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深泽直人的“素食”主义

深泽直人的“素食”主义

评论
摘要: 日前,日本品牌“无印良品的可能性——MUJI中国巡展”在杭州万象城举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日前,日本品牌“无印良品的可能性——MUJI中国巡展”在杭州万象城举行。

 

从食物、衣服、化妆品、桌椅、音响、日用品、厨房器具,到房屋及社区规划模型,原本只在专卖店里陈列的普通商品,辗转至简洁的展厅,被垂悬于白色展墙的魅力,是一种设计与环境的纯粹提升。作为该品牌的资深设计顾问深泽直人,他的无意识设计理念,激活了日用产品在生活中的各种潜能。只是经过微小的细节处理,即可将繁复的躁动,回收至质朴的生活情趣中。对于设计思维的开发,深泽直人将高高在上的“创意学说”放置一边。“设计,并非单纯的灵感释放。在产品上附加‘营销’,是为打动消费者的心。我们的工作则更多要替他人考虑,在完全无意识中接受,并长久地使用。”

 

2.jpg

 

MUJI(无印良品)在杭州万象城的展览现场

 

3.jpg

 

深泽直人设计的C Dplayer,是他与MUJI合作的开始

 

4.jpg

 

MUJI(无印良品)在杭州万象城的展览现场

 

5.jpg

 

简单得几乎没有多余装饰的椅子,是MUJI设计的典型风格

 

6.jpg

 

MUJI(无印良品)在杭州万象城的展览现场

 

据说深泽直人每次出访,都会带着自己的太太同往。老好人的形象,也是深泽给人的最初印象。镜头前,微微发福的面颊,有含羞的神情。但一个侧目、做一回沉思状,或与自己的设计单品对话,都显出细腻并老练的架势。床头总是摆放不少日本传统哲学书的深泽直人,总说“为设计商品而设计是不对的,应是为生活而开发创造。”

 

他著名的壁挂式CD player,就是在生活中提炼的哲学观作品。他曾在采访中这样阐述CD player的纪念意义:“这是我和无印良品(以下简称MUJI)的合作开始。以设计来说,听音乐的装置,例如音响或收音机,都会做成电器该有的形状,但这样容易失去原有的生活感。也就是说,设计师通常以为在某个类别里,电视要像电视,CD机要有CD机的模样,但我却思考音乐本身。应该更简单,只需一个动作,音乐就会自然地流溢出来,就像微风一样地吹到每个角落。”

 

深泽直人注重物品与人及周边环境的契合。“人们想象和感知的两个世界,总在我的脑海里摇摆,这是我设计的关键。”

 

他总在既有的生活经验、感官信息和行为动作中寻找蛛丝马迹,在声音、空气甚至温度中,感受并获得情报。“往往在吃点小点心,喝杯下午茶时,我的设计已经开始了。”

 

一种类似留白的气味,总散发在深泽直人的产品中。他设计的烤面包机,每次只能烤一片面包,他形容这种“一次只慢慢吃一片”的感觉很享受。他喜欢日文中叫“素”的词。他将其理解为把握分寸,并将感受调整回原有的度。“当你回到素的单纯的心情时,反而会有较高层次的满足感。”

 

在深泽直人自己的生活中,也如实地执行“素食”的方式。平日的工作繁忙,周末他就和家人开车去山中的小屋度假。小屋坐落在离东京车程2个小时的地方,深泽自己开辟土地、自己砍树、自己运水泥建造。“现在,这是我最大的兴趣了,它花了我很多时间,但让我又从零出发,一路的过程中,学到很多东西。”

 

7.jpg

 

日本MUJI社长 金井政明

 

这是一个讲良心的品牌MUJI这次在中国办巡展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的品牌能更好地融入中国人的生活中。所以,我们想听到更多来自中国消费者、设计师等人的声音,以便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你们的需求。目前,MUJI在中国的实体店为16家。我们计划在年底,扩展到30家。2013年,完成在中国铺设100家店的格局。

 

在日本,MUJI经历了一个炫耀性消费时代到现在经济低迷的过程。消费者的心理,也从追逐名牌的虚荣,到学会考虑到产品是否对自然、对社会有好处,是否是“良心”的自省阶段。他们这群人,构建现在MUJI的购买群体。如果用一句话形容MUJI30年来,我们在商业圈中被说起来很“傻”。但这是一个非常讲良心的品牌,因为我们追求单纯和纯粹。

 

8.jpg

 

中国美院建筑艺术院院长 王澍

 

他们讲究节约,我觉得好的建筑,建造前提,就得节约

 

2004年,第一次去MUJI在东京的实体店。很喜欢他们的产品,简单、实用,又建树起独立的美学。我最喜欢用他们的橡皮,白白方方的,泥很容易掉,这只有你在用它时,才发现这是用过最好的橡皮。MUJI的设计比较小,自然、质朴、用心,会让你感动,这跟我的建筑理念有些接近。不复杂,但有小智慧在里面。他们讲究节约,我觉得好的建筑,建造前提,就得节约。这其实也是我所追求的。他们的东西还有一点不错,就是不流行。我们现在评价某个设计师很流行,基本是在骂人。但不流行的东西能存活这么久,很不容易。去年,他们来找我做环保袋的设计,见我第一面就说:“我们是有世界观的公司。”这一句话就够了。我们的价值观是一致的。而且,他们说的和做的是相符的。他们这次来杭州、绍兴,看到中国以前民间制作的工艺,眼睛会发光,觉得有更多可再创造的资源。但我们的设计师呢,眼光都放逐在海外。从这点看,他们的核心都围绕生活本身出发。

他们的建筑是为普通人做的。而这在中国,几乎没有,这是很不健康的。

 

Interview

《周末画报》 深泽直人

 

我知道您小时候的心愿是想当画家,是哪个瞬间彻底改变你的人生,决心从事设计工作?

