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艺文明星的跨界人生

艺文明星的跨界人生

阅读数 6532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在当下这个名片上印十个头衔都不嫌多的Crossover 世代,走在潮流尖端的艺文界明星们似乎不玩跨界都说不过去了。娱乐明星喜欢当作家,作家喜欢当导演,导演喜欢当歌手,歌手想当设计师……而是什么原因支持这些跨界明星把副业干得比主业还好,背后的故事令人好奇。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艺人跨界写作这件事历史悠久,毕竟,对艺文界人士来说,出书是他们尝试跨界时最快捷的选项。但是日本漫才艺人又吉直树不一样,他挑战的可不是写真集、个人传记,而是纯文学领域—— 撰写长篇小说。又吉直树创作的小说《火花》最早刊登于日本的老牌文艺杂志《文学界》2015年2月号,获得广泛关注,令《文学界》自1933年创刊以来第一次加印数万册。之后,《火花》获得第153回芥川奖,又吉直树成了首位以漫才艺人身份获得纯文学最高奖的作家,在日本社会引起轰动。


又吉直树

又吉直树

又吉直树的获奖小说《火花》简体中文版

又吉直树的获奖小说《火花》简体中文版


近期《火花》推出了简体中文版,留着长卷发的又吉直树借此来中国进行了短暂的访问。生性谦虚的他直到登陆上海之后也依然认为:“新书发布会是在一个很小的店里,来几个人而已。”没有料到,有很多中国粉丝远道而来,带着他最新出版的日文版小说《剧场》求签名。在和粉丝的交流中,又吉直树透露了他同时身为漫才艺人和作家的生活方式。在日本,漫才是类似于中国对口相声的喜剧表演形式,又吉直树和绫部右二组成Peace组合,在日本漫才界发展得很不错。但是从艺17年也遇到过很多挫折:“做漫才艺人,最难过的就是别人不笑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在滑雪场,人们都在斜坡上滑雪,我们就被安排在这个斜坡当中表演,斜坡上人滑下去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我们不知道演给谁看,那个时候确实很悲伤。”有一天一个退出漫才界的后辈来找他聊天,“他说,尽管他放弃了搞笑艺人的路,现在生活稳定,也买得起曾经买不起的东西了,但是看到大家还在剧场里战斗,内心还是会有内疚的情绪。”正是这段对话,启发了又吉直树写出讲述漫才师徒故事的《火花》。


讲述漫才艺人故事的畅销小说《火花》被改编成热门日剧,而改编的电影版也将于11月上映

讲述漫才艺人故事的畅销小说《火花》被改编成热门日剧,而改编的电影版也将于11月上映

讲述漫才艺人故事的畅销小说《火花》被改编成热门日剧,而改编的电影版也将于11月上映

讲述漫才艺人故事的畅销小说《火花》被改编成热门日剧,而改编的电影版也将于11月上映


《火花》以又吉直树最擅长的漫才界为背景,书中无论是师父神谷还是徒弟新人德永都相当落魄,但是对漫才的热爱把他们紧紧捆绑在一起。作为作家的又吉直树准确表达了人们在追逐自己心爱之物时的种种心理活动,他特别喜欢使用主语,频繁到了超出一般小说的地步,他承认这是由于自己是漫才艺人的缘故。而据又吉直树观察,早在他之前喜剧艺术就和文学休戚相关,日本的落语大师三游亭把自己演出的节目用速记的方法写下来,速记笔记卖得非常好,令当时的作家得到启发,从那个时候开始用白话文写小说。所以正是漫才创作,令又吉直树和文学的距离比普通艺人近得多。


在热门到已被改编为电视剧、电影的获奖作品《火花》之外,又吉直树还著有和与他人合著多部作品,算是创作力丰沛的作家。在他看来,跨界并不是什么难事:“在不同的领域进行各种各样的挑战,对我来说是从不同的方向追求同样的事。”那时间是否够用呢?“我经常减少自己的睡眠时间来进行各种各样的创作,这正是我的乐趣。”


比起将跨界当作平凡日常一部分的又吉直树,另一位引人注目的跨界艺文明星则总是把生命当成一个奇迹来创造和经历,那就是刚刚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再度来到中国,除了电影新片之外还给粉丝带来一场疯狂演唱会的埃米尔. 库斯图里卡。2次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次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无数次国际电影节的获奖及提名,曾为库斯图里卡的导演生涯描上重重的金边。但这一次,“老库”还带来了他非同凡响的“无烟乐队”(No Smoking Orchestra)。


库斯图里卡和无烟乐队在演出现场

库斯图里卡和无烟乐队在演出现场


2012年老库和无烟乐队也参加了上海西岸音乐节, 影迷们都知道,他是导演里玩音节玩得最疯的,玩音乐的人里电影拍得最好的。这个巴尔干老男孩1986年就加入了无烟乐队担任贝斯手,而他的儿子现在是乐队的鼓手。无烟乐队的音乐风格集朋克、爵士和吉普赛音乐于一体,库斯图里卡把它称为“含酒精的爵士”,让你“不喝酒,也会醉”。他们鲜少在录音棚录制唱片,而选择吉普赛式浪迹天涯的巡演, 音乐风格既受朋克摇滚的影响,又牢牢扎根在巴尔干半岛。乐律节奏多变,使用的乐器繁多,融合多元文化的音乐并不局限于定义,它的目的似乎只是想制造狂欢,让所有人喜悦起来。这次在上海无烟乐队的演出现场同样让人难忘,现场的欢乐、放肆、疯狂、带着火的鼓点把观众催眠,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甚至冲上舞台,和这些巴尔干的“少年”们尽情跳舞、大笑,领受生命最本真的狂喜,纵情舞蹈。说到电影和音乐的关系,老库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回事。无烟乐队的演出就像是由很多部小电影串起来的。他们的音乐喧哗到令人晕眩,没心没肺的快乐满溢出来,野性中释放令人仿若新生的热情和能量。


 库斯图里卡和无烟乐队在演出现场

库斯图里卡和无烟乐队在演出现场


今年已经63岁的老库身上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激情和精力。“不安分”的他拍电影,玩乐队,排歌剧,踢足球,甚至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附近建造了两个小村庄,一个叫Drvengrad,这里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由老库创办的Küstendorf Film & Music Festival音乐节,另一个小村庄Andricgrad是失落人的精神坐标,它是以古老的塞族习俗为基础而建立的模型村。“生命是个奇迹”,老库拍过以这句话为题名的电影,带来过以此为题的演出,而他光芒夺目到耀眼的跨界人生同样也展示了生命令人惊叹的无限可能。


编辑— Sandra 撰文— 项斯微、马习习 部分图片— 坏猴子影业 设计— Fa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