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从手势到语言:重回艺术原点

从手势到语言:重回艺术原点

评论
摘要: 早在年初,外滩美术馆将展出卢浮宫当代铜版画馆藏品的消息不胫而走。卢浮宫在文艺爱好者心目中占有“圣殿”位置,但其实此次名为“从手势到语言”的当代艺术展所呈现的作品并非全部来自卢浮宫,也有其他国际收藏机构的珍品杰作。经过两位策展人的相调,给观众带来的却是一个内涵深到无法浅出的综合大展,它对观众的要求是:需要怀揣着极大勇气去了解作品背后中西方哲学、文学、伦理学、社会学、化学、语言学等各专业领域知识,相比起其他一目了然的展览,人们在每件作品前驻足长久,为要看明白所滞留的时间,远远大于主动思考的耗时。也许,这种人造的“卢浮宫模式”就是要给观众带来极其丰富的层次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早在年初,外滩美术馆将展出卢浮宫当代铜版画馆藏品的消息不胫而走。卢浮宫在文艺爱好者心目中占有“圣殿”位置,但其实此次名为“从手势到语言”的当代艺术展所呈现的作品并非全部来自卢浮宫,也有其他国际收藏机构的珍品杰作。经过两位策展人的相调,给观众带来的却是一个内涵深到无法浅出的综合大展,它对观众的要求是:需要怀揣着极大勇气去了解作品背后中西方哲学、文学、伦理学、社会学、化学、语言学等各专业领域知识,相比起其他一目了然的展览,人们在每件作品前驻足长久,为要看明白所滞留的时间,远远大于主动思考的耗时。也许,这种人造的“卢浮宫模式”就是要给观众带来极其丰富的层次感。

 

外滩美术馆在今年春末带来的艺术大餐是如此的厚重,仅仅新闻稿中那些带着奇妙光辉的人名这么一组合,便会让人产生扑朔迷离的飘逸感。达·芬奇、卡夫卡、乾隆皇帝、圣-琼·佩斯、郎世宁、路易十五、前秦才女苏惠、版画师E.S.、乔治·布拉克、蒙德里安、蒙娜丽莎……

 

艺术家们号称,他们的灵感均来源于这些历史人物。外滩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认为,有修养的公众并非要在画中看到什么,甚至不会去“看”画,“我们正应该在这种将艺术‘智识化’的观念中,寻找观念艺术家的实践源泉。”

 

让我们先来看看上海人严培明的作品,名为《蒙娜丽莎的葬礼》,在外滩美术馆中展示的是这组卢浮宫委约制作过程视频装置和创作手稿。卢浮宫自对外开放以来,从未有过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在其中陈列,严培明被邀请为卢浮宫创作,实乃华人之光。严培明一直以来以大幅黑白肖像创作享誉全球艺术界,从历史人物到政治领袖,从上层名流到无名士兵,从连环杀手到女性囚犯一直到他本人。

 

这组《蒙娜丽莎的葬礼》,顾名思义,是艺术家受邀约后以卢浮宫内最负盛名的一件作品《蒙娜丽莎》作为创作灵感,以一个影子的形象结合自画像和他最敬重的父亲像相结合,配以骷髅粉丝群。严培明在很久以前就对死亡的状态产生兴趣,他在描绘死者肖像时,能够把死者的面部表情刻画得淋漓尽致,好像他能够感受到每一名死者带给旁人的气场感受。严培明说话不太利索,在年轻时不善言表,却观察细致,生活在第戎小城,与世无争,和人说话需要用到丰富的肢体语言。但在创作时,他用类似拖把一样的刷子以几乎变态的力量敲打着涂抹着帆布,人物肖像给观众带来的戏剧张力应该是来自这种搏击般的抗争力。功成名就之后,严培明开始玩雪茄,和着他脖子上的金链条,一派大佬范儿就这么拧巴在一块儿。现在,他多了飘逸的花白头发和老花镜,说起话来也利索许多。

 

