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作为装置艺术的摄影

作为装置艺术的摄影

阅读数 1184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不应把蔡东东的创作放入摄影的维度,而应是当代艺术。用评论家朱朱的话讲:“蔡东东是关于摄影的艺术家,他退出了图像生产者的行列,站到观众这一边,思考着接受的荒谬和疑难,进而针对已经存在于现实中的图像开始工作,像一个外科大夫一样,对这些既存的照片做起了手术。”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50-51_album-1.jpg

《一团火》,手工彩色照片,42cm×60.5cm


在一个图片、影像生产传播泛滥的时代,不少创作者走到了“新”、“快速”的对立面,开始重新考量“相片”这一素材和媒介。其一是恢复摄影原初的机械性、时间性,让摄影从数码时代、工业时代回到手工时代;二是将相片“物化”,单独的一张相片不再构成作品,而是作品(如装置)的一部分。


蔡东东的尝试更趋向后者。作品《打磨掉的风景》在原有的相片上进行再创作,将一个沙龙摄影作品进行打磨,这些划痕让图像拥有了印象主义的笔触,从而也完成了图片的美学风格的进化,从古典主义到印象派;《卷起的路》揭开照片中一条道路的银盐表层,将路段卷曲起来,由此造成了新的视觉经验:这条路看上去像阻止了一辆专用车的通过。


50-51_album-3.jpg

《打磨掉的风景》,手工彩色照片,39cm×57cm


蔡东东声称自己是“ 图像的编辑”,链接、加工、重新编排既有文本。朱朱表示,这一行为暗合了尼古拉·布里奥(Nicolas Bourriaud)的“后制品”(Postproduction)概念:艺术家们不再涉及清空历史或者用一种原始材料进行创作,而是找到一种方式,成为文化重新占有活动的工匠。


从年开始,蔡东东试着对曾经拍过的照片或买来的老照片做重新处理。同样是老照片,但与苏文的《北京银矿》不同,苏文的创作方法类似于“海淘”(海量地淘),照片的庞大基数是创作的基础 方法层面的,也构成了创作的一部分,一个语境。而蔡东东的选材则有着明确的偏好,是一些可以再创作的历史图像。图像中的历史,经过蔡东东之手变得松动。

50-51_album-2.jpg

《开山者》,手工银盐照片,石头,53cm×53cm×56cm


或许这些趣味与蔡东东的经历相关。年至年,蔡东东在新疆一支部队担任文书和驾驶员时兼任摄影,有时拍摄部队训练或合影,有时给士兵拍一寸照。这些带着明显时代印记的老照片,很容易被解读成政治波普,但蔡东东的创作已经逃离了上世纪这类创作的“窄”,那种刻意的“政治化”。


这批作品中,一再出现“射击”的场景。Shoot 本是复义,既指射击又有摄影之意。《脱靶》原作的场景是解放军向群众普及射击知识,蔡东东将一支真实的箭插入画面,但故意偏离了画面中的靶心。

50-51_album-8.jpg


《寻枪》,手工银盐照片,24cm×30cm


蔡东东说,摄影的本质是假的,它仿佛是一种障眼法,看起来越真实的照片,它的欺骗性就越强,它让人们相信照片中的真实,而推开了真正的真实。蔡东东的创作仿佛要戳破这种障眼法,让一张看似正确的照片变得不正确。

《伐薪者》,手工银盐照片,木头,53cm×53cm×56cm


《眼光娘娘》,手工着色银盐照片,木头盒子,37cm×37cm×40cm

《一棵树》,手工银盐照片,7cm×7cm×27.5cm

《一棵树》,手工银盐照片,7cm×7cm×27.5cm


图— © 蔡东东 文— tuche 编辑— PL 设计— Fa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