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美国极简艺术终极目的地

美国极简艺术终极目的地

评论
摘要: 创立于1974年的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以600余件极简主义当代艺术作品,尤其是体量惊人的装置艺术和地景艺术而闻名。近日,位于纽约闲置10年的迪亚切尔西(Dia:Chelsea)展厅重新启用,与其位于纽约近郊的迪亚比肯(Dia:Beacon)相互呼应。在《艺术新闻/中文版》的采访中,基金会总监杰西卡·摩根(Jessica Morgan)详细地讲述了基金会的收藏和未来的计划。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6404VLQ42H8.jpg

迪亚比肯鸟瞰图(摄影:Michael Govan;图片来源:www.diaart.org)


位于纽约近郊的迪亚比肯是纽约迪亚艺术基金会下属最大的展览中心。自2003年建成以来的十多年间,它已经让比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成为了世界闻名的极简艺术和大地艺术的大本营。迪亚比肯的备受瞩目源自迪亚艺术基金会在极简主义艺术收藏方面的专业。自1974年创立至今,迪亚已经收藏了600余件当代艺术作品,包括许多体量惊人的装置艺术和地景艺术,以及相应的档案资料。除以深度著称的收藏外,迪亚基金会也支持艺术家在不同环境的创作,并赞助和维护艺术家在世界各地的大型项目。



迪亚比肯外景(摄影:Bill Jacobson Studio, New York)


在迪亚比肯建成之前,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迪亚切尔西是亚艺术基金会的主要展厅。9 月29日,基金会总监杰西卡·摩根表示,将放弃在曼哈顿建造新展馆的计划,重新启用在过去10年中一直对外出租的迪亚切尔西展厅。刚刚经过整修的展厅目前正在展出由作曲家La Monte Young和有音乐家身份的艺术家Marian Zazeela共同创作的声光装置《梦之屋》(Dream House),这是摩根自今年1月出任总监以来策划的第一个项目。

迪亚艺术基金会目前拥有纽约的迪亚切尔西、纽约近郊的迪亚比肯以及其他几处展览点。“我们正在将注意力集中于几处不同的艺术展场,它们对迪亚来说都是同等重要的。”摩根表示。在《梦之屋》之后,迪亚切尔西将于12月9日带来极简主义艺术家罗伯特·雷曼(Robert Ryman)的展览,以及随之而来的“几个更当代一些的项目”。


3.jpg

目前正在整修一新的迪亚切尔西展出的声光装置《梦之屋》(摄影:Jung Hee Choi;版权归属:Jung Hee Choi)


迪亚艺术基金会由德裔艺术经纪人海纳·弗雷德里希(Heiner Friedrich),收藏家菲利帕·曼尼(Phillippa de Menil)和海伦·温克勒(Helen Winkler)于1974年创立。迪亚基金会以收藏的深度闻名,在其由600余件当代艺术作品构成的收藏体系中仅有28位艺术家,都是60-70年代“去物质化”(Dematerialization)思潮的代表人物。而迪亚会收藏每位艺术家不同时期的代表之作,并会保存完整的项目资料。


4.jpg

地景艺术家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螺旋防波堤》(Spiral Jetty)于1999年由艺术家遗孀捐献给迪亚艺术基金会


迪亚(Dia)这一名词取自希腊语,意为“穿越”,寓意基金会作为杰出艺术项目推动者的角色 —— 驱使者与赞助人。迪亚收藏作品的想象力和规模皆超越了传统博物馆或画廊的范畴,除在切尔西和比肯的两个展示空间定期举办展览外,还会赞助和维护艺术家在世界各地的大型项目,比如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在亚利桑那州沙漠中用死火山口改建的天文和光景观测中心-诺顿火山口计划;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展示极简艺术的辛辛那提基金会,以及沃尔特·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在墨西哥平原的《闪电原野》(Lightning Field)计划,用20余根避雷针组成了巨大的地景艺术。


5.jpg

位于新墨西哥州西部的《闪电原野》(摄影:John Cliett)


6.jpg

迈克尔·海泽(Michael Heizer)作品《东西南北》(North, East, South, West),1967/2002(摄影:Tom Vinetz;版权归属:2015 Michael Heizer)


20世纪80年代基金会曾因为经济困境濒临破产,收藏家和律师查理·怀德(Charles Wright)掌管了基金会的运营,并在曼哈顿22街成立了迪亚切尔西空间,以实验而激进的方法经营,不定期更换展示作品,展期可长达一年,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自由的试验场。除作品展示外,基金会也举办诗歌朗诵会、当代艺术课堂、艺术家讲座和影片放映系列,全方位地呈现艺术和文化的交融。

