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当代一梦五十年

当代一梦五十年

阅读数 2488

今日热度 37

评论
摘要: 看上去似乎永远先锋超前的“当代艺术”,到底起源于何时?也许没有一本教科书上的定义可以称为绝对精确。但在刚刚过去的 2017 年,我们见证了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里森画廊走过了第 50 周年,在它 50 年的故事里,也许可以瞥见世界当代艺术发展历程的一抹投影。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艺术,画廊,里森画廊

北京红砖美术馆丹 · 格雷厄姆个展现场的作品, Dan Graham ,

2-Way Mirror Cylinder Bisected By Perforated Stainless Steel,2011-12 © Dan Graham;Courtesy Lisson Gallery


艺术,画廊,里森画廊

朱利安 · 奥培个展现场图, 2017 ,复星艺术中心,图片由复星艺术中心提供


1967 年,一个叫尼古拉斯 · 劳格斯戴尔的年轻人胸中一片热情激昂,自信能创出一片新天地 — 他创立了里森画廊,由此开创了早期最重要的极简和概念艺术家的生涯。在第二个十年中,里森介绍了英国的一代重要艺术家,当中包括托尼 · 克拉格、理查德 · 迪肯、安尼施 · 卡普尔、施拉泽 · 赫什阿里及朱利安 · 奥培。之后画廊也相继为众多艺术家打开了国际知名度,包括刘小东、李禹焕、拉希德 · 拉纳、艾未未、宫岛达男,及由科里 · 阿肯吉尔、娜塔莉 · 杜尔伯格和汉斯 · 伯格、瑞安 · 甘德及哈龙 · 米尔扎为代表的年轻艺术家。如今,画廊通过伦敦与纽约的空间支持和开发 54  位国际艺术家。


2017 年是里森成立的第 50 年,劳格斯戴尔先生,当年的青年,现在已是一位长者。谈起往事,他的理解是 :“虽然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都会创造自己的命运,但里森画廊的成形还是包含了一系列幸运的巧合。”幸运也许是成功者的借口,但幸运毕竟是互相的,个人和时代之间如此,画廊和艺术家之间也是如此。这也许是为什么,里森把在大本营伦敦举办 50 周年回顾展的题目定为《万象共此时》:大家无分左右东西,悠悠岁月本来是一瞬共享的幸运与缘分。


艺术,画廊,里森画廊

里森画廊 50 周年纪念出版物


艺术,画廊,里森画廊

《万象共此时》展览现场,Stanley Whitney , Highsummer, Prussian Blue, May Day, Bertacca (2017),

Photo by Jack Hems© Stanley Whitney;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庆祝不仅远在伦敦,中国的当代艺术爱好者也有了机缘共襄盛举。过去一年,里森画廊先后把艺术家朱利安 · 奥培、瑞安 · 甘德、丹 · 格雷厄姆的中国首展带到我们面前。北京红砖美术馆的丹 • 格雷厄姆个展仍在跨年延续中,这位极具革新性和影响力的艺术家的 20 余件不同时期的作品,在展览中完整呈现了他 50 多年创作的历程,也不失为对画廊本身历史的一种回应。


借着首次以画廊形式参展上海西岸艺术及设计博览会的契机,里森在现代艺术基地举办了 50 周年纪念出版 物发布会,这本回顾文献集《 ARTIST | WORK | LISSON 》,以50年的资源汇成了广博而独特的画廊档案, 2000多张图片、1000余页篇幅记录了画廊的传奇历史,包括曾在画廊举办过个展的所有艺术家:从阿布拉莫维奇、艾未未、亚康法、安德烈和阿肯吉尔到莱曼、桑德贝克和韦纳。现任里森画廊策展总监格雷格 • 希尔蒂告诉我们, “这其实不是一本恭维的书,旨在客观地记录历史,里面记录了里森的 150 个艺术家和 500 多场展览,而艺术家排序方式就按照 A 到 Z 字母顺序,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当然如果一个人举办了多场展览,他 / 她占的页数自然就多,这是唯一的区别了。”


艺术,画廊,里森画廊

Q&A
Q= 《周末画报》
A= 里森画廊策展总监格雷格 · 希尔蒂


Q:  站在 50 周年的时间点上回望,你作为策展总监会如何评价里森的这段历史?什么是画廊创办的初心,它现在变了吗?
A :好问题!里森画廊的创立者劳格斯戴尔不想做一个商业画廊。当时他觉得伦敦的艺术界有些沉闷,但他知道一定有东西能够更触动人类的情感和心智。他想展示自己喜欢的艺术家,于是就这么一个展一个展地做下去了。我们现在也依然首要追求文化和智力方面的潮流,而市场的潮流永远是次要的。


Q :马上又走进新的一年,你想为里森带来什么新东西呢?
A :其实永远都会有新东西。时代变了,在过去会有很多流派和运动,艺术家之间是朋友或对手,作品之间存在呼应关系,但现在世界变得更大更多元,已经无法简单地去定义什么流派和运动。提到“新东西”你会想到年轻人,但其实我们也在寻找年长的“新”艺术家,说出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比如古巴的艺术家卡门 · 赫拉拉,现在她已经 102 岁了。


Q:  去年 10 月到 12 月,在伦敦 Frieze 期间里森举办了大型场外群展 《万象共此时》,囊括了 20 多位画廊艺术家的代表作品。为什么选择这 20 多人来代表“万象”呢?
A :这个标题当然有一点玩笑的意味。你当然不可能把万象放进此时,但还是值得一试。它有两层意思:一是艺术可以是任何东西;另一层意思,其实就是一种全球性,把世界各地的艺术一起呈现出来。


Q : 2017 年里森给中国带来了好几个重要展览,可以为我们透露一点未来在中国的计划吗?
A :我们从 2009 年开始就到中国来展开工作了。我们并不着急,慢慢地做好准备,建立各种关系。我们和中国的本土场馆合作,也把刘小东带到了科隆,他做了一个能画画的机器人,这对一个现实主义画家而言是全新的尝试。如果我们能在他的家乡也做这种尝试,那就更棒了。至于未来的计划,我们已经在做大量工作,但现在还不能说。


编辑 — Sandra   采访、撰文—黄远帆  图片—里森画廊  设计 —广龙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