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社交媒体时代的性别之争

社交媒体时代的性别之争

阅读数 1491

今日热度 3

评论
摘要: 20年前,《泰坦尼克号》上映后,万人空巷。男女主人公凄美的爱情故事固然可歌可泣,但危难来临之前,男乘客和船员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气概更是让观影人叹为观止。如今提起这部电影,我们心中的好感依然存在,当然,我们也可能会有疑惑——100年前,沉船上的男子气概似乎在“阴盛阳衰”、“宅文化”盛行的当今社会中烟消云散。那为何造成了这样的现象?或许可以从美国两位著名学者的代表作《雄性的衰落》和《雄性气质》中找到部分答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951_A020_21_全球在读-1.jpg

2016年7月21日,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伊万卡· 特朗普在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

伊万卡凭借其温婉和亲和力为父亲赢取了不少信任选票。


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眼看着快到105周年了。总会有人纪念,全球各地的海事博物馆里也都会摆上几件展品,告诉参观者说,100年前“泰坦尼克号”时代,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就是带着这种规格、这样材质的行李箱上邮轮的。的确是奢侈阶层才能负担的旅程,而与奢侈相匹配的是人们的素养,电影里感人的几幕—男人让女人孩子先下救生艇,乐队淡然自若地演奏到最后一刻— 都取材于实情,据权威统计,船上的男乘客里八成遇难,而女乘客中则有获救,这是在一个标准的男权世界里男人们慷慨交出的答卷。


直到上世纪70年代,西方的性别研究还等同于女性研究,因为女性是“第二性”,居于弱势,是一个偏模糊的身份,具有显著的研究价值。后来就不同了,研究男性问题的专著越来越多,说明男性和男子气概的含义也不像过去那样不言而喻了,较近的一本是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G.Zimbardo 与同事合写的《雄性衰落》,一本积两万多份问卷调查之功而撰写的书。津巴多的《心理学与生活》、《路西法效应》都是畅销的名作,而他在《雄性衰落》的中文版序里用权威的口气说:“小伙子们是该迷途知返,重归现实了。”


雄性“退化论”


但是读《雄性衰落》后就可以注意到,津巴多对男人的忠告,并不是要他们回归一百年前男人的风范;他说的是“重归现实”。他说,男孩缺少的品质,不是男子气概,而是社交的能力,他们“忽视了任何有意义的人际关系和亲密关系”,是“漫不经心,魂不守舍”的状态。津巴多在书中阐释现象时问了一个问题:“今天的小伙子们身上为什么看不到一点点清教徒勤奋刻苦的工作道德观了呢?”


逃避现实,不愿意社交,崇拜偶像,做着白日梦而不愿意脚踏实地地去努力—津巴多关注的是男孩的这些症状,可以说,是一些相当基本的问题。信息社会在改变每一个人,虚拟世界的诱惑对男孩和女孩都存在,只是津巴多的调查研究表明,在经受不住诱惑的人群中,男孩占比要比女孩高得多。


可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吗?先天条件决定了女性会更现实,更少不切实际的梦想,女孩子对自身生理变化更加敏感,母亲也会从小教育她们如何自我保护,男孩则相反,他们的身体感知更麻木,习惯低估环境里潜藏的危险。


但津巴多在书中所揭示的问题现象,大多都是普遍现象,像什么“男孩学业不好“、“女孩们在学业方面更投入”之类,再比如肥胖问题。他说,体育活动减少,看屏幕的时间大幅增加,是其主要原因。可是,美国肥胖人群比例很高,这可不是近年的新闻,我们甚至亲眼见过美国人的肥胖可达怎样的规模,但同时,在我们的印象中,身材矫健,面貌端正,绝对也是非欧美人莫属,更不用说他们还拥有自由的气质和健康洒脱的情绪。