迪亚基金会在20世纪90年代进一步扩张,在大型连锁书店Barnes & Noble老板李奥纳多·瑞基奥(Leonard Riggio)和纽约艺术文化界人士的支持下,纽约州政府答应资助2700万美金,Nabisco则捐出纽约近郊的比肯镇的废弃厂房,成立了如今的迪亚比肯——目前基金会下属最大的展览中心。随着迪亚比肯的建成,曾经固守着纽约切尔西和上东的大画廊和从来不肯离开曼哈顿和南汉普敦的大藏家也随之涌入,在比肯镇上的废弃工业仓库和空教室策划展览,开办名流汇集的酒会。纽约中央火车站甚至专门为这个艺术中心开创了一条周末线路,32美元的套票包括往返火车票以及迪亚比肯艺术中心的门票。由此可见迪亚比肯的影响力。


迪亚比肯美术馆主体建筑始建于1929年,在2003年改建完成。“光和空间”(Light and Space)运动的代表艺术家罗伯特·艾文(Robert Irwin)与建筑事务所开放空间(Open Office)构想了从展馆到户外休憩空间的整体景观设计。工业仓库改建的白色建筑有近四十尺的挑高房顶,宽阔的空间,成排的斜天窗和围绕四周的落地窗引入了充足的自然光,使得置身其中的作品能够呈现出自然的面貌。


7.jpg

迪亚比肯展厅中的索尔·勒维特作品(摄影:Richard Barnes ;版权归属:The LeWitt Estate/Artists Rights Society, New York)


8.jpg

迪亚比肯地下一层展出的理查德·塞拉作品《扭曲的椭圆》


在面积相当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4个展厅那么大的空间只放极简主义代表人物罗伯特·雷曼一系列近乎白色的绘画。观念主义之父索尔·勒维特(Sol Lewit)的巨幅墙画占据了好几个空间,使观众得以窥见其作品几十年以来的变化。弗雷德·杉德贝克(Fred Sandback)则以一条条嵌入天花板和地面的线分割了空间。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在地下一层呈现了两个巨型钢板雕塑《扭曲的椭圆》,观众可以走入其中,观看光线和粗糙的钢板表面形成的光影变化。在场馆周围,修建齐整的两排柏树像法式庭院的设计,中间只留一道极窄的通道,容一人通过,自然光被汇集于此,随着每天的不同时刻变换颜色。


如今的迪亚艺术基金会,以迪亚切尔西和迪亚比肯为主要展示空间,并支持艺术家在全球范围内的艺术项目,成为一个综合性的艺术收藏、展示机构。



《艺术新闻》专访迪亚基金会总监

杰西卡·摩根


迪亚基金会的过去、现在、未来



Q: 迪亚基金会如何建立起自己的收藏?迪亚基金会的收藏战略和其他机构有什么不同?现在基金会一共收藏有多少作品?

A:首先,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三位创办人:海纳·弗雷德里希是一位德裔艺术经纪人,经营在慕尼黑的画廊。菲利帕·曼尼是收藏家多米尼克·曼尼(Dominique de Menil)的女儿,她还创立了休斯顿的曼尼美术馆。海伦·温克勒也是来自休斯敦的艺术界人士,和曼尼家族有很深厚的渊源。


9.jpg

在丹·弗莱文艺术研究所(Dan Flavin Art Institute)展出的丹·弗莱文作品《icons》(1967/2002 )(摄影:Bill Jacobson Studio;版权归属: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迪亚基金会的理念是支持艺术家在传统美术馆和画廊以外的先锋艺术项目。因此基金会会赞助艺术家的各种项目,收藏了不少作品,比如丹·弗莱文(Dan Flavin)和约翰·钱伯伦(John Chamberlain)的作品。除自己收藏的作品外,基金会也支持艺术家在不同环境的创作,如丹·弗莱文在世界各地的灯光装置。还有一部分作品迪亚基金会并没有所有权,但慷慨地提供场地和资金支持,使得艺术家能够以想要的方式实现他们的艺术。


10.jpg

位于纽约州布里奇汉普顿的丹·弗莱文艺术研究所(摄影:Florian Holzher


Q:迪亚基金会一般是怎么进行收藏的?每年是否有一定的收藏预算?

