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SCRIPT-HATCHER IN CHINA 编剧告急!!!

SCRIPT-HATCHER IN CHINA 编剧告急!!!

评论
摘要: 中国影视大热但独缺好编剧好故事,官方作协与时代趣味脱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有圈内人士说,最近几年,许多优秀的编剧大都在写电视剧,因为电影这个行当太差,根本养不起好编剧。与此同时,网络时代的莅临,让更多未经专业熏陶的写手,成批量地浮出水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jpg


 

中国影视大热但独缺好编剧好故事,官方作协与时代趣味脱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有圈内人士说,最近几年,许多优秀的编剧大都在写电视剧,因为电影这个行当太差,根本养不起好编剧。养不起的理由很多。养不起的另一侧面显示,文字工作者在影视圈的地位依旧不高。所谓没有成熟的编剧体制,让这群业内人士的交际相对闭塞,单打独斗的格局持续至今。而涣散的现实舞台,最终让初出茅庐的剧本工作者们只能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混迹于各大小剧组,而更多只是宅在家中闭门造车。与此同时,网络时代的莅临,让更多未经专业熏陶的写手,成批量地浮出水面。虽然早在“席娟”盛行的年代,少女读者们就已熟知“穿越”的魅力,但以桐华为代表的“清宫穿越剧”,着实让业内人士对这批“业余写手”(也称“素人写作”)刮目相看。海的那边日本素人写作风潮也风起云涌,几部大热的日本影视剧,如《告白》、《西洋古董洋果子店》等,皆改编自最开始不怎么入流的素人写作。他们拥有广泛的读者拥趸,再经精美的影视剧推波助澜,最后到殿堂级奖项加冕...... 在缺乏好故事的中国电影创作界,日本这股素人写作的潮流是否可以借鉴呢?

 

 

影视大热,独缺好故事

采访 撰文 王淑瑾 摄影 蔡小川

表面繁荣的中国电影,“缺乏好故事”的呼声持续不断。2011年末,电影界出了一些异类,他们不是专业的编剧,他们的作品是在网络走红的帖子,经过网友讨论持续发酵,继而被改编成热门影片。这种通过豆瓣、天涯、微博等“故事孵化器”,最终在大银幕上登场的创作经历,似乎是一个新的趋势,给了电影制作人更多的思考空间。

 

3.jpg

王恺

作者,媒体人

即将出版文集《文艺犯》

 

 

mODERN WEEKLY X 王 恺 mw=mODERN WEEKLY 王 恺=WK

 

MW: 2011年看了哪些中国电影?

WK:各种烂片其实都看了,艰巨地走过了中国电影的2011年。从2011年初的《观音山》、《倩女幽魂》,到年中的《最爱》、《不再让你孤单》、《武侠》。一拥而上的《武林外传》、《画壁》,再到小清新的《星空》,年底的《龙门飞甲》,当然,还有不得不看的《金陵十三钗》。虽然现在一窝蜂地骂年底的两部大片,可是说起来,年底这两部精良制作的大片比起前些时候放的片子都要好,至少故事还算讲得顺畅。

MW:中国影视大热但是独缺好编剧好故事,这是为啥?

WK:中国电影现在是资金好,市场也还不错,可是这并不意味着电影就好。和电影公司的老总聊天,他们现在一是导演荒,二是剧本荒。不是没有剧本,那些堆积在电影公司的剧本能埋几个人,可是真的值得去挑选出来拍摄的微乎其微。一大原因就是编剧自身的素质不高,现在最强的编剧,有很多是过去的三流小说家,能完成剧本,在技术上达标,可是你还是不能说他好——过去好莱坞有一系列挖掘机制,连海明威和福克纳都被挖去写剧本,可是中国电影现在请到严歌苓就已经欢喜不尽了,严并不算一流作家。编剧首先是个技术活。严被奉为翘楚,原因就是因为其技术过关,可是再往上要求,比如剧本中需求的灵魂、灵性、神来之笔,这些就很难靠技术好完成,还得编剧本身强大。可是中国的戏文系和中文系培养出来的编剧基本上也就是刚及格的新人,奢望那么多几乎不可能。

MW:在你看来,中国如何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好故事,途径有啥?

WK:好故事就在那里,不用找。每天中国发生的无数社会奇闻都可以做好故事,何况复杂的历史、想象中的武林也都是取之不尽的宝藏。可是原创剧本在整体上为什么还这么烂?除了编剧技术糟糕之外,还有导演中心制决定了编剧是从属品。编剧没做主权,很多导演改来改去,加演员也要加戏,加场面也要加戏,好导演自己能加上,差导演就完全没控制力量。

MW:你比较看好的中国编剧有哪些?