 

小时候确实画过很多画。但从事产品设计,可能跟父亲有点关联。他当时经营一家制造生产的公司,我童年的时候很喜欢那样的东西,兴趣也就被慢慢培养了。后来进入设计领域,作为年轻人的我,来表述设计或艺术的时候,大部分总问自己“我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那时,常常处在才思枯竭的境遇里。直到35岁,才突然醒悟:不是我要把自己想什么拿来用,而是要观察大家到底需要什么,要以此作为一种设计。就是,设计师要把功能客观地表述出来并使之具象化。自从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就再没有灵感缺失的时候了。

 

2002年,MUJI的掌门人田中一光去世,随后公司采取由几位设计师所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他们是如何分工的?在如此大刀阔斧地改革后,MUJI有否超越田中先生生前的规模?

 

首先,田中先生是一位平面设计师,他最早是为西友集团(1980年,无印良品作为西友集团的附属品牌出现。那时,它还叫良品计划,只有40余种以食物为主的商品产出)做设计。但要维持一个百货公司的运营,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在工作。那时的田中先生刚好想组建一个团队,有平面、产品、空间、视觉等设计师。但就在这种方式刚启动的时候,田中先生就去世了。那个时候,MUJI的经营状况遇到一些问题,随后请了很多知名的设计师来做,很大程度上是得到了改善。此后,我们每月都开例会,探讨这些设计是否符合MUJI的本质和精神,然后再重新校准自己的方向。

 

在亚洲其他地区,装饰物的风格是非常繁复的,在日本是如何形成这样极简的审美观?

 

首先我的概念里,繁复的流派不仅在亚洲,欧洲也有。但设计与装饰能否被说成同一个概念,我觉得是有问题的。你说MUJI的风格很Simple,其实中国也有。我们认为,如果一件设计,它简单的话,会更容易和周边的环境和谐,并给拥有者更大的自由度。比如,一道白墙,它可以做任何事情,但被画满图画,那就丧失其他的可能性。除去装饰的设计,其实是代表心灵的开放,给人更多的空间。

 

您的设计注重与环境相融,设计的轮廓本身又富有造型感,这是否与日本的古典美学或哲学观有关?

 

你能认识这一点很好,我们的设计确实跟哲学概念有关。在整个设计中,环境和其中某件物品包括人的关系是等价的。现在的人都很自傲,觉得自己大于所有物品的价值,其实是不对的,人需要和周围的东西相匹配。你(设计师)在看某一件物品时,要不断磨炼自己的眼睛。直到,这件东西在某个空间里,有天突然不见了,你也能在空档处描绘出它的形象。关键,还是要站在环境和物品的同等水平线看事物本身。

 

您现在除为MUJI做设计外,还有其他的设计工作吗?

 

我现在的工作来源,30%左右出自欧美,剩下60%左右在亚洲做。我虽然是日本人,但我的工作是国际性的。首先,我的设计风格比较Simple;其次,我注重环境的概念,这是我被国际认可的主要因素。如果,有客户让我设计一个菜板,我会拿出看似最普通的菜板给他。若换成其他设计师,可能会添加装饰或附加功能。但大家都明了我的风格,所以我可以很直接,并被承认。

 

您用最少的语言表达产品,您对“创新”这个词持怎样的看法?

 

一般理解的创新,可能是商务的创新,为吸引更多买家。我们的产品不是想让对方买,或是找到更醒目的特点吸引顾客。而是,你家里缺什么,用它时根本不去意识,自然就拿来,很顺手。如果每个消费者都明白需要无意识就能使用方便的东西,我们就能在物品中形成很好的关系。MUJI就是这样的品牌。我们简单,能让你放心使用。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人都有双重性。比如,你采访我是有意识的行为,但你坐在凳子上,是无意识的。而这两个,都是我们要被满足的。

 

在你设计的产品中,最能表达无意识的是哪一件?

 

展厅中,有一部拉绳的CD player。这个作品,是我思想历程的体现。我设计时,觉得大家把音乐这件事看得太神圣。我不觉得。我认为,音乐就像你开灯一样,一拉绳,音乐就自然地流出来。但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大家会这么喜欢它。

 

这台CD player拉一下,稍有停顿后,才开始放音乐,间隙处给使用者一个很大的幻想空间,但为什么后来再没有这样的作品出现呢?

 

 

呵呵,这里有个度的问题。我感觉这个CD机是个符号,很多人买了装上,但几乎不听音乐。这是为什么呢?我们能这样理解:人群中有了解这个CD的用户,包括对此处的小小留白,这是一个过程。但如果每件作品都搞成这样,别人可能会厌倦。在设计过程中,不要那么人为化,但你用了之后还是能感受到,这才是好的设计。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