A:一般由总监和策展人共同决定,我们有收藏委员会,由董事会成员共同参与。没有年度预算。迪亚一直投资基金,有不错的回报,同时也会接受艺术家,藏家的捐赠,因此有充足的资金收藏新作和维护现有收藏。


11.jpg

迪亚比肯的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常设展厅


Q: 基金会最近的收藏是什么?

A: 由作曲家La Monte Young和有音乐家身份的艺术家Marian Zazeela共同创作的声光装置《梦之屋》(Dream House)。这个装置最早由迪亚的创始人海勒·弗雷德里希在自己慕尼黑的画廊中展示,1971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1972年在卡塞尔文献展展出一年。20世纪80年代时迪亚就计划为这个装置找一个永久陈列的场所,但一直没有办法实现。今年获得了新的采购经费后,我们就收藏了《梦之屋》的原始版本,并在迪亚切尔西展示(展至10月24日)。


Q:迪亚基金会因其极简艺术、观念艺术和大地艺术的收藏,和积极参与六、七十年代的去物质化运动闻名。这样的艺术对收藏和保存有着特殊的挑战。基金会是怎样应对这些挑战的?

A:我上任以来接手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将迪亚庞大的档案资料重新整理和电子化。如很多大机构一样,迪亚一直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整理档案,而我上任以来将其作为优先任务考虑。我希望这些资料日后可以电子化,通过网络共享。迪亚正在建设新的网站,我希望这个网站能够将更多关于藏品的信息,档案资料分享给公众。


维护特定地域的艺术项目也是极大的投入。比如沃尔特·德·玛利亚的《闪电原野》,我们花了四十多年时间维护,保证公众可以参观。我们在美国和欧洲都有很多公共艺术项目,和合作伙伴们一起确保这些项目能够正常运行。


12.jpg

迪亚比肯中长期展出的约翰·钱伯伦作品摄影: Bill Jacobson Studio, New York;版权归属:John Chamberla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我们在比肯还有仓储空间,未来希望能够更多地更换展览,使得更多的收藏得到展示机会。同时我们也会向其他机构出借藏品,比如约翰·钱伯伦(John Chamberlain)的一组雕塑,正在爱丁堡的皇家植物园展览。


Q:迪亚切尔西和迪亚比肯的收藏和展览项目侧重点各有什么不同?

A:过去两年里,迪亚切尔西的展览相对而言规模较小。我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状况,希望未来迪亚切尔西和迪亚比肯有同样规模的展览,两个场馆都会有永久收藏中的藏品展,也会举办一些临时项目性的展览。因此两个场馆之间没有策展方向上的区别。


Q:迪亚基金会的收藏中是否有亚洲艺术家?是否有计划吸引更多的中国观众,或引进中国项目?

A:没有,但迪亚一直计划扩大收藏,比如将亚洲、拉丁美洲活跃于六七十年代,与去物质化运动一脉相承的艺术家纳入收藏体系。迪亚收藏体系里现有的一些艺术家,如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和亚洲艺术有一些对话,因此迪亚一直在考虑能将这样的对话所包含的其他艺术家纳入收藏。当然,可得性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倾向于收藏特定的环境装置。


迪亚的观众群非常国际化。我们正在做细化的观众调查,比如观众来自哪里,因为什么原因来参观。这也会对迪亚未来更好地呈现自己的收藏有所帮助。


我们正在积极地发展与中国的联系,未来不仅希望迪亚的艺术家能够到中国展览,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观众能够前来欣赏迪亚切尔西和迪亚比肯独特的艺术空间和艺术理念。我们也在与上海的余德耀美术馆沟通,可能会借出安迪·沃霍尔的一组作品。


13.jpg

罗伯特·艾文“补记:向立方致敬”(Excursus: Homage to the Square³)展览现场(摄影:© 2015 Philipp Scholz Rittermann;版权归属:Robert Irw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Q:迪亚基金会2015下半年的展览计划是什么?

A:迪亚比肯现在有罗伯特·艾文(Robert Irwin)的灯光环境装置《补记:向立方致敬》,接下来会展示理查德·塞拉为其迪亚作品绘制的一系列草图和手稿。迪亚切尔西今年12月会举办罗伯特·莱曼的展览,这也是莱曼近二十年来首个在博物馆举办的展览,同时迪亚比肯也会呈现他的作品,两个场馆能够形成对话。同时会举办一系列活动和研讨会。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