WK:肯定是刘恒,能把“十三钗”改成如此丝丝入扣的故事,很难。他从前的主旋律电影也都能编出花来,这就说明技术极其高明。帮顾长卫编剧的李樯也不错,可是他的面很窄,只能写某一类题材,其实不太符合电影大工业要求。不过这就跟全面的武林高手和只懂一门独门秘技的暗器高手一样,都不可少。

MW:前一段时间好莱坞金牌编剧来北京开课,学费很贵,你如何看待这种空降的编剧班?

WK:据说很多人交了昂贵学费在睡觉。说是麦肯讲了很多心灵鸡汤没讲实战技术,但是你要说别人讲得不好,那也不至于,可能是双方碰不到一起,鸡同鸭讲。有朋友在美国上编剧班,据说很好,教授的全部是技术,而且是各种类型片的技术。剩下的靠你自己弥补,读书、生活阅历、世界观等等。参加过编剧班的,技术能过关,比如严歌苓就在美国学习过,她就能编各种故事,没去过河南也能编出《第九个寡妇》之类。

MW:日本流行素人写作,听说彭浩翔也要开一个类似的班,全是非职业的素人,你觉得这种操作对中国编剧事业会有帮助吗?

WK:肯定有啊。就像我们说的礼失而求诸野,看各个网站上的长帖和各类古怪的小说你就知道民间有多少高手。不过他们也有缺陷,他们多数是凭借爱好和热情编剧,可能擅长某类型,比如穿越,比如玄幻,比如白领,不可能是全才,很多人用一次就废了。

 

“素人写作”借鉴

我们这里说的素人,意思取自日语,音同shiroto,即非专业、业余爱好者的意思。而素人写作者,多半有着自己的主职工作,以兴趣驱动写作。他们还多表现为通过不同以往的媒介走红的方式成为大众焦点,成名后有些旋即走上职业作家之路,有些则“继续左手工作、右手写作”的素人生涯。

 

 

 

百万美元素人作家

4.jpg

 

2 6 岁的新锐素人作家Ama nda Hocki ng业余时间写完小说,越过出版社,自行到K i n d l e上进行发布销售,因为少了出版社的中间利润,小说以每月接近一万本的数字出售,在一年之内Ho c k i n g赚得百万美元。其中一个有趣的点是,Ho ck i ng曾不下5 0次遭到传统出版社的退稿。

 

主妇的《告白》

 

5.jpg

 

凑佳苗的《告白》被大众知道,可能还得源于同名电影《告白》的成功,政学系毕业,从事过服装行业,结婚后专职家庭主妇的她,开始写作仅仅因为“想挑战在形式上留下些什么”,哪怕现在已经成为畅销书作家,凑佳苗依然能被称得上是素人写作的典范,现在她依然白天做家庭主妇的工作,晚上写作。

 

 

6.jpg

 

安倍夜郎《深夜食堂》

 

之所以将《深夜食堂》也归入此类,其实是感叹国内电影电视故事的匮乏。日本早有将漫画改编影视剧的先河,许多曾从事不同行业的人,因为热爱漫画而开始创作,之前的生活经历成为好故事的灵感来源,《深夜食堂》的安倍夜郎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SCRIPT-HATCHER IN CHINA

 

7.jpg

 

 

刘同 代表作:小说《离爱》 被改成同名电视剧

 

8.jpg

 

9.jpg

 

 

不会写字的制作人不是好嘉宾

采访 Eleven 摄影 王可笛

如果说刘同是新人作家,那有点不公平,他的第一部作品早在2003年就被知名出版人路金波老师相中出版,“不过路老师也只看中了我这一本”,在他位于光线传媒色彩缤纷的办公室里,他调侃自己说。从中文系毕业进入电视行业,十年的电视人经历可说让他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自己本来就兴趣浓厚的写作爱好。编台本,改串词,写策划,每一项都需要“出手成章”。“电视人的工作既是生活,而对于我来说,因为工作生活交织缠绕,所以任何的一切都成为我记录下来的素材,进而成为小说的灵感。”虽然如他说,工作基本占满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但他依然会每天抽1小时写作,“我这个人除了工作是爱好之外,很难有什么爱好能够持续坚持,所以坚持写点东西纯粹是一种热爱,把一些心里纠结的情绪形成文字,组装成道理,提炼成原则。

MW:《离爱》的创作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的?

LT:一位叫东西学长的编辑对我说,“看你对于年轻人的爱有深刻认知,要不你就在工作之余抽空写一本关于‘离开与爱’主题的小说,我给你出版。”于是我就开始写了。

MW:在博客连载小说时,是否有根据网友的跟帖和回复对故事做修改?