严培明也许并无法清晰表述语言和艺术之间的关系。那我们来说在前一阵诺贝尔文学奖热潮期间受到媒体热捧的马悦然,他一直在强调语言影响文学,李欧梵最近也有研究这个领域的倾向。法国人福柯和英国人巴特勒曾经都阐释“语言是永恒的表演行为”,呈现着无数变动不居的权力关系。而他们所指的文学应该是以文字表述的艺术形态,不排除触类旁通的嫌疑。在此次“从手势到语言”的展览中,我们看到了一些艺术家在文字形式上表现艺术感染力,让人发现其中的些许奥妙。

 

首先介绍的应该是中央美院的高层艺术家徐冰老师。他创造的一种将英文单词以汉字框架来排列的方式,现正受到中国城市飞速发达文明的交集和对接。这种符号性的艺术表现手法出现在那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留洋的中年艺术家们身上。在这张名为《魔毯》的毯子作品上,有四段不同宗教信仰的文本(典籍段落、片语或诗句),可正读、反读、回旋读、间隔读,形成一块模仿版的文字方阵。

 

塞西尔·里姆斯创作的《模仿版画师E.S.15世纪)字母图谱》,把这一文字形式用动物与人物的串联画面构成,每一个字母不再是单调的单词组成部分,而是拥有所谓的“字母精神”。字母成为艺术创作的载体框架,与徐冰的中西结合的字体,或许有着相同的灵感根源,如此巧合。

 

刘丹的《字典》和18世纪杜赫德《中华帝国全志》及钱德明《中华杂纂》,相得益彰,都是以历史著作的形式,来解释文字和历史的典藏艺术。珍妮·霍尔泽的作品《紫色》,则由19个弧形LED灯管组成装置,每根灯管上流动性地循环播放着文本,这对于人手一台平板电脑的都市人来说,不会陌生。其中闪烁着的文字,均取自与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相关的秘密军事和政治资料,内容涉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包括关塔那摩虐囚事件的相关细节。与基本的纸质经史子集比较,真说不准哪个更原始。

 

有一件奇怪的作品特别令人发憷,由一个号称“匿名小组”的艺术家创作的《追忆似水年华》,初看是张白纸,凑近了一瞧,不可思议,极其微小的文字密密麻麻地整齐排列着。这与杨诘苍《我仍然记得》作品异曲同工,杨诘苍的作品是由许多人名组成的巨幅水墨,旁边的录音机里播放着这些人名,不乏耳熟能详的名人。杨诘苍从“道”中汲取灵感,其水墨绘画和抒发的技法颠覆传统的创作规则,以最具批判性的方式挑战艺术与整治中的当代世界。《我仍然记得》对艺术家来说是对记忆的加工,这是一件持续已久的作品,目前,书写和记录的过程仍然在继续,在本次展览时,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姓名。

 

法国人Andre Kneib居然也是个中国汉字书法的艺术形式开拓者,他将色彩引入文字的形式结构与情感的整体结合中。他是把如画面般的书法文字,向着画面感更进一步,并加入色彩,诠释水墨的全新律动。这次来展的作品《花非花……》和《字》都是他研究了多年的色彩文字美学的代表。

 

展览中有一组《中国皇帝征战图》,这是一个让人感怀的历史典故,当年乾隆皇帝在得知前朝传教士传进中国的铜版雕刻技艺之后,特地命人向路易十五的御用雕刻师订购。这可以说是一种语言交流的细微载体,也是东西方文明融合的点滴映射。

 

这次展览在材料和精神的大碰撞中,也许会让人们重新找回艺术的原点,也就是说,在21世纪特有的全新造型方式语境下,我们重新探讨了语言的重要意义。语言,带着诗意的语言,是艺术开放的关键点,在色彩、节奏和声响中,我们所构建的文学,也借以文字出发带来的各种美学,才得以蓬勃生长。

 


1. 徐冰《魔毯》与方案筹备图

 

2. 刘丹纸上水彩《字典》与《中华帝国全志》、《中华杂纂》手稿展示

 

3. 亨利·马蒂斯现代印制《戴项链的裸女》

 

4. 塞西尔·里姆斯模仿版画师E.S.15世纪)的字母图谱

 

5. 赵学兵的布上油画《中央公园》#10

 

67. 奇奇·史密斯母版与版画《夜曲》

 

8. 泰瑞·温特斯蚀刻版画《无题-卢浮宫》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