好在,津巴多还是在“女性的崛起?”一章里谈到,女性和男性一样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如果说男孩沉浸在电子游戏、色情片以及毒品里,女孩中最突出的则是自恋人格,她们比男孩更喜欢看电视(并会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中年以后);男孩寻求刺激以逃避现实,正如女孩靠着懒惰来逃避现实。此外,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让女孩和男孩一样越来越不愿意表达,也渐渐远离异性社交、关系和亲密了—在津巴多看来,能够与生活现实中的他者自如地接触,是任何一个“社会人”心智健全的重要标志。


要是让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系著名的教授哈维·C.曼斯菲尔德来说,津巴多讲的这些,都不足为奇。早于《雄性衰落》十年,曼斯菲尔德Harvey Clalin Mansield出版了《男性气概》一书,在他眼里,如今社会根本谈不上什么“阴盛阳衰”,实质的问题在于,性别角色不如以往清晰了,因为男人都被教育得必须戒粗鲁,戒自我中心,戒各种不够“文明”的习惯,学会敏感,体贴他人,小声说话,压抑本能冲动,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传统的“阳刚之气”渐渐磨灭。


津巴多所指出的男孩疏远社交、难以亲密、爱做白日梦、眼高手低之类的毛病,在曼斯菲尔德这里简直不值一提。相反,以下几句话,曼斯菲尔德说得理直气壮:“一个具有男性气概的人的独立,能使他避免与别人过从甚密。他会显得有些超然,满足于自我,而不会对别人的麻烦太过关心。至少他会等到真正需要他的时候才插手干预。”


津巴多认为男孩不肯去做小事,无数宅男“既不愿意去找工作挣钱支持家用,也不肯帮忙做点琐碎的家务让屋子干净一点”,曼斯菲尔德则说,男人天生就不能满足于干小事。男孩应该从小培养豪迈干练的素质,在善于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善于指挥他人去解决问题,但指挥他人不能带有推卸责任的意思—男人必须勇于承担责任。


951_A020_21_全球在读-2.jpg

2016年12月1日,英国伦敦。肯特郡的旷野社区小学的孩子们正在上桥牌课。


“支离破碎”的女权主义?


对于女权主义,两本书倒是立场比较一致,津巴多说,女权主义已经支离破碎,“对于性别解放的具体含义到底是什么莫衷一是”—比如,到底是要男人小心翼翼、遇事随时商量呢,还是要男人不用征求她们意见、敢拿主意呢?如果两者兼有,那岂非陷男人于尴尬?曼斯菲尔德则干脆表示,女权主义想要争取性别平等,可以理解,但应该尊重一些实际情况。“女性是较弱的性别,” 曼斯菲尔德表示,“这个问题很难说清。女性在坚韧方面强于男人,比男人活得更长,而且很多女性拥有令人赞叹的灵魂之力。这些优势绝非微不足道。但是在身体力量方面,多数男人很容易胜过多数女人。”他强调,一个现实的女权主义者都要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女性比男性弱小,其身体会吸引和愉悦男性,“类似的事实导致女性在某种意义上低于男性,这特性不可能帮助,而只会影响女性的自主。”


而津巴多要求人们紧密地联系起来,互相帮助另一性别理解他(她)自己以及对另一性别对他(她)们的期望;曼斯菲尔德则对女性说,看清并承认男女有别这个事实,对于男女争取平等只会有益。所以,《男性气概》引来的攻击不可胜数,《雄性衰落》则不会,因为它实际上谈到的是普遍的危机,也是不管男女都共同关心的下一代如何教育的问题:需要给未来的社会造就怎样的男人和女人?心理学家将个人的好恶完全隐藏在了新闻、数据、调查结果的背后,也许,这是比两性之间争一个短长更为重要的事吧。


951_A020_21_全球在读-8.jpg

2015年7月14日,美国纽约。《雄性的衰落》作者菲利普·津巴多在美国在线(AOL)上进行演讲。

津巴多因“斯坦福监狱实验”而为世人所知,代表作有《心理学与生活》、《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


撰文— 云也退、Yang 编辑— 晓渔 图片— Getty、东方IC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