LT:博客是日记,小说是小说。我从来不把自己的小说进行连载,所以也就谈不上根据网友意见进行修改。我写的东西,都是自己喜欢的,除非一开始商定好,否则不会临时修改。我每天工作察言观色已经够累了,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对不起自己了。”

MW:新书《这么说你就被灭了》又是在何种情况下开始创作的?

LT:因为参与了职场节目的录制,很多观众就在微博上留言咨询职场的问题。问题密而广泛,于是我决定将自己进入职场之后所有犯过的错误一一记录,告诉大家。加之我是从事传媒工作的,所以在满眼都是教大家如何成功的书籍中,一本教大家如何失败的书还是挺特立独行的。

MW:通过网络渠道,越来越多的素人作家走红,甚至作品被翻拍热卖,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LT:觉得人家走的路子真对,然后就从传播角度去研究,看看市场现在是否某些资源有所缺失,以

至于造成这种现象。我很难从同为写字者的身份去考虑,我的工作就是传播。

MW:接下来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

LT:2012年我即将31岁。回顾过去的这十年,升学、高考、求职、婚恋旅行北漂,都有幸撑到了今天,心情更多的不是万幸,而是感激,感激20岁逐渐强大起来的自己。有句话不是说:“我们要过好现在的每一天,争取不要让未来的我们想起这一天时,会讨厌现在的自己。”所以已经计划出一本十年成长的书,我特别喜欢的歌手梁晓雪也会根据这本书的主题专门创作一张EP一起发行。他明年步入30,我跨出30。这是我们俩一起送给自己的礼物。

 

 

 

给好故事展示的平台

采访 Eleven 摄影 彭辉

王策学的是美术,因为热爱电影,又自觉能写字,于是以编剧的身份进入这个行业。后来,他写过情景剧,做过枪手,以稿费持续着要做一个编剧的梦想。20 0 5年,金鸡百花的开幕片《笛声何处》出炉,这个不太像电影的电影成了王策的第一部代表作。“它更像是命题作文,而非电影产业商业运作的产物。”一个月前上映的小成本恐怖片《午夜凶梦》,算是王策真正意义上与商业接轨的作品,这个超过30多稿的本子,最后出来的故事其实并非他最满意的,“这亦是现今这个环境下商业运作的代价。”但有一点一定值得庆祝,那就是这个本子被好莱坞狮门影业看中,将会被翻拍。2011年平安夜那天,王策去领了一个奖,“锐计划”编剧大赛一等奖,这意味着他那个穿越题材的悬疑故事将会被送上中国电影产业的商业流水线,但他并没表现出过多的兴奋,他说,“我们依然没有好剧本的展示平台” 。

MW:第一部被拍成电影的作品?

WC:《笛声何处》,2005年的金鸡百花奖,千灯市政府原本策划拍一个有关昆曲的纪录片在电影节放映,最后几次修改,就成了开幕电影,它更像个命题作文,不能算是商业行为。前段时间上映的《午夜凶梦》算是第一部与商业接轨的本子。

MW:能谈谈剧本的创作过程吗?

WC:基本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写,前后大概30多稿,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最后出来的故事并非我最满意的。虽然大家都看好这个市场,但整个行业在不规范不专业缺乏人才的情况下高速运转,大家都在寻找适合的商业模式。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直接导致编剧出来的故事可能会和电影呈现出来的故事有出入。制片方的审美与编剧的审美有出入,所以哪怕有好故事,也可能直接导致好故事出不来。

MW:整个影视圈缺乏好故事,你觉得问题的症结在哪?

WC:症结在于编剧和制片方脱节,他们之间缺乏桥梁,编剧没有展示好故事的平台。

MW:通过网络渠道,越来越多的素人编剧加入到创作领域,你如何看待?

WC:关键是需要建立一个展示好故事的平台。这个平台或许就是制片公司中心制,

公司有了好题材,广邀编剧写故事,尔后寻找适合的导演、演员等等。但眼下的状况大多是导演或演员中心制,这往往会造成故事从一开始就畸形发展了。

MW:很多剧先在网上把故事炒热,而后被翻拍,这样的方式算是创新的途径吗?

WC:只能说有借鉴,但是不可复制。因为这是一个偶然现象,我相信作者最开始也一定没想过会被导演相中这个故事。

 

10.jpg

 

 

王策 代表作:电影《笛声何处》 《午夜凶梦》

 


 

 

唐浚 代表作:电视剧《男人帮》 小说《恋人》

 

13.jpg

 

14.jpg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职业编剧

采访 Eleven

 

戏剧学院电视编导班毕业的唐浚,至今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职业编剧。他说职业编剧一般有两个特征,一是完全靠编剧生活;二,由于第一个原因就是接活儿做,别人让写什么写什么,最多是在“给”的题目中挑自己喜不喜欢,擅不擅长的。这两点他都不符合。

MW:毕业之后一直做职业编剧吗?

