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德奥音乐之旅

德奥音乐之旅

阅读数 5512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从某个角度说,《音乐之友》开创了中国出境旅游和文化交流的一种新模式,让更多的“乐迷”和“音乐爱好者”能够走出国门,去古典音乐的发源地, 去顶级的音乐殿堂,聆听欣赏顶级欧洲乐团演奏的音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金色大厅聆听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交响曲

在金色大厅聆听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交响曲


从来写东西没有这么踌躇过。参加完《音乐之友》举办的“德奥音乐之旅”回来已经半月有余,迟迟不敢动笔。倒不是有什么特别忌讳的,主要是此行涉及的音乐领域有点超出我的知识范围,我虽然有点喜欢音乐,但绝对到不了“音乐迷”或“音乐发烧友”的地步,听音乐只是凭着感觉听,说不出好在哪儿,也说不出不好在哪儿。“在贝多芬和勃拉姆斯墓前泪流满面”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所以一想到此文最终要与同行的“乐迷”团友们见面,内心先就胆怯起来,一个门外汉,怎好意思在鲁班门前卖弄呢?所以,琢磨了好长时间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一条,只写旅行花絮,不评论所听音乐及乐团演奏。


此行连去带回总计15天(5月23日出发,6月6日抵京)。在德奥的十几天时间里,我们在维也纳音乐厅聆听了维也纳交响乐团演奏的马勒第七交响曲“夜乐”;在美泉宫后花园的草坪上观赏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仲夏夜音乐会”;在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的金色大厅欣赏当今风头最劲的指挥新锐安德里斯·尼尔松斯执棒德国莱比锡格万德豪斯乐团演奏的“捷克之夜”,里面有我最喜欢的“自新大陆”全曲;在维也纳歌剧院欣赏该剧院最新制作的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之第三部《齐格弗里德》;在德国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欣赏瓦格纳的另一部歌剧《唐豪瑟》。可以说,每一场演出都是一次视听的“饕餮大宴”!


舒伯特故居博物馆

舒伯特故居博物馆


世界顶级音乐圣殿的饕餮洗礼


这不是一次单纯的旅游,尽管所有出境游的元素全都具备—旅行社办手续,导游全陪和地陪,该去的景点也大致都不少,但是回来后,发现团友中有写文章的,却丝毫不提“游记”,充斥篇幅的都是在德奥听的那五场高水平音乐会和歌剧,说这才是这次音乐之旅给他们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说实在的,这也是我此行的最大感受。我们这个“德奥音乐之旅”团,是《音乐之友》今年组织的三个同类旅游团的首发团,团员人数达到了超记录的44个—这也是我参团旅游经历中团友人数最多的一次。行前曾经担心:这么多人的团能“玩”好吗?但是,终归割舍不下那几场“在世界顶级音乐厅或歌剧院演出的顶级音乐会和歌剧”(引自刘雪枫评语),义无反顾地报了名。报名之后才发现,团友里居然有三分之一都是北大校友!


普通的旅游团在德奥旅游听一场音乐会还是能够办到的。去年我去奥地利,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莫扎特厅听过一场“旅游性质的音乐会” (引自刘雪枫评价),一连若干天听五场(本团)、七八场甚至十场以上(第二团和第三团)音乐会的旅游团,《音乐之友》算是头一家。更为难得的是,北大校友、著名的音乐评论家刘雪枫亲自随团,为大家讲解所听的每场音乐会或歌剧的历史背景、艺术特色、演员功力以及艺术欣赏要点……


舒伯特弹过的钢琴

舒伯特弹过的钢琴


一到维也纳,又给我们一个惊喜,地接的中文导游马先生居然原来也是搞音乐的,曾在国内的一个著名乐团担任过大提琴手!每天在路上,刘雪枫和马先生轮流为我们讲解和介绍在奥地利和德国生活过的诸位古典音乐大家,每天参观的也都是这些音乐大师们生活、居住和演出过的地方,还有他们的最后归宿:墓地。这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古典音乐普及之旅和洗礼之旅。


由于团友人数超多,为了便于招呼和清点人数,40多人被分成了四个小组,分别被命名为“瓦格纳组”、“马勒组”、“贝多芬组”和“莫扎特组”,各组还任命了组长。由于女性团员占据绝大多数,有的已年过中年且身体欠佳,团里仅有的五六位男士被平均分到了每个组,以便有需要的时候,这几个壮劳力能帮助女士搬行李啥的。


再有就是这个团的“素质”超过了我的想象。我之前参加过的一些旅游团,对一些自费景点非常计较,但对购物却十分热衷。所以,旅行社一般都很少安排美术馆、博物馆的参观项目,自费也没有多少人去。记得去俄罗斯的时候,尽管导游苦口婆心地诱导劝解,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还是因为报名人少,没有去成,成为我的一大遗憾。而这个团却不同,大家对艺术似乎都情有独钟。在慕尼黑我们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有人提议去慕尼黑的新老美术馆参观,没想到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积极响应。参观音乐家故居时,经常把人家纪念品店里音乐CD“一抢而光”。


阿特尔湖畔的马勒作曲小屋

阿特尔湖畔的马勒作曲小屋


风姿绰约的古典风情换装秀


这个团最让人“惊艳”的时候,是每次听音乐会或听歌剧时的“换装”时刻。在德奥,每天安排的景点都比较多,往往是白天参观游览,下午和晚上看演出。为了行走方便,平时大家基本都是便装或简装游览,但去音乐厅和歌剧院,又有着正装的要求。由于住的地方相对比较远,没有充足的时间回酒店换衣服,于是大家一早就把晚上要换的正装带着,临进音乐厅或歌剧院时再在大巴车上现换衣服。司机导游等一众男士在车下等,几分钟之后,从车上下来的人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笑问,这是刚才上车的那同一拨人吗?


女团友们摇身一变,变成了高贵典雅,楚楚动人的东方妖娆女性—她们或身着合体的漂亮旗袍,或身披色彩鲜艳的丝绸纱巾,轻描黛眉,轻点唇红,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走进音乐厅或歌剧院,这群来自东方的美女也引起了现场老外的注意,他们惊讶,在一众西方人群中,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漂亮的东方面孔。在一场歌剧的中场休息时,一位老外拉住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常先生说,他第一次在这个歌剧院见到这么多漂亮的亚洲面孔,穿着和气质与现场气氛很搭,问这些东方美女来自哪里?常先生说,她们都来自中国,是专门来听音乐会和歌剧的。这位老外听后很高兴,他感谢中国人对他们国家文化和艺术的认可与热爱,并要求与中国美女们合影留念。


金色大厅前的“旗袍展”

金色大厅前的“旗袍展”


从某个角度说,《音乐之友》开创了中国出境旅游和文化交流的一种新模式,让更多的“乐迷”和“音乐爱好者”能够走出国门,去古典音乐的发源地,去顶级的音乐殿堂,聆听欣赏顶级欧洲乐团演奏的音乐。据悉,6月份的德奥音乐之旅第二团已经结束行程,8月份的第三团正在整装待发,希望这种名副其实的音乐之旅,能够长期坚持下去,最终形成自己的独特品牌,惠及更多的“乐友”和北大校友。


编辑—YZJ 撰文、摄影—雪里红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