处理与读者的关系。他不吝于为自己塑造一种明星效应,去影响年轻新贵们:不停地进行长途跨洋旅行,搜寻最好的手工艺,购买精良的服装、家具,品尝最好的美食,入住精致的酒店 — 27 岁时,泰勒便被称为“全英国最时髦的男人”。游走于创意与商业之间的他,用自己的出版产品,主动积极地教导读者:“关于如何以一种讲究的风格去生活,他们需要我的建议。”


在建立之初,《 Monocle 》杂志是如此描述自己的:“这是一个新的、全球的、以欧洲为中心的媒体品牌, 旨在带来最富原创性的内容,内容涵盖全球事务、商业、文化及设计。这本杂志与这样一种消费者相沟通:无论身在何处,这些消费者都是本地人。他们生活在长途航班之上,在世界各地均有住处,每天都在跨越国界,渴望全球视野,而不是本地演绎。”泰勒本人,这是这样一种生活的忠实践行者。


而今,《 Monocle 》创刊 10 年有余,当人们越来越频繁地提及 Monocle 时,浮现在脑海中的印象,是它正在从一本小众杂志,成长为生活方式品牌。无论是与杂志一脉相承的电台和出版物,还是在全球各地实践着“ Monocle 式生活”的商店与咖啡店,在泰勒的布局中, Monocle 不是简单地满足读者的需求,而是在提供与各独特媒介形式紧密相应内容的同时,创造出新的读者形象,正如他曾在接受《 New York Times 》采访提到的年龄性别不确定读者群体——“我们的读者形象是非常包容的,对此我们从不做任何预设”。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6.jpg

在泰勒心目中,一个理想的《 Monocle 》读者是有开放的视野的,总在寻找一种不过于教条或过于政治性的观察视角


Q&A
Q= 《周末画报》
A=Tyler Brûlé
Q:  在你看来世界城市是否正在丧失其本土性,变得愈发同质化?
A :一定是这样。十年前人们意识不到这件事,但现在人们的确有了共识:世界正在同质化。新加坡街景与马德里街景看起来没什么不同。随之而来是真实本土特性和传统变得越发重要。改变这个状况并不容易,但是最起码人们开始有意识了。


Q:  在关注全球状况同时, Monocle 如何处理每座城市的本土性?
A :我不觉得我们的做法和其他媒体的做法有什么不同。可能这只是预算上的不同罢了。他们的预算可能仅允许在某地进行为期一天的采访,我们则是一个礼拜。别人只能用电话进行沟通,而我们的原则是从来不做 Skype 采访。你必须要和沟通对象坐在一个房间里聊上两个小时。这可能是我们和其他媒体最大的不同。


Q:  你会考虑更积极地在中国发展事业吗?
A :人们总会问类似问题:为什么你老去日本?第一因为喜欢那,第二因为在那里有业务要处理。最大的客户就在日本。我们要常去有大量读者群体、高认可程度的区域,而出于各种原因,我们在中国的发展受阻。某些方面,中国似乎还不够现代。


Q:  在《 The Guardian 》的一次采访中,你曾经描述过一个你眼中《 Monocle 》的完美读者—— 21 岁在澳大利亚读经济学的大学生。对您来说,理想的中国读者是什么样的?
A :一个理想的读者是有开放的视野的,总在寻找一种不过于教条或过于政治性的观察视角。他们会愿意《 Monocle 》,
因为杂志能给为他们带来有趣的体验,展示更加宽广的视野,介绍建造伟大城市的工程师们。 《 Monocle 》是一本非常乐观的杂志,我希望杂志的乐观主义为他们带来积极的影响,以积极的态度看待世界。我希望我的杂志能激励他们去世界冒险,去到处看看,去体验不同的事物。当然在本质上中国读者和别处的读者没有根本的不同。


采访— 李博文 撰文— 李博文, Joanna 图片提供 — Monocle 设计 — Eric


BON APPÉTIT如果不做杂志,就去开一家三明治店

从《 GQ 》的风格编辑到《 Bon Appétit 》的主编,型男Adam Rapoport 用自己大胆、富有创意的做法告诉大家:原来,美食杂志也可以如此时髦、如此秀色可餐。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7.jpg

Adam Rapoport 和他的家庭房


2009 年,一本由美国 Condé Nast 出版的美食杂志《 Gourmet 》宣布停刊;一 年后, Adam Rapoport 加入《 Gourmet 》的姐妹杂志《 Bon Appétit 》并宣布改版。他大胆的想法打破了传统美食杂志的选题方式和视觉格局,或者可以这么说,如今我们看到的“网红” Instagram 和Pinterest ,无不受到了《 Bon Appétit 》摩登饮食画风的影响。


其实《 Bon Appétit 》这本美食 / 娱乐杂志,是一位诞生于 1956 年的“老人家”。当 Adam 从《 GQ 》风尚编辑的职位过档之后,他收到的唯一指令是:“给我们一本新的杂志。”这在当时传统媒体开始下滑的美国市场,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差事。


2011 年初,随着杂志总部从洛杉矶搬迁至纽约,Adam 得到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洗牌”机会,他起用了大批新生代编辑和员工,试图制造出一本崭新和与众不同的美食杂志。 “让我们来做一本关于我们热爱的事物的杂志。” Adam 说,如果编辑和员工对他们正在采访的人物和食物是有热情的,他们自然会交出更机智的文字和更秀色可餐的图片,读者也会从中找到刊物的新亮点。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8.jpg

Adam Rapoport (左)与康泰纳仕首席营销官 Pamela Drucker Mann (右)


果然,改版后的《 Bon Appétit 》很快收到了读者强烈的反馈:以明亮色彩、简约字体为主的排版方式,打破了之前以《 Food & Wine 》为首的美国传统美食杂志的思维。超微距的食物图片被放大至整版作为开篇,瞬间抓住了美食爱好者的视觉,同时激发了嗅觉和味觉的相互作用。手绘和 icon ,成为了贯穿整本杂志的元素,在串联起基调的同时,让专业类美食杂志不再是“做饭者”需要的读物,而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细节。因此,从 2012 年至今《 Bon Appétit 》一直是全美杂志奖( National Magazine Awards )、社会读物设计者奖( Society of Publication Designers Awards )的座上客;杂志每一年度发布的“全美 10 佳新餐厅”和“ Bon Appétit Foodcast ”同样成为美国餐饮界分量极重的风向标。


1000_D03-09_杂志人专题--9.jpg

《 Bon Appétit 》杂志


撰文、编辑—飯飯 设计 — Eric


阅读更多请购买《周末画报》1000&1001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