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也算色戒

也算色戒

评论
摘要: 小王子说过,最重要的,是眼睛看不见的。当头棒喝,如雷 贯耳,简直是给一天到晚追逐这个那个牌子的一众一记响亮的耳光。小王子说的,只能用心感受的,不能用钱随便买的,究竟是什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小王子说过,最重要的,是眼睛看不见的。当头棒喝,如雷贯耳,简直是给一天到晚追逐这个那个牌子的一众一记 响亮的耳光。小王子说的,只能用心感受的,不能用钱随 便买的,究竟是什么?

 

说爱,说亲情友谊,说一人独处的释放,都重要。又或者我们未必能够马上修正调节我们的价值观,完全放弃对物质的欲望渴求,但总该下定决心,从身边最无名无姓的小物件开始,认识什么叫功能叫实用什么叫朴拙什么叫美。然后你应该知道,只有一身logo和icon是如此的沉闷和无聊。如果还大张旗鼓自以为是的话,就真的是各种超Low了。

 

所以日常行事都得处处关照调节自己的心态,口是心非言行不一,是人在做天在看而且很难看的一回事。因为工作需要兴趣攸关,我还得围着地球团团转,留下过多的碳足迹,而且还钻进巴黎、法兰克福、米兰那些超大型家居设计展览会场去为自己为大家挑这选那做策划整合。所以路上再三掌掴让自己清醒;什么才是今时今日该有的消费/不消费态度?如何让托付于产品的人性亮点被看见?如何剥开拨走经典品牌那些不必要的广告包装,还原其活泼真实有趣的故事—这都是我们在这兵荒马乱的大时代中可以做的应该做的事。

 

刚刚在巴黎大风雪中结束的Maison & Objets家用设计品商贸展, 我在展场中马不停蹄眼花缭乱走了整整两天。放弃了过去做足功课列出 一串品牌名单然后逐家拜会招呼,索性就忘掉了所有的这些品牌的销售 业绩江湖地位排名,在货式繁杂堆叠的摊位里辨识和捡拾出自家要说的 故事的依据和脉络。过程中与店家心平气和逐一沟通还是必要的,学问学问也是这样八卦八卦来的,而实际一点问问批发价建议零售价再加上运费加上销售利润(这真的不是我的专业更非我强项),大概就会比较全面地了解你对面前器物所爱的深浅了。

 

身处四号馆看过了以厨具餐具为主题的成千上万种类产品,又到了标榜高人一等走前一线的七号馆,定位更贴“时尚”。除了闯进了暗 恋十多年而可惜只够资本每年买一件来安抚自己的Astier de Villatte白 釉黑陶餐具,又不小心给我看到了一批由创立于1923年的一家威尼斯 Murano岛上的彩色玻璃老作坊nasonmoretti手工制作的平底和高脚玻璃杯。因为颜色因为材质因为体感重量,我又一次地在摊位前停下脚步,开始拿起这个橘色的杯然后放下然后又拿起那个蓝色的仔细端详。身经百战的摊主看见此等鲜艳神色,起码也是个目标客户吧。当我再查探一下得知每个玻璃杯因造型、成色和手工不同,批发单价从二十五欧元到 四五十欧元不等。在中国内地零售市场上就肯定是站在中高价的档次了。 “可恨”的是它在展场中的陈列真正彰显着二三十支彩色玻璃杯放在一起的气势造派,贪心如我其实是会有冲动一口气都买来放着,更乐于找 极品找好色哥们来家里吃喝时一字排开各取所需—玻璃本我爱,清澈透明的,内有浑浊气泡的,青绿灰蓝以至各种明度亮度彩度的,各有 各爱,真的是眼不见为干净,回头再看色心就起了。慌忙中只好跟摊主取了张说明单留了个联络方式,一切容后再谈以免在意乱情迷之际下了订单—其实看来还是会有后话的,但此刻还是得装装淡定,想想那些回收玻璃酒瓶和再造环保玻璃砖,性格分裂地平衡着,临时色戒一下。

 

2.jpg

 

欧阳应霁

 

香港出生,积极进取型闲散退休人士。曾经自觉很努力地写过一些字, 画过一些漫画,出过一些书,讲过一些课……现在开始以贪威识食练精学懒为下半生做人宗旨。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