TJ:没有,毕业以后去做广告了,广告创意广告导演这一块,因为短小精悍又能汇聚各种综合能力,事情又好玩,偶尔给一些情景剧写过几集剧本赚点零花钱,压根不算编剧。

MW:《男人帮》整个创作过程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中途有按别人的意见调整过故事吗?

TJ:2005年完成人物小传和27集故事大纲,后来莫名其妙另外写了个小说《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火了一阵,就把这事儿给忘了。2011年生活稍有些不如意,就重新拿起来写了,整个剧本大概前后花了两三月写完吧,边玩边写,没按别人意见调整过故事,因为是我自发的啊,我最了解,不用听。

MW:都说好剧本才能成就好影视剧,但现在中国无论是电视圈还是电影圈,似乎缺的就是好剧本,你对《男人帮》的故事满意吗?或者说你觉得它成功的原因在哪?

TJ:编剧本身是一个被动的工作,常态下创作一般很难自主。新人碰到的最多情况是投资方说一句意见,导演说一句意见,大牌演员(如果有的话)说一句意见,你都要听。但很多时候不是互相矛盾也是有冲突的,这样编剧基本上就疯了。产业链本身存在一定问题,但编剧本身是笨蛋的情况也多的是。《男人帮》之所以完整呈现,好也罢坏也罢,起码投资方导演首先是一个人,孙红雷黄磊什么的又本身喜欢这个本子,我和老赵气场又合得来,所以打一开始,创作意识高度一致。

MW:通过网络渠道,越来越多的素人(非专业人士)编剧加入到电影或电视创作这个领域,你作为科班出身,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TJ:好事,谁说编剧非得被科班垄断?编一个剧本是生活的隐喻,首先是得有生活,不是有科班文凭,而要有生活,有悟性,有写出来的能力。

MW:你的小说《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也是在网络上走红的,而当下很多素人作家/编剧会用网络帖子盖楼的方式对创意和故事进行不断的修改。

TJ: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大路也都会通到阴沟里去,关键在创作者自己有没有自己的主见,创作意识,是赚钱?还是牛逼?还是牛逼地赚钱?你得有一个明确的东西,如果一味按照网友的看法去修改调整故事,我觉得你还是去当个妇科大夫或者干脆死了算了。

 

 

在以下采访的几位扮演不同角色的圈内人看来,要举荐一两位素质不错的编剧新人,实非易事。其中的理由依旧复杂。

唐浚 代表作:电视剧《男人帮》 小说《恋人》

采访/撰文 Natural

 

15.jpg

 

 

环玥 制作人

 

MW:你现在所知道的因为一部戏而成名的编剧有哪些?

HY:电影编剧中,鲍鲸鲸肯定算一个。然后电视剧里,流潋紫也算一个。今年因她的小说而改编的《后宫甄嬛传》一举成名。

MW:日本流行的“素人写作风潮”在内地的情况怎样?

HY:其实,这个现象一直都有。当电视剧和电影没有新鲜东西出现时,大家都会往外面寻找新人的创意和作品。一来,大牌的编剧贵啊,然后作品也未必好。新人的好处,首先讲故事的技巧、文笔都是不错的。然后,新人也比较听话,因为写作强度真的很高。

MW:那这种所谓的“素人写作”,对中国的电影编剧促进作用多大?

HY:目前来说,就是有力的补充。但是改变的情况肯定是很微弱的。

 

MW:你们选择编剧,是否都是科班出身?非专业的比例占多少?

HN:非专业的人选,如果能浮出水面,那他的创意和眼光必定很出挑,但可能缺少技巧和经验。同样,科班出身的,技巧或许不错,但可能会僵硬,流于程式化。所以,两头向中间挤压。

MW:你看过很多新人编剧,现在他们普遍的情况是什么?

HN:早前的编剧,会给自己一个周期去体验生活。现在因为网络的发达,很多编剧只会去网上搜集资料。这些二三手的资料,与现实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MW:你怎么看2011年鲍鲸鲸的“横空出世”?

HN:我们还要看她后面的作品。这个题材不错,但编剧技巧还有待磨炼。因为我们不确定这个题材是她自己无意中挑选的,还是通过市场判断最后决定的。那再从《失恋33天》的导演腾华涛的成长轨迹来看,他确实是一个非常会挑选编剧的导演。

 

 

16.jpg

 

 

 

何念 导演

 

city promotion.